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八十八章 没毛大虫

第八十八章 没毛大虫

        国产动画大冒险http://m.zanghaihuatxt.com/0_173/

        皇宫,庆宁宫偏殿。

        赵构有点疲倦,就半靠在榻椅上,看上去有些懒散。

        富贵则垂手站在一旁,低声陈述他调查的结果。

        “如此说,那个郭京只是一个泼皮喽?”

        “正是。”

        “一个泼皮,如何能请的动李佛儿的七宝船来?”

        “这个……”

        富贵犹豫一下,轻声道:“以卑职看来,此事怕与李佛儿没有太大关联。

        那李佛儿自搬进了金钱巷之后,深居简出,极少抛头露面。她在外面的产业,多是李姥姥打点,很多事情,怕是连她都不太清楚……卑职还打探到,李姥姥这个人嗜赌如命,去年似乎输了不少钱,在外面欠下了巨债。九哥可能不了解这个李姥姥,她本是潘楼一个普通的姥姥,只因靠着李佛儿,才混的风生水起,自家并无积蓄。

        她既然欠下巨债,但又没有积蓄,想来就会把脑筋动到李佛儿的身上。”

        赵构恍然,道:“你是说,七宝船的事,李佛儿并不知情,是那李姥姥在背后捣鬼吗?”

        “这个……”

        富贵摇了摇头道:“说不太好。

        不过那郭京是个闲汉,绝不会有错。至于他究竟是什么目的,目前还不是太清楚。”

        赵构打了个哈欠,从榻椅上站起来。

        他伸了个懒腰,想了想问道:“那你说,我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高余呢?”

        富贵苦笑道:“这个,只能九哥决定。”

        “是啊!”

        赵构背着手,似小大人一样,在屋中徘徊。

        他最初的目的,是想要从高余手中得到那副《快雪时晴帖》。

        可是一场酒下来,让他对高余产生了莫名好感。特别是昨夜,他醉酒船上之后,人是昏沉的,可脑子还算清醒。他知道,高余把他抱到了床上,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这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在赵构而言,却感受到了一种暖意。

        那是一种关怀,一种发自真心的关怀,不参杂任何功利之心的关怀……他生在皇宫里,虽不受宠,但也不缺吃穿,不缺花销。他缺的,是父母的关爱,缺的是兄弟姐妹之间的友爱。母亲韦氏,很关心他!但大多数时候,她更关心自己的地位。

        这让赵构很难过!

        偌大的皇宫,他经常会有一种孤独的感受。

        而高余那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让他找到了那种被关爱的感觉,而且是没有任何杂质,纯粹的朋友之间,兄弟之间的友谊。对赵构来说,这种友谊无疑弥足珍贵。

        “我记得衙内说,他今天在相国寺的菜园子。”

        “正是。”

        “可打听了吗?”

        富贵道:“九哥放心,卑职打听过了。

        那菜园子是大相国寺的产业,如今被一个叫做鲁智深的长老管理。好像那位长老,和衙内有一些交情,而且拳脚功夫过人。我觉得,那天把我打昏的人,就是他。”

        富贵不愧是赵构身边最可信的人,打听的非常清楚。

        他只是赵构身边的小使臣,但交际很广,能力也不差,否则赵构也不可能如此信任他。

        “既然如此,你去拜访一下衙内,把你打听到的事情,与衙内知晓。”

        “喏!”

        富贵唱了个肥喏,便转身离去。

        +++++++++++++++++++++++++++++++++

        常小六打听到的消息,肯定比不得富贵清楚。

        他只打听到,郭京住在汴梁城北外厢的草料场附近,平日里游手好闲,是个闲汉。

        郭京小时候,曾跟随观音院的师父学过几天拳脚,还在道观里做过一段时间的香火小厮,也就是传说中的打杂。后来因为偷窃道观里的香火钱,于是被赶出道观。

        再之后,他就在城里厮混。

        因为长得俊秀,加上嘴巴甜,能说会道,有时候会做一些帮闲的勾当。

        不过更多时候,他都无所事事。

        白天,他就在内城里四处游荡,欺骗外乡人,小偷小摸的事情不断;晚上,则回他在草料场附近的家里睡觉。根据常小六打听来的消息,这郭京家徒四壁,为人好吃懒做,极讨人嫌。在汴梁,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没毛大虫’郭二郎。

        高余听得糊涂了!

        他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么一个泼皮无赖,怎地就和李佛儿扯上了关系?

        那李佛儿,哪怕是个**,可再不济也是官家的情人;而郭京,不过是混迹汴梁市井中的泼皮无赖。这两个完全不可能有接触的人,又是怎么联系到了一起呢?

        想到这里,高余便眉心浅蹙。

        不过,他也知道,常小六一个外乡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打听到这么多事情,实属不易。

        “六哥辛苦了!”

        他说着,便取出一贯钱,塞到常小六怀中。

        “衙内,这怎么使得?”

        常小六连连摆手,不肯收这些钱。

        高余道:“六哥休要与我客气,只管拿着就是。

        你帮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已是万分感激。你刚安顿下来,有许多地方需要使钱,切莫与我客气。你若是不收这钱,以后我就不找你办事,大家从此不再相干。”

        “衙内这般,小底便是粉身碎骨,也报答不得衙内恩情。”

        常小六感激的手下钱,便在一旁垂手而立。

        高余则闭上眼睛,慢慢消化着常小六打听来的消息。

        就在这时候,鲁智深从外面回来了。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还带着一个酒店的小厮,挑着一个担子。

        那担子两段,各有三个食盒。

        鲁智深则拎着一坛可存放二十斤酒水的坛子,一进菜园子便喊道:“衙内,快来会账。”

        “大和尚,你这是……”

        高余有点懵,看着鲁智深。

        鲁智深把酒坛子放在屋檐下,而后一屁股便坐在台阶上。

        他敞着怀,露出胸前浓密的胸毛,还有那花花绿绿的牡丹纹身。

        “可累坏了洒家,为了帮你打听消息,洒家方才使了不少力气。

        回来时,正好看到王楼的山洞梅花包子刚出笼,便要了些。之后想来,衙内也没吃饭,于是又顺带要了些酒食……兀那小厮,快把酒菜摆上,洒家这一上午,也着实饿了。”

        小厮答应一声,把担子放下。

        一旁,马大壮和常小六非常勤快的从禅房里搬出了一张桌子来。

        核算着,我就是那使钱的人吗?

        高余见状,哭笑不得。

        不过他也没有真个计较,和鲁智深说笑两句,便取了钱引和小厮会账。

        小厮手脚麻利,从食盒里取出一碟碟的菜肴,一边摆放,还一边给高余介绍着。

        那餐具都是银制的,看上去价格不菲。

        高余一看这些餐具就知道,鲁智深平日里,怕也是王楼的常客。

        按照汴梁酒楼的规矩,你只要在酒楼吃过几次,或者叫过几次外卖,他们也就不吝这银制餐具。因为,你的信用够了,他们根本不怕你会赖账,亦或者拿走餐具。

        把酒食摆好,小厮道:“官人们慢慢享用,这些餐具就放着,午后小底自会来取。”

        说完,他又挑着担子,匆匆离去。

        高余也不客气,便一屁股坐下来,“大和尚,你刚才说打听消息,又是什么意思?”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79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