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才是剑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可不是你家故交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可不是你家故交

        卜红笺就这样逃跑了?捕风者确实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那不代表怂!

        满身鲜血的怀藏一言不发,已经跟剩下那些申家剑炉的弟子血拼到一起,但是被破了金身,又近了身,一个只有境界的佛修早晚会被‘乱棍打死’。

        田四海其实是想找个人打架发泄一下,可刚刚做好准备,对手却逃跑了!

        这让他目瞪口呆,并且很气氛。

        不可饶恕!

        都将我当做猴儿耍吗?

        郁闷让田四海短暂丧失了判断力,并没有察觉到地下,有土在动。

        当田四海马上要靠近卜红笺时,身后的马队中央,一道黑色的影子破土而出,第一剑就刺穿了一名申家剑炉的弟子,第二剑就划破了另外一名弟子的大动脉,第三剑刺穿了一个人的眼睛。

        影子的境界其实不高,但是出现的很突然,三剑得手,根本未做停留,卷起满身伤痕的怀藏,低吟一声就飞身进了树丛,临走之时还不忘朝马队中间抛洒了一团黑色的粉末。

        “有暗器!”

        “不好!”

        “有毒!”

        中毒的申家剑炉弟子也顾不上追击,立即盘腿坐下,连点数道脉穴,强行催动体内的灵力去对抗入体的毒物。

        仅仅这片刻的功夫。

        原本疯狂逃窜的卜红笺却诡谲至极的停步转身,拼尽全力朝田四海释放了一次幻境之术。

        怀藏会中幻境被蛊惑,那是天时地利人和相加的结果,卜红笺为了蛊惑怀藏更是早有布局,所以,这幻境并不能直接将田四海击倒。

        若是平常时日,田四海就算中了幻境,也不会使用太过激的方式反抗,严防死守再图破境是最保守的方式,但是卜红笺没有料到田四海今日的心情,她也不知道田四海的徒儿刚刚被击杀。

        然后。

        幻境中的田四海竟然想都未想,直接就跟卜红笺硬拼,不惜拼着神念受损,都要留下卜红笺。

        “你疯了?”

        “这就是惹我申家剑炉的代价!”

        “自不量力!”

        “找死!”

        “是你死!”

        神念肉搏。

        非死即伤啊。

        这是修行界的铁律,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用这个法子。

        片刻分出胜负,卜红笺吐出一大口鲜血,逐路而逃,百丈之后被一道影子接走。田四海同样吐出一大口鲜血,走了两步直接跪倒在地,费力的盘腿而坐,直接开始安抚神念恢复灵力。

        另一边。

        仅仅在青阳驿站多逗留了一盏茶的功夫。

        宁红豆就看了一场好戏,并且一阵胆寒,幸好来晚了,多亏来晚了。

        谨慎起见,宁红豆在远处等了片刻,这才慢悠悠靠近马队。入眼,一片浪迹,满地的鲜血。

        夜空中的冰雨拍打下来。

        凄惨无比啊。

        田四海最先察觉到宁红豆的出现,睁开眼,看到是一位容貌可人的少女,不像是心狠手辣的角色,这才费力的说:“姑娘,我是申家剑炉的长老,我家马队遭遇邪魔袭击,劳烦你跑一趟洛阳城,给将军府捎一个口信,必有重谢。”

        宁红豆走到田四海身旁,蹲下身子,瞧了瞧他的伤势:“申家剑炉?申媚儿是您?”

        田四海咳嗽一声:“媚儿是我家小姐,姑娘认识?”

        宁红豆点点头:“认识啊,前几天我们还一同乘船自北境而归,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呢。”

        田四海面色微喜:“既然是小姐故交,那就拜托了,如果方便,请先瞧瞧我家弟子,还有几人可……”

        田四海话都没说完,突然发现自己心神灵海处多了一把木剑,都没来得及抵抗,紧接着一股怪异的力量就开始吞噬他全身的灵力跟孕穴中的剑气。他越发动剑气抵抗,木剑吞噬的越快,神念受损,重伤之中,剑气被制约,田四海连半分抵抗的法子都没了:“你?”

        宁红豆脸颊上依然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凑近些,小声的说:“你好像搞错了,我确实认得申媚儿,但我俩可真不是什么故交。你家小姐估计做梦都想弄死我呢,你让我救你?那可不行,我的良心会痛的!”

        融合了木匣子的黑色木剑仿佛是一只吃不饱肚子的饕餮。

        大口大口的吞噬田四海的剑气。

        田四海满眼惊恐:“你到底是谁?你的剑怎么会?”

        宁红豆心里其实也很诧异,然后她就不准备让田四海再诧异下去。

        拔剑。

        刺心门。

        再拔剑。

        一剑穿喉。

        为了以防万一,宁红豆又多补了一剑:“她看过叶飘零与人比试,也听过很多关于战斗的故事,还画过很多画,所以她非常清楚,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多废话。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之后,先出剑再说。逆袭,反杀,这种故事,年年都有,真的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未作停留。

        宁红豆下一步就走入那些盘腿逼毒的申家剑炉弟子当中。

        有人闭耳不知外事,有人知道但无法反击,也有人能说话:“姑娘,我等只是申家剑炉的普通弟子,上有老,下有小,放我一马,我保证离开申家剑炉,绝不再为虎作伥,我还可以给你……”

        这人先说话,话也最多。

        然后,他便得了宁红豆的全尸一剑:“求生欲这么强,但故事编的很差劲啊,离开申家剑炉?这话谁会信?宗门又不是茶馆!说走就走?不过,费这么多口舌,不容易,赠你全尸!”

        一人一剑。

        不多不少。

        刺出第七剑的时候,宁红豆手中的黑色木剑刺穿一个人的身体,然后这人刚好背后背着一把剑,入了品有名号的灵剑。

        结果,人死,剑碎,剑魂剑气全部让黑色木剑给吞噬的半点不剩。

        虽有诧异,宁红豆却没在这时候多想,检查现场,确认没有活口之后,这才走到马队中央的轻车旁,掀开雨布,后车上绑着一个瓷缸,缸中有鱼。

        鱼。

        通体火红。

        撇撇嘴,宁红豆自言自语道:“这就是送到宫里的礼物?一条鱼而已,至于如此舟车劳顿?”

        一剑刺进水缸。

        火鱼瞬死。

        雨布包裹火鱼,凝神静听,观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最后又查勘一番,这才消失在夜雨之中……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3_13401/6734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