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名不副实(1)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名不副实(1)

        最快更新余宋最新章节!

        方腊,要来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高余听闻方腊即将抵达杭州的消息时,还是懵了……

        对方腊,高余恨意满满。

        毕竟师父死在方腊的手里,他怎可能不心怀恨意?

        可要说恨之入骨,却远远达不到。他对方腊的恨意,甚至还达不到裘日新的一半。

        毕竟,当初裘日新和他接触过,有所了解。

        但方腊,他甚至记不太清楚对方的样貌,只依稀记得,那天晚上师父带他突围时,有一个雄壮粗豪的男子带头阻拦。那个人,应该就是方腊,不过并没有留下深刻印象。

        张怀清的死,并非方腊的大手印所致。

        他的真正死因,是裘日新的七毒剑所伤。方腊的大手印,至少耗尽了张怀清的精气,无法压制住七毒剑的毒。所以,说一千道一万,那罪魁祸首只能是裘日新罢了。

        若非裘日新,张怀清不可能被方腊所伤。

        若非七毒剑,张怀清就被方腊打伤,也不至于死去。

        而今,裘日新已经死了,甚至连他那所谓的‘七毒’一脉,都被高余彻底铲除。高余之所以留下来,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令杭州早一日恢复太平。

        杀死方腊,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但是当方腊真的要到来时,高余内心里还是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

        杀,还是不杀?

        高余万分纠结……他当然想杀了方腊,可是他也知道,要杀死方腊,绝非一件易事。

        君不见,当晚杭州十门就全部封锁。

        其中北关门那边,更是被方七佛所属的明教力士所接管。城门内外十里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部都是有明教力士负责看守。如此情况,高余又怎可能得手?

        “衙内,冷静一下,千万别冲动。”

        高余领了一身新衣之后,配上腰刀,重又走到街头。

        杭州街头,依旧是冷冷清清。

        燕青已经准备收摊了,见到高余再次出现,也不禁一愣,于是把手里的活计停下。

        摊子前,没有人。

        高余把方腊抵达的消息,告诉了燕青。

        燕青一听高余又想冒险行刺,便忙不迭阻止。

        “我知道你想杀死方腊为你师父报仇,可现在的情况,已非当初裘日新抵达时可比。

        且不说其他,单只是那北关门守卫森严,你就无法靠近。

        若想要近身刺杀,和你我二人之力,也未必能够得手……所以,切不可轻举妄动。”

        高余想到这里,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燕青说的有道理,方七佛可不是那沈刚可以比拟。有了裘日新前车之鉴,他怎可能会没有防备?说不定在那北关门附近早已安排了伏兵,只等他和燕青自投罗网。

        “我明白。”

        高余点点头,靠着桥头的石栏杆。

        他沉默片刻后,低声道:“明日你不要再出摊了,估计方腊抵达之后,少不得会有整顿。我今晚也无法回去,衙门里让我当值。县衙和府衙都已戒备起来,最近两日,最好是小心一些。咱们先看看,那方腊抵达杭州之后,究竟要做什么打算。”

        见高余放弃了动手的念头,燕青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和高余又聊了几句,看有人出现,便转身走进摊子里收拾,而后推着车离开了众安桥。

        高余站在桥上,低头看着桥下流淌的浣沙溪,眼中闪烁异彩。

        +++++++++++++++++++++++++++++

        这一夜,无事。

        按照高余的想法,方腊会是在天明后抵达。

        可是到了寅时,北关门方向突然间变得灯火通明。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从北关门方向传来的人喊马嘶声……高余正在和一个差役在八字桥附近巡视,听到那声音,他愣了一下,旋即就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圣公来了吗?”

        “应该是!”

        那差役手搭凉棚向北关门眺望,笑着道:“这杭州城附近,全都是咱们的人马。若是有官府兵马出没,肯定会得到消息。这个时候,有这个响动,定是圣公抵达。”

        “这个时辰……”

        “这个时辰,才安全啊。”

        差役名叫白大仁,是湖州人氏。

        他已年过四旬,因为湖州兵乱,于是逃至杭州投奔亲戚。

        此次方七佛征召人手,他主动报名。倒不是说他对明教心怀好感,而是他若出来应征,亲戚家就可以不必在派人手出来,同时还可以得到几亩水田,所以才主动前来。

        四十岁的人,因战乱不得已远赴他乡。

        白大仁现在想的,是能够让妻儿在杭州安顿好,至于以后的事情,他也懒得考虑。

        他和高余关系不错,经常会一起巡视。

        高余忍不住问道:“这个时辰,怎地就安全了?”

        “呵呵,想想那裘日新是怎么死的吧……别看尊者命人严加守护,可是那刺客,却能飞天遁地,而且还有召唤天雷的手段。圣公即便有本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时候进城,谁都不会想到,而且行人稀少,刺客想要靠近,绝非一桩易事。

        走走走,咱们也过去看看热闹。

        待会儿圣公一定会从后市街路过,说不定还能看到他老人家的样貌呢。”

        白大仁是个喜欢凑热闹的性子,拉着高余走到街口。

        此时,后市街沿路都有明教兵马列队守候,高余和白大仁根本到不得街边,所以只好站在桥上踮着脚尖眺望。后市街两边,灯火通明。士兵们手持火把,把街道照映得通通透透。

        一队兵马,从北关门方向缓缓行来。

        那兵马盔明甲亮,看上去极为雄壮威武。

        正中央,有一定黄罗伞盖,伞盖下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跨坐一匹白马,在十几个人的簇拥下缓缓行进。方七佛,也赫然在其中,就跟随在那男子的身后……

        “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吗?”

        由于距离远,白大仁看不太清楚,于是询问高余。

        而高余的眼力,确好过白大仁。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却能够看清楚后市街上的动静。

        那人,似曾相识!

        当日高余被张怀清保护着突围,并没有看清楚方腊的样貌。

        印象里,只记得那人身材高大,颇有几分豪壮气概。但而今远远看去,高余却感到有些失望。在他的观念中,方腊既然被称之为圣公,统帅几十万明教教徒,应该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才对。可是现在……虽说距离有点远,但依旧能看的很清楚。

        那个被簇拥在中间的人,应该就是方腊。

        可感觉着,似乎很难与他印象中的‘圣公’吻合。

        怎么说呢,有一股子颓然死气……也许是火光的作用,反正在高余看来,方腊的气色并不是很好,面孔呈现出一种蜡黄色,好像是久病不愈的病人,全无他想象中,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装。虽然他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但是英气全无。

        高余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了方七佛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当日张怀清突围,伤了‘圣公’。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浑不在意。

        在高余看来,即便是方腊受伤,以他的条件,一年下来,怕是早已经痊愈了。

        可是……

        莫非,方腊是被师父的‘太乙绵掌’所伤?

        张怀清有一门绝技,号‘太乙绵掌’,据说是龙虎山不传之秘,只有天师血脉弟子,才有机会学习。师父生前对他这门功夫颇为自得,曾多次在高余面前自夸。

        不过,高余从未见张怀清使过,所以也只知道这门功夫阴毒至极,但究竟是怎样的威力,却不太清楚。可如今想来,若师父真有这门功夫,当时突围,一定会施展出来。

        若方腊是被‘太乙绵掌‘所伤的话,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69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