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正五面体 > 第三十九章:我发起狠来连我自己都骂

第三十九章:我发起狠来连我自己都骂

        “安苒说了没?我还有多久。”

        清醒过来的安德鲁坐在地上背靠一根只剩下半截的柱子,不问前因不问过程,也不问自己脖子上多出来的限量版颈环。

        也曾做过守夜人的他很清楚自己刚才的状况,熟门熟路的只需要询问自己知道的结果。

        熟练地让人有些心疼。

        “三天。”王君凌有些冷漠的回答道。

        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安德鲁笑着说道:“那还行~”

        说完,安德鲁便优哉游哉的站起来,不过当他看到俞磊有些古怪的表情时,却又有些厌恶的说道。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三天时间怎么了!

        三天时间我还能带着我的爱人去登上最高的山峰,看最美的朝阳。

        我还能荡漾碧波大海,翱翔寰宇蓝天!

        我还能······”

        面对死亡,安德鲁也不可能像自己说的那么淡然,当他看到俞磊那好像是悲戚的表情之时,这些紧张的感情就像是有了宣泄的出口。

        不过这个表情其实完全是俞磊想要问问题,结果被王君凌一句话怼回去,然后憋出来的。

        但是俞磊现在总不能告诉人家,他本来想问为什么你被一剑捅了却没有飙血,结果这个问题还没问出来就被王君凌呛了回去,最终导致了他脸上古怪的表情。

        这样说的话安德鲁更没有面子,没准还会恼羞成怒。

        不过王君凌还是很体贴的出来“解围”了。

        “根据法律规定,当血族初次暴走之后进入监视期,在此期间应当限制其行动能力,对其活动范围进行划定。

        原则上不允许出所在行政区划的县、市、区一级地域,在报备后可以进入上一级行政区划的地级市地域,不允许离开该行政区划的省一级地域。

        ······”

        “好了好了!停!停!停!别没事干背法规了。”被王君凌一顿法规说服的够呛,安德鲁很不耐烦的说道:“我不离开剡溪市行了吧!

        就算在剡溪市内,我还可以陪着我的爱人在剡溪边行走,看着江边的粼粼波光。

        还能带她去商场看电影、吃晚餐,还能开着我心爱的敞篷车带着她遨游城市的霓虹夜景~”

        安德鲁畅想着接下来几天的浪漫时光,即便没有了访遍大江大河、崇山峻岭的时间,但是也依然能够和爱人如胶似漆、缠绵缱倦。

        不过作为专业搅屎棍,从话痨转行当毒舌的王君凌自然而然要帮助安德鲁祛除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于是,王君凌直接拿出了一本白皮法规读本:“根据《血族管理条例》第七章第四十三条规定。

        对于最终时限在一周以内的血族应限制参加十人以上的大型集体活动,包括游行、机会、宴会等。

        第四十四条规定,对最终时限在一周以内的血族应限制其进入人员密集区域,如商场、酒吧、电影院、学校等。

        第四十五条规定,对最终时限在三天以内的血族应尽量避免进行高能量消耗,或高情绪消耗的运动,特别是往复活塞运动和体液交换运动应明令禁止。

        第四十六条规定,对最终······”

        “停!!!!!!!!!!!!”

        当俞磊听得一愣一愣的时候,安德鲁终于脸上挂不住冲过来将这本法规抢了撕碎,然后随手一挥撒出来漫天纸片。

        “这什么狗屁法规!乱七八糟的!

        哪个王八犊子想出来的啊!真特么的狗娘养的!”安德鲁谩骂道。

        对于安德鲁的谩骂,王君凌浑不在意,退开两步省的沾上安德鲁的口水,然后又拿出一本白皮法规,翻开封面读到:

        “《血族管理条例》于1901年颁布实施,审议人:安德烈、安德鲁、安卓,起草人:塞班、赛睿、赵阳,批准人:耆广隶。

        以上除耆广隶外组成六人议会,对本条例拥有最终解释权和修改权。

        席位变动:

        2000年,原起草人塞班过世。

        2001年,原审议人安卓叛离。

        2012年,原审议人安德鲁放弃席位。”

        当王君凌念完的时候,现场一片寂静,俞磊直接躲到一边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作为受过专业训练的俞磊完全没有一点想要笑的意思,他鼓出来的腮帮子仅仅只是因为不想由于自己打哈欠而破坏气氛。

        没错他仅仅只是想要打哈欠而已,根本不想笑,就是憋哈欠比较难受,时不时从嘴巴缝里面发出轻微的“噗噗”声。

        “算了我走行了吧!”安德鲁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大度的他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大不了就蹲在家里,难不成这帮巡夜人还会二十四小时监视。

        显然这个时候的安德鲁完全忘记了为什么在“巡夜人”这个组织中,血族成员担当的是“守夜人”的职位。

        满脑子都是恋爱的肌肉棒子显然是不会去考虑这些的,所以说感情这种东西的的确确是一个有着降智光环的debuff。

        所以作者凭实力单身也是应该的。

        “等一下!”王君凌对着转身欲走的安德鲁伸出右手张开五指,“走之前,先把账结一下。”

        安德鲁转过身,带着三分不解、四分不耐、五分怒气的问道:“结账?”

        “是啊。”王君凌淡定的将《血族管理条例》收了回去,然后拿出另一本白皮法规说道:“根据《巡夜法》第六章第四十条规定,夜间战斗造成的破坏应由破坏方进行修复和赔偿。

        第四十一条:破坏方造成破坏无力修复的应处以赔偿款三倍的罚款;无力赔偿的应在修复该场地破损后,需应巡夜人委托修复同等程度破损修复三次;无力修复和赔偿的,需在巡夜人下属工作三个月以作补偿。

        第四十二条:巡夜人自身造成破坏的,需及时找妖顶包。”

        “我······”安德鲁气的浑身发抖,“这不是你们巡夜人常用的战斗地点吗?一个月少说也要塌个两三次,你们就打算这样讹我钱财?”

        王君凌点点头,拿出两张塑封二维码,一台pos机,一张写好赔偿款项的欠条和一盒印泥,对着安德鲁说道:“支付宝、微信还是刷卡,如果这些东西都损毁的话我们还支持打欠条。”

        对于王君凌专业的骚操作,俞磊直接愣住了,这也是得亏昨天晚上的蜘蛛侠父子没搞什么破坏,不然估计都能赔哭他们。

        不过躲在一边的俞磊还是看到安德鲁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抽出王君凌的短刀朝自己手掌心一划,然后鲜血潺潺流出,比之前一剑穿胸流的血还多的样子。

        接下去俞磊就看到安德鲁用沾满鲜血的手掌朝着那张欠条一拍,怒气冲冲的说道:“现在行了吧!”

        “哦,好的。”王君凌爽快的收起欠条和杂七杂八的东西,然后······

        又拿出一本法规,只听他念到:“哦,对了。根据《会稽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四十九条规定。

        对随意倾倒、抛撒、堆放城市生活垃圾的,除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外,城管执法部门可依据相关规定,对单位处以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对个人处以300以下罚款。

        你看刚才你把那本你自己审议的法规撕掉乱扔,这里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市政规划的时候还是经济开发区,罚你250没意见吧?”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3_13337/6748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