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九十六章 不对付

第九十六章 不对付

        国产动画大冒险http://m.zanghaihuatxt.com/0_173/

        全能修炼至尊

        已是二月中旬,早春寒意早已消散。

        不过,伴随着雨季到来,雨水频繁出现,一连两天都在下雨,让人心生几分惆怅。

        人常说悲春伤秋,便是这个时节。

        不过,下雨有下雨的好处。

        那桃李梨杏在雨中争芳,更是一种别样的景致,令人感到愉悦。

        “官人,四哥那边可有消息?”

        林氏在客厅里坐着,忍不住开口询问。

        高俅则捧着一杯茶水,正看着雨水顺着屋脊流淌下来,连成一副水帘。

        他回过神,看了林氏一眼。

        “心急了?”

        “这个……”

        “放心,小四不会害了三哥,他做事,有分寸。”

        高俅放下杯盏,对林氏道:“别看小四年纪不大,读书也不多。可这些年来,他跟着他那位师父四处流浪,行程万里,其眼界和气魄比之三哥,着实要高出许多呢。

        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他回来之前,我心想着他能懂事理,明是非足矣。

        可是现在看来,他自有独特想法,有的时候虽看似浪荡,可那心里面却知道轻重。”

        一番话,尽显他对高余的喜爱。

        林氏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只担心,三哥会因此而对四哥不满。”

        “等水落石出后,他就知道小四的苦心。

        若那个时候他还是不满……呵呵!”

        高俅干笑两声,却让林氏心里一寒。

        平日里,高俅看似和蔼,可是真要认真起来,也心狠手辣。

        想想也正常,他能够这么多年圣宠不衰,把持三司军权,可不仅仅是依靠溜须拍马。

        如果没有些手段,他怎能让官位稳如泰山?

        心狠手辣?那要看什么时候,对什么人……高尧辅如果真不知好歹,那高俅可不会心慈手软。虎毒不食儿,高俅不会要高尧辅的命,但要让他难受,是轻而易举。

        但愿得,三哥能想明白吧!

        林氏不由得担心,变得有些坐立不安。

        +++++++++++++++++++++++++++++++++

        汴梁,大相国寺,菜园子。

        高余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濛濛细雨,神色安详。

        两天了,郭京等人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藏到了什么地方。

        这些人很警惕,藏身之处也很隐秘。鲁智深虽然让他那些徒子徒孙们查找,但一直都没有线索。

        昨日,那位‘韦高’公子还派了人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高余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

        连鲁智深的手下都没有线索,那位‘韦高’公子虽可以调动官面上的力量,但也未必有收获。更何况,高余不想动官面的人,否则他大可以请他老爹高俅来帮忙。

        但这份心意,高余还是记在了心里。

        两天了!

        高余其实也有些心焦。

        “衙内,那些人会不会跑了?”

        “跑?”

        “是啊,输了那么多钱,估计是跑了。”

        鲁智深活动了一下身子骨,走到高余身旁道:“也许,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复杂。

        那些人可能就是一群赌客,知道你三哥是衙内,所以也没有办法报复。”

        “若只是赌客,何必要摆出那种排场来?”

        “为了吸引你三哥去赌博啊。”

        “为什么要吸引他去赌博?”

        “这个……”

        鲁智深突然哑口无言,于是闭上了嘴巴。

        高余眯着眼睛,冷笑一声道:“七宝船一日,就要百贯花销,更不要说还请来了红牌录事作陪,一日也要几百贯。一掷千金,只为了输给我三哥万贯赌资?大和尚,若有这样的好事,来多少我跟多少……这种事换做你,你就真的能够相信吗?”

        “哼!”

        鲁智深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倒是一旁坐在椅子上,一杆碗口粗的虎头錾金枪横在膝前的高崇道:“也算我一个。”

        “你看,连木头人都说话了。”

        “我说过,我不叫木头人。”

        高崇怒视高余,嗓门随之提高许多。

        他这两日,倒是改变了很多,至少不再似之前那样,行动坐卧都好像一根笔直的木头,还不苟言笑。不过很多时候,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近。

        而且,高崇和鲁智深相处的很好。

        鲁智深以前在西军效力,身上自有一种行伍气,令高崇感到亲切。

        他还和马大壮关系好,甚至比和鲁智深的关系还要亲密。唯独对高余,他一直不冷不热,还时不时会顶撞两句,让高余很无奈。

        “又不是我给你起的名字,是大壮起的。”

        “马兄弟可以叫,你就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哐当一声,那沉甸甸的大枪扬起,而后枪头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杆虎头錾金枪,少说也有百八十斤。可是在高崇的手中,却恍若灯草一般……

        高余吓得忙后退一步,怒道:“你小心点,别总拿枪吓唬我。”

        “哼!”

        高崇等了高余一眼,收回了大枪。

        “有人来了!”

        鲁智深突然开口,打断了高余和高崇之间的日常斗嘴。

        菜园子外跑来了一个青年,来到屋檐下,见鲁智深忙唱了一个肥喏:“师父好。”

        “小九,你怎么来了?”

        青年名叫李九,是鲁智深的小徒弟。

        其实也不算是徒弟……他哥哥是跟着鲁智深学了一些拳脚,但李九吃不得苦,并未拜师。他的哥哥名叫李宝,是汴梁城有名的闲汉。角抵无双,人送绰号‘小尉迟’。

        所以,李九也就跟着李宝,唤鲁智深做‘师父’。

        “郭京现身了!”

        李九气喘吁吁,擦了把汗道:“他方才在梁家园子出现了,我家大哥已经过去亲自盯着,让我前来通报师父知晓。”

        “直娘贼,那鸟厮总算是出来了!”

        鲁智深闻听,哈哈大笑。

        他扭头看着高余道:“衙内,洒家说过,你的钱不会白使。”

        这两天为了寻找郭京,李宝几乎动用了他手下两百多个闲汉出动。可别以为这些闲汉会平白出力,必须要使钱才行。而这些钱,高余自然不可能让李宝自己拿出。

        高余闻听也笑了,朝鲁智深道:“大和尚,我也说过,他们不会跑的。”

        说完,他拿起油纸伞,朝屋里喊了一声:“大壮,走了!”

        “哦!”

        马大壮从屋里跑出来。

        他这一出来,高崇便放下了大枪,站起身来。

        “我也去!”

        “去归去,别乱来,听我命令行事。”

        “恁多废话,就怕到时候你会拖我和马兄弟的后腿。”

        这厮真不可爱!也亏得我脾气好,换个衙内,说不定早就把他收拾的凄凄惨惨……

        高余懒得和他斗嘴,朝李九道:“咱们走,前面带路。”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84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