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去地府做大佬 > 【725】暗藏杀机

【725】暗藏杀机

  薄雾已经散去,山谷之中每一个角落,都被升起的阴日洒下的阴日之光,笼罩在了其中。

  山谷之中碧蓝澄澈的溪流,银河飞泻的瀑群,古穆幽深的林莽,山峦逶迤的山脉,一切都在薄雾散去之后清晰了起来。

  山谷之中放眼层林碧水涟,鱼游云顶鸟儿欢,一尘不染的清新空气弥散其中。至于谷外的风沙和荒凉,依旧被一股环在山谷外的无形力量,阻挡在了山谷外面。

  如此优美的地方,却有着阴险在树荫山影下瞧瞧涌动。

  蹲在茅厕里的柯韵,沉浸在土墙下的阴影之中,手捂口鼻侧耳倾听。

  “别瞎担心了,老东西这次绝对是死定了。”紧接着,茅厕对面的粗声男鬼,不以为然的道:“这个神之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也是给了我们嫁祸的机会。”。

  言毕,对面就没了什么声音。

  茅厕里依旧恶臭难闻,而柯韵虽然紧捂着口鼻,却抑制不住心中的焦虑和不安。尤其是在听了后面这番话后,柯韵不由得心惊胆寒起来。捂住口鼻的手中掌心里,尽是冷汗。

  尤其是在对面没有任何声响,而随之脚步声又响起,渐行渐远后,柯韵心中不安不减反增。

  虽然她还不知道对方的计划是什么,但是肯定是要用黄泉女王与萧石竹,谋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想到此,柯韵决定马上闯宫觐见。事不宜迟,今日她就是拼了命,也要保住黄泉女王,决不让她听到的这些阴谋成为事实。

  柯韵起身,提上兽皮裙子,脸上浮现一丝无惧无畏神色。

  门外的脚步声已是销声匿迹,此时正是出去通风报信的好时候。

  她迈出阔步,朝着茅房外而去。纵然知道她即将实行的闯宫举动是犯了大忌,是大不敬,必定还是会刀斧加身的危险,但柯韵也还是得去做。

  打定主意的柯韵才走到门口,顿时见到了一道黑影从头上笼罩了下来,把她完全笼罩在阴影下的同时,也挡住了柯韵头顶的阴日之光。

  大惊失色之际,柯韵举目朝前望去,只见得一个满脸横肉,嘴边长满了浓密络腮胡的壮汉,和一个文弱又脸色苍白的男鬼,正横在了她的身前,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柯韵。

  一瞬间,柯韵看到了他们阴影遍布的脸上眼中,闪过了一丝丝冰冷如寒冬的刺骨杀意。

  不用细想,柯韵也知道这二鬼多半就是方才时,在隔壁对话的二鬼。

  “你们......”心中虽有惊疑,但面色平静的柯韵问话还未说完,对面那壮汉抬腿起来,就给了柯韵小腹,猝不及防的一脚。

  脚出生风,力道极大,一踢之下就把柯韵踢得一个踉跄间倒退几步。还未缓过神来,柯韵就已后倒在了地上,后续力道不减,让才摔在地上的柯韵一个翻滚,摔下了茅厕里的粪坑之中。

  恶臭缠身,柯韵也顾不得许多,奋力高举双手,在那些污秽之物中挣扎不停,身子却在缓缓下沉。

  “还是你谨慎,知道悄悄的绕过来过来看看,这婆娘只怕已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壮汉对一动不动,但眼中布满杀气的文弱男鬼说着此话,顺手从门边拿起了舀粪水的长柄瓢,毫不犹豫的大步踏前,站到了粪池边上后,手中长柄粪瓢朝着柯韵头上猛然按下,企图把她就此闷死在着茅厕之中。嘴里继续沉声道:“既然如此,就不能让她活着。”。

  话才说完,那个文弱的男鬼也拿起来了另一根粪瓢,踏步走入茅厕站到了壮汉身旁,两鬼合力一起用粪瓢,把柯韵才抬起的头奋力按下......

  登岛的萧石竹,跟着来迎接他的侍女,缓步穿行于跪地的仪仗队之中,朝着屹然在湖中的岛上深处而去。

  此时薄雾已渐渐的散去,萧石竹他们踩着碎石铺成,弯弯曲曲的小径,走出几十丈后眼前突现一山,立于小岛正中之处。

  山虽不高,却也有着青山绿水的秀美山色。山中多有清泉喷涌,奇石之间长满了长青竹木、参天古木,奇石间曲径通幽,好一派清幽山色。

  此时正是晴时,在山下站定的萧石竹昂首遥望有声声钟响传来的山丘,只见得山石间的楼阁,树木下山中亭榭,山中每一寸地方,都如墨笔所描绘,明明都是真实之景,却又在茂林树荫下透着几分的不真切。

