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明尊(2)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明尊(2)

        寺院,名叫日月观。

        听上去好像是道观,但寺院的格局,却是典型的佛寺格局。

        高余和武松在寺院的后院转了一圈,现山墙低矮,可以眺望山林。

        一条溪水从山上流淌下来,从寺院一旁流过,仿佛缠腰玉带。

        后院,有一个枯井。

        除此之外,便是一片菜地。

        想来这日月观的僧人,平日里过的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

        只是不知为什么,高余总觉得这后院看上去,似乎有一些古怪。可若是让他说出来,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古怪。总之,就是有些不太舒服。

        “这寺院,倒是好风水。”

        “二哥还懂风水吗?”

        “算不得懂,不过当年在少林寺学武时,寺里有懂风水的长老,所以跟着学了一些皮毛。”

        “二哥这学得,可端地驳杂。”

        “寺中清苦,除了习武之外,总要找些事情,也好打日子嘛。”

        武松看到这寺院,不禁露出了缅怀之色。

        想来,他是想念当年在少林寺学武的日子吧。

        高余笑了笑,没有再就这个话题啰嗦,而是转身往外走。

        迎面,就看到燕青带着几个兵卒,正走过来。

        “哪儿来的柴火?”

        “前院有一个柴房,里面放着不少柴火,估计是当初寺里的僧人留下。”

        燕青一边回答,一边往后院走。

        高余也没有再问,与武松穿过门庑,来到了前院。

        前院面积不小,有两排禅房。

        士兵们都已经安顿妥当,不少人还在屋外的房檐下点了篝火,正准备做饭。

        天空中,飘来厚厚的雨云,将星月遮掩。

        从天目山吹来的风,也显得格外猛烈,吹得那篝火噼啪响,火星子飞扬。

        看这样子,只怕到后半夜,必有暴雨来袭。

        “呼延!”

        “衙内有何吩咐?”

        “让大家小心些,莫要走了水。”

        “明白!”

        “老韩呢?”

        “他去陈保正家了,说是搬运粮米。”

        “这陈保正,倒是个热心人。”

        高余道了一句,又叮嘱了呼延通几句话,和武松一起走出山门,站在寺院外。

        村尾地势有点高,站在山门外,可鸟瞰村庄。

        不知是什么原因,高余总觉得有点不太舒服,他看着村庄,片刻后又回过身来,看向寺院。

        “二哥,你可有现,这寺院有点怪异?”

        “还好吧,没感觉有什么怪异之处。”

        “是吗?”

        高余想了想,旋即摇摇头道:“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这时候,远处有灯火闪动,是韩世忠回来了。

        他带了不少粮米,还有一些酒肉。

        “那陈保正倒是个爽快人,不仅送了粮米,还送了酒水。”韩世忠看到高余在山门外站立,就快步走上前来,笑道:“衙内站在这里作甚?”

        “没什么,在里面待得烦闷,所以出来透透气。”

        “嗯,那我先把粮米送进去,待会儿定要与衙内,好好喝上一回。”

        韩世忠大笑,便命人把粮米和酒水送进了寺院。

        那些送粮米的人,应该是陈彦斌家中的仆人。他们送了粮米之后,便纷纷告辞离去。

        待那些人离开,韩世忠脸上的笑容,突然间消失不见。

        他快步走到高余身边,轻声道:“衙内,有情况。”

        “嗯,我看出来了。”

        高余知道,韩世忠不是一个嗜酒之人。

        而且,他自制力很强,特别是在做事的时候,更滴酒不沾。

        突然间喊着喝酒,还当着陈彦斌家中的仆人,暴露出来高余的身份……

        在高余看来,这绝非韩世忠的风格。

        “老韩,你有没有觉得,这寺院的位置,仿佛是在鸟瞰村庄。

        这是一桩高高在上的感觉,一般村庄,绝无可能把寺院建在这种位置。

        也就是说,村里的人对这寺院应该非常敬重。”

        “衙内若不说,我还真没有觉察到。”

        “刚才,那陈彦斌说,寺院里的僧人在战乱时逃离。

        可是这村庄的百姓,却没有离开……以他们对寺院的重视程度,若僧人离开,他们也会逃离才是。就算没有逃离,也会显现出一种慌乱。

        你看这村落,可有半点慌乱?”

        韩世忠浓眉一蹙,眼中流露出一抹寒意。

        他看了看高余,轻声道:“还以为只我看出了破绽,未想衙内也现了。”

        “让大家小心点,陈彦斌送来的粮米和酒水,全都不要动。”

        “我已经告诉了呼延,他知道怎么做。”

        高余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寺院。

        就见呼延通正带着人支起了行军锅,把随身带来的干粮投入锅内。

        看高余回来,呼延通朝他摆了摆手。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高余却知道,他的意思:衙内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有所觉察,绝不会中计受骗。

        高余,松了口气。

        韩世忠和呼延通两个人,果然有手段。

        已经现了端倪,却表现的好像没事人一样,这份沉稳,端地厉害。

        他从一个士兵手里讨要了一支火把,迈步走进大雄宝殿。

        “二哥,能看得出,这供奉的是什么佛吗?”

        武松出身少林寺,不禁拳脚过人,对佛门的情况也非常了解。

        他看了一眼大雄宝殿里的神像,“这应该是一尊菩萨像,但我却认不得。”

        一个在少林寺生活了十年的人,竟然认不出佛像的来历?

        那只能说明,这尊佛像有问题!

        高余举着火把走上前,上上下下打量佛像。突然,他的目光凝固了,盯着那佛像身下的莲台,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旋即脸上露出笑容。

        “二哥,叫老韩和呼延过来。”

        “好!”

        武松二话不说,转身出了大雄宝殿。

        而高余则纵身跳上了神台,仔细打量那座莲台。

        “衙内,现了什么?”

        就在他查看莲台的时候,韩世忠和呼延通一路小跑的进来,手里各自拿着一个火把。

        高余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跳上神台。

        “衙内,这样不好吧……虽说这寺院可疑,但是……会不会对佛祖不敬?”

        呼延通忍不住说道,脸上流露出敬畏之色。

        “呼延居然信佛?”

        高余蹲在神台之上,笑着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尊佛像,是一尊邪佛。”

        “邪佛?”

        “你既然信佛,当知那佛祖莲台是什么样子。

        可是你来看,这尊佛像的莲台确是倒覆莲台……据我所知,只有摩尼教和明教的佛像才会将莲台倒覆。所以,这尊佛不是佛,而是大明尊。”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90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