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四十八章 好一个大和尚!

第四十八章 好一个大和尚!

        国产动画大冒险http://m.zanghaihuatxt.com/0_173/

        一口戒刀,从解差昏倒的石头后面飞出,直奔马大壮。

        戒刀的速度很快,如同一道闪电。

        马大壮虽然力气大,可要说这拳脚,却是不入流,算不得太高明。

        那戒刀出现的非常突然,让马大壮一愣。说时迟,那时快,一杆大枪从天而降,铛的一声击中了戒刀,把那口迅若奔雷般的戒刀打飞之后,深深扎在了马大壮身前。

        大枪枪身,犹自摇晃。

        陈广已经来到了马大壮身边,伸手把大枪抄起。

        “什么人?”

        “尔等这些狗贼,又在草菅人命!洒家在此,绝不容尔等猖狂。”

        一个雄伟的汉子,从石头后走出来。

        他身高六宋尺三寸,几近190公分,长的面阔耳大,鼻直口方。看体形,略有些肥大。他身穿灰色僧袄,脚下一双抓地靴,牛山濯濯,手持一口沉甸甸,明晃晃的禅杖。

        是个和尚?

        陈广眉头一蹙,冷声道:“大和尚,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休要多管闲事。”

        “路不平,有人踩。

        洒家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等残害人命的家伙……想要杀人,那要问问洒家的禅杖是否答应。”

        大和尚声如洪钟,中气十足。

        如果不是他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还有身上散发的酒气,高余说不定会认为,这是个得道高僧。

        他刚要开口,那大和尚已经大步上前。

        陈广冷哼一声,向前一步,手中大枪枪头朝下,冷声道:“大和尚,再敢向前一步,休怪我枪下无情。”

        “废话太多!”

        大和尚怒吼一声,禅杖舞动,风雷声起。

        陈广脸色一变,也生出怒气,手中大枪如蟒蛇抬头,唰的笔直刺出。

        大枪和禅杖撞击一处,发出一声巨响。

        “好本事!”

        大和尚厉声喝道:“可是是个助纣为虐的小人,洒家今日要为民除害,饶你不得。”

        那禅杖翻飞,呼呼作响。

        陈广则冷哼一声,大枪如龙。

        这两个人一交手,便声势骇人至极。

        高余来了兴趣,上前一步,仔细观战。他拳脚身手不好,却奈何曾有一位明师。所以,他的眼光和见识不差,也能看出门道,心中不由得顿时发出了一声感叹。

        大和尚拳脚如何?

        只看陈广,便知端倪。

        高杰曾向他介绍过,陈广乃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

        他手中这杆大铁枪名曰鸭舌盘龙枪,是汴梁第一铸剑师金大将所造,耗时一年,重三十六斤。陈广得枪之后,几乎是日夜带在身边,从不离手。他没有成家,也不爱权势,一辈子的精力和心血,都投注在这杆枪上,故而在禁军中又被称作‘枪痴’。

        能成为八十万禁军的枪棒总教头,必然是经过无数次挑战。

        据高杰说,陈广十年中,历经大小挑战共三百余次,无一败绩。

        也正是这全胜的战绩,令他坐稳了总教头的职务,在汴梁城更有‘汴梁枪棒第一人’之美誉。与他齐名的,则是那御拳馆中,有‘汴梁拳脚第一人’之称的周侗。

        如此人物,居然和那大和尚打得难解难分。

        枪杖交击,巨响声不断。

        罡风四溢,圈子越来越大,以至于高余有些站不稳,连退数步。

        “好枪!”

        大和尚也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如此对手。

        他非但不恼,反而越发兴奋起来……打得兴起时,他怒吼一声,将身上的僧袍扯掉,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这厮僧袍下,居然是不着寸缕。精美的牡丹纹身,几乎覆盖了全身。汗水,在肌肤上闪烁晶莹的光泽,更衬托出那纹身,格外的华美精致,栩栩如生。

        “你这汉子,倒使得好枪,为何要助纣为虐?”

        他大吼一声,禅杖舞动呼呼作响,如同一股狂风暴雨,便扑向了陈广。

        “慢着!”

        就在这时候,陈广突然后撤两步,横枪在身前。

        “为何住手了?洒家打得正兴起,来来来,咱们再战三百回合。”

        “大和尚,可是大相国寺的花和尚鲁智深吗?”

        陈广却没有出手,反而微笑着,沉声问道。

        “你是谁?”

        “我叫陈广。”

        “那汴梁枪痴,八十万禁军枪棒总教头的陈广?”

        “正是。”

        大和尚显然是知道陈广其人,不禁眉头一蹙,“洒家在汴梁时,曾闻陈广乃是一条好汉,如今一见,令洒家失望……你不好好在汴梁做你的总教头,为何来助纣为虐?”

        陈广对他的出言不逊,浑不在意。

        “大和尚,我去年便听说过你,说你有万夫不挡之勇。

        可惜我登门拜访的时候,住持长老说你已经离开大相国寺,说是去少林寺参禅拜佛……怎地大和尚不再少林寺参禅,却跑来这十字坡,还吃得满身酒气,不怕佛祖怪罪吗?”

        大和尚闻听,顿时面皮通红。

        他搔搔头,道:“洒家是去了少林寺,只是那些和尚,死活不肯与洒家切磋,每日里让洒家随他们念经参禅,半年下来,洒家这嘴里都淡出个鸟来……前些日子,洒家听人说梁山泊有一伙好汉,个个拳脚过人,而且义薄云天,所以便想来认识。

        可没想到……”

        鲁智深露出一脸遗憾表情,发出一声叹息。

        这,绝对是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这光天化日之下,敢说梁山贼寇的好话,没有几分胆气,绝对是说不出口来。

        看他这模样,想必是来到梁山的时候,宋江等人已经突围离开,这大和尚才会如此的沮丧。

        “长老,救我……我是梁山的人。”

        原本,一番交谈之后,鲁智深已经缓和下来。

        可杜少三却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如果鲁智深和高余握手言和的话,他岂不是必死无疑。

        于是,他扯着脖子,拼命喊叫。

        马大壮见状大怒,一脚踹在了杜少三的肚子上,踹的杜少三顿时惨叫连连。

        “陈广,你虽是官身,但洒家在汴梁时,常听人提起你,说你是一个好汉。

        为何要为难这位兄弟,去帮那奸人做事?听洒家的劝,放了这位好汉,洒家也不想与你为敌。如若不然,就休怪洒家不讲情面,哪怕是是汴梁第一枪,也绝不容你。”

        陈广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

        鲁智深却勃然大怒,“洒家好言好语的劝你,你却笑话洒家,是何道理?”

        陈广正要回答,一旁高余却走上前来。

        “衙内……”

        “教头不必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高余说完,稽首与鲁智深一礼,“大和尚,贫道有礼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57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