  看了半晌后,萧石竹跟着那个侍女,带着随从们迈步走出上山间石阶,朝着山顶上有洪亮钟声回荡之处,缓步走去。

  薄雾散去后的石阶,还有些潮湿。就连石阶两旁,每十步就有一对的石雕上,也多有湿了一片的水渍。

  萧石竹他们出了睁眼瞎的盈盈,和消失后就未曾现身的钦原外,其他几鬼都和萧石竹一样,左瞧右看着那些奇怪的石雕。

  这些石雕早已被雨水千疮百孔,面目也变得有些模糊,且身上有的地方还多有青翠苔藓重生,盖住了原来雕刻上上面的图纹。显然,每一尊都不是年代久远。

  依稀还能看得清模样的石雕,也是古怪得很。多有是背向的双头曲颈相连,两只长相怪异的兽头雕成变形龙面,巨眼圆睁,长舌至颈部的石雕巨兽。两头上各插一对巨型鹿角,四只鹿角权桠横生,意象极为奇异生动。通体刻绘出了兽面纹,或是勾连云纹。

  看上去,倒是和阴曹地府之中,一些富贵人家府门前立在左右的安魂兽,有些相似。却也有着黄泉中的风格,更是气势雄伟,而稍有精致和小巧玲珑。

  “对了,钦原呢?”走着走着,国师盈盈忽然在萧石竹耳边,在他鬼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悄声问到。

  “不必管他,他会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的。”萧石竹似乎是不以为然,漫不经心的轻声一答后,继续默不作声的左瞧右看着路过之处的美景。

  山道两旁绿树成荫,除了有奇怪的石雕外,黄泉女王还在山道上也布置了仪仗队,从山脚直到山顶,都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卤簿、伞盖、金鼓和新明的旗帜无一不有,在山林里林立着。足以显示出这个黄泉女王,对萧石竹这个神之子的重视。

  此山并不算高,只能算是山丘,没走多会就来到了山顶之上。一道火红的宫墙,环在了山顶之上。

  方才响彻天地之间的钟声,正是来自这道宫墙之中。

  低头一看山下,就能看到小岛四周环水。此时万里晴空,湖面上风平浪静,湖中鱼儿结伴成群,游弋在岛边四周不散。

  “神之子,请!”引路的侍女默默的等萧石竹他们,看够了山顶风景之后,才引着他们走过重兵把守的大门,朝着宫墙里而去。

  这院中建筑没有几处,但草木却是繁盛。但见幽篁森森,翠筠拂拂,如凤羽凌空,似翠玉遍地。林林总总的翠竹,千姿万态,让萧石竹他们也是大开眼界。

  翠林绿海正中处,有一座四层的阁楼,耸立在满目苍翠之中。外观十分精美、壮观,上两层八角攒尖,下两层四方飞檐,突突立于翠竹之间。

  走近了后细看,却见的阁楼的每层屋脊上都饰有精美的鸟兽和人物雕刻,牡丹山菊环绕的阁基上,有石栏围护。朱柱碧瓦中宝顶鎏金,宽敞阁廊有每方四柱,翘角飞檐下又有雕梁画柜,金项耀目,即有稳健雄伟,又有透着秀丽玲珑。

  云淡天苍,竹林中有风涛阵阵,沙沙声响下翠竹落叶随风飞卷。

  站定在阁基前的萧石竹,好奇的环视着四周的翠幽,竹林间的几汪清池,芳草环绕着的几丈回廊,轻声感叹到:“好一处幽静的所在。”。

  而引路的侍女也停下了脚步,对萧石竹徐徐行了一个万福后,轻声细语道:“请神之子稍安勿躁,先在楼前先等候片刻,待小奴这就前去禀告一声。”。

  随之在萧石竹的点头中转身,莲步轻移登上石阶,朝着楼中所去。

  那个侍女的身影,才消失在了萧石竹他们的视线中时,盈盈便皱起了眉头。凝神聚气感知着四周时,她发现那些茂密的竹林里,有浓郁的森然鬼气,在翠竹之间徐徐弥散开来。

  此地一看就是黄泉女王的居所,有些明哨暗哨也实属正常。但盈盈却能清楚的感知到,那些隐藏在竹林之中的暗哨身上,散发出的清晰杀气。

  这令她顿觉不安,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横生,当即赶忙在萧石竹的耳边,压低声音轻声说到:“主公,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萧石竹看美景正看得出神,忽然听到一声低语便是猛然一愣,片刻后在反应过来的他,依旧不以为意的缓缓问到:“怎么了?”。

  盈盈又用悄声,把自己所感知到的一切告诉了萧石竹。

  萧石竹耐心的听完这番话后,也皱紧了眉头。眼中有警惕之色一闪而逝后,手指轻轻的碰了碰盈盈光滑冰冷的手背,缓缓舒展开眉头后,不惊不惧的对那国师盈盈轻声说到:“纵然是暗藏杀机,也要静观其变,敌不动我不动,切勿给黄泉诸鬼留下什么把柄。”。

  盈盈缓缓把头一点,不再多言。方才紧皱着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后,左手负在身后,对女魃泰逢石决明他们,悄悄的打了个警惕的手势。

  这套手势是萧石竹根据人间军方手势独创,冥界之中也只有他九幽国军方和官方在用,黄泉之中更是无鬼所知。那些暗藏在竹林里的鬼兵,就算见到了也不会看得懂。

  只是盈盈向来奉行小心无大错之道,以防万一,这才刻意的悄悄打了这个手势。

  她身后,萧石竹的随从们相继看到了那个手势,立刻都已回忆。虽然还是面色平静,眼含好奇的左瞧右看着四周翠竹美景,心中却多了几分的警惕。

  与此同时,离去了片刻的那个侍女再次步入了他们的视线中。缓步徐行来到了萧石竹面前,又是徐徐行了一个万福。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2_12591/32753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