笔趣阁 > 鸾凤成鸣 > 一百六十九章、含沙射影

一百六十九章、含沙射影

        杜家娘子,哎,这不是长姐提到的杜娘子吗?他一边想,一边对上了杜娘子审视的目光。只见她朱唇轻抿,面露微笑。这是来者不善啊?

        他有些心虚的歪了歪头,看向了对面的酒楼,那边几扇窗大敞开着,他一下子就对上了顾弯弯探究的目光,其余众人也是一般的神色,兴致勃勃,早已观察了好久了。

        他顿时感觉心中跟吃了苍蝇一样,原来对面的酒楼巧的很,正对着他们这间,里面就坐着顾三太太和顾家大太太,两人身后站在丫鬟仆婢,一群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和对面的杜娘子。

        他这么一转头,露出诧异无比目光,就是杜娘子再迟钝也发现了其中蹊跷了,她顺着褚元清的视线一看过去,呵呵,算是见了鬼了,正对着的顾家太太,旁边的一间雅室不正是自己家舅母,还有两个未嫁的小娘子并一群丫鬟婆子吗

        她蹭的一下,方才熄了的火气,一下子就直冲脑门,差点闹了个大红脸,气的牙痒痒,好你个舅舅和舅母,这是要合起伙来把我给坑惨了啊。搞了半天,我们在这儿坐着,什么相看,这下好了,全被人看了个干净了,还闹了个大笑话。

        脸面全丢干净了,被人围观着评头论足的,这和看耍猴儿的把戏有什么两样,简直是把人架在火上烤一般,生生让人不知道怎么说道才好。

        她憋着一口气,心中越想越来气,冲着褚元清留下一句,诸家小叔下次再会,就匆匆而去了。

        褚元清悄悄瞅着杜娘子那个走路的架势,恨不得把人吃了摸样,若是有人敢在她面前,她铁定能把人给撕了,凶悍凶悍,惹不起惹不起。

        他跪坐在垫子上面,胳膊搁在矮桌上面,笑眯眯的吃起了点心,嗑起了瓜子,主人走了,这点心不吃多浪费啊。顺便还冲对面多看了一眼,做着嘴型问道:是吧?

        对面的顾三太太一群人开着窗眼瞅着那边两人的动静,眼看着杜家娘子气的已经抬脚就走了,气鼓鼓的,杜家那边已经关了窗,先行离去了。

        好了,这下热闹也看完了。韶光憋着笑在一旁看乐子,庆幸不是落在了自己身上,要不然,不定比那杜家姐姐好多少呢。

        顾家这边看着没了意思,顾三太太也怕有些尴尬,毕竟有些话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不太好,于是她就说着干脆让几个小娘子和丫鬟结伴一起下去,都去街面上逛逛,干杵着也不是回儿事。

        她手托着杯盏,开口轻道:“你们都散了,都自己去玩儿吧,只记得不要走远,晌午前回来。”

        韶光点点头,乖巧的行礼应好,带着胡云和亭朱就走了。

        顾弯弯自然也不甘落于人后,扭着身子就想抢先韶光一步下去。

        看着她那幅争强好胜的个性,顾大太太就忍不住心中直打鼓,我怎么就把女儿养成这般模样了,骄纵无礼,半点礼数也不知。

        要是顾家大爷听到怕是要连连称赞了,这个正经的嫡母还有点自知之明,不算太糊涂。两个儿子都是自小他带在身边的,没养废,这个女儿,从小就看出点名头来了,护犊子的娘养出的娇娇女,不能打不能骂,顾家大爷十分后悔,已经不想和她说话了。

        居然是不和我商量就发话了?顾大太太有些疙瘩在心中,可眼看着三房崛起,此刻人多都看着,也不好抹了她的面子。

        那边顾三太太发了话,顾家大太太就是再想留下顾弯弯这个闹事精儿,也是留不住的了,只让自己身边的大丫鬟悄悄跟了上去,看着她冒冒失失的摸样,总归是放不下心。心揪着,跟着她胆战心惊的。

        “盯紧点,别让姑娘又在外面闯了祸。”到时候可别又让我这个做亲娘的去替她擦屁股,面上无光。

        “奴婢知晓的。”

        韶光在前面,出了客栈,就抬脚往左边去了,一路上无非是逛逛首饰、衣料铺子,还有女人家用的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韶光平日里虽然是懒,可对于穿衣打扮还是很为上心的,谁不想天天容光焕发。

        于是她拉着亭朱逛的不亦乐乎,胡云在后面跟着。

        顾弯弯就是个挑事儿精儿,就是要跟着韶光,她到哪儿,她必定要跟去,要么就说铺子里东西不好,太过于廉价,或者就是说韶光配不上用这么好的东西,言辞里夹枪带棒的,让韶光心里总是不痛快。

        “在你看来什么什么都不好,那既然如此,不如您自己去逛?何必跟着我看着心中不舒服呢?”韶光不想忍她,一句话就怼了回去。有空在这里动着嘴皮子,含沙射影讽刺我,不如自己去逛啊。她觉得顾弯弯纯属就是吃饱了撑的,就是以前活的太顺风顺水了,不知道被人怼的滋味。

        顾弯弯看见她呛声,一下子气势起来了,也怂了几分,说来也是自己没理,可是作为顾家的独女,自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你做甚管我,这店铺这么大,你逛你的,我逛我的,我怎么就跟着你了,呵呵,你这个人才真是好笑呢。”她尖酸刻薄的开始狡辩,一副死鸭子嘴硬,打死也不承认。

        “我怎么可能跟着你,笑话。你们说是吧?”她问周围的婢子和伙计,自然是无人敢应答的。

        韶光干脆放下手中脂粉盒子,抱着双臂乐得看着她吃瘪。长得一副刁钻样貌,但凡是有点眼力见的人,都不会应声。

        韶光冷眼瞧着:嫡女的骄傲造就了她前半生的悲剧,脑子不蠢,就是眼睛长到天上去了。

        “这路要是平坦还好,不平坦的话,怕就是要狠狠的摔个大跟头了呢。”韶光摔下一句话,带着胡云和亭朱就走了,压根没有理她青白交加的脸,和难看到极点的神色。

        “哎?你这人什么意思?”她跑出去大喊,可惜前面的韶光头也不回。

        周围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都看她笑话。

        一群人纷纷开始指指点点,“这是谁家的娘子啊?在大街上嚷嚷。”

        “啧啧啧,真是没教养啊。”

        看着众人嫌恶的神色,顾弯弯收敛了一些,跟着来的顾大太太身边的婢子也及时说话劝阻了:“娘子,那边太太还看着呢,您若是今日老老实实的,太太说不定高兴就解了您的禁足,让您出来了呢。”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3_13698/6758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