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二百二十章 生死(三)

第二百二十章 生死(三)

        全能修炼至尊

        。

        高余笑了!

        他的笑容,格外灿烂,同时又透着几分得意。

        把‘神仙倒’混入轰天雷,通过爆炸在瞬间产生的高温将其气化,弥散空气之中。

        神仙倒不耐高温,容易气化挥发。

        爆炸时的温度,远高过于普通燃烧所产生的温度,也更容易发挥出神仙倒的药力。

        这是高级火药专精技能配合蛊毒专精技能后所产生的效果。

        高余和燕青口中,都含着解药,所以也不会受到影响……但是裘日新却不同,他先在涌金门受了伤,而后一路追赶高余,气息本就不太稳定。加之这里灌木杂陈,空气流动缓慢,也令裘日新中毒加重。当然,裘日新也是用毒的行家,不易中招。

        只不过他太过托大,加上被之前爆炸所伤,以至于他把精力都放在腹部的伤口。

        神仙倒的气息,被硝烟彻底掩盖。

        如此一来,等到裘日新觉察到不妙的时候,中毒已深。

        高余和燕青相视一眼,而后迈步向裘日新走过去。

        “一清,咱们可以商量。

        只要你饶我性命,我愿意帮你除掉方七佛。”

        裘日新也是慌了神,随之神仙倒的效力越来越强,他的身体渐渐有些支撑不住。虽还能勉力站稳,可是却无力反抗。眼看着高余向他走来,他连忙大声的喊叫。

        可是高余却没有理睬,走到裘日新面前后,手腕一翻,寒鲤刃就出现在掌中。

        “你去找我师父求饶吧。”

        说着话,他一刀就捅进了裘日新的心窝,而后把寒鲤刃搅动,向左右一拉,便拔刃而出。一道血箭喷射,溅在了高余的脸上。裘日新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胸口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淌,心脏已被高余那一刀搅的稀烂。

        高余旋即,撩衣跪在地上,向西北方向叩首三下。

        “师父,仇道人死了,我为你报仇了!

        接下来,还剩一个方腊……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好过,一定会杀他为你报仇。”

        “衙内,快走吧。”

        “嗯”

        “追兵快到了。”

        高余深吸一口气,站起来,从一旁地上捡起了七毒剑。

        他走到裘日新的尸体旁,手起剑落,把裘日新的脑袋砍下来,而后用裘日新那破烂的道袍把首级包裹好。他一手拎着七毒剑,一手拎着包裹,和燕青点点头,便朝深山飞奔而去。

        “衙内,你这脚力,端地厉害。”

        “是吗”

        “嗯,都快赶上我这提纵术了。”

        “没办法,天赋秉异。”

        “……衙内,我发现,你真心无耻。”

        “哈哈哈!”

        高余的笑声,回荡在山麓中,久久不息。

        大约在二人离开后一炷香的功夫,杭州明教叛军才匆匆赶到。

        当他们看到那地上的无头死尸时,都不由得一愣。

        “这是裘尊者的尸体!”

        有人认出了裘日新,惊呼起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

        刚才收拾涌金门残局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沈刚的尸体。涌金门内,沈忭被飞刀所杀,赵毅被炸死。而今裘日新也死了,岂不是说整个杭州城,而今已是群龙无首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噤若寒蝉。

        裘日新等人的死意味着什么

        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传说中的‘明尊护佑’果真存在吗连裘日新这样的人物都死了,连脑袋都别人割了,岂不是说……

        ++++++++++++++++++++++++++++

        “衙内,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吴山万松岭上,高余和燕青躲在一个隐秘的山洞里。

        两个人没有生火,只坐在黑暗中,吃着干粮。秋老虎早已离去,山中的夜晚,有一丝丝寒意。不过对于高余和燕青而言,这点寒冷算不得什么,只是大家心里各有心思。

        高余把一个米团吃完,在洞中的小水潭里洗了洗手。

        “天亮前,咱们从后山小径出山。”

        “出山”

        燕青愣了一下,道:“这个时候,满天下都在找咱们,出山作甚”

        “以我看来,裘日新一死,杭州现在必然大乱。

        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吴山搜索,想必城中必然松懈。我们在山里虽然安全,却太被动了。我觉得,咱们不妨趁着叛军还没有完全封锁吴山之前,潜入杭州城安身。

        山里越来越凉,咱们带的食物也不多。

        天晓得叛军还要搜查多久,与其困在山里,不如冒险出山,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黑暗中,燕青看不清楚高余的表情。

        但不得不承认,他被高余这个大胆的想法给吓到了。

        “怎样,敢不敢冒险”

        高余的声音幽幽传来,带着一丝挑衅之意。

        燕青不禁笑了,“我烂命一条,你却是千金之躯。

        衙内不怕,小乙难道还会怕了不成只是,你准备如何落脚,如今这杭州城里,可是很难找到落脚之地。”

        燕青说的也没有错,杭州现在,的确不好找到容身之所。

        客栈大都关闭,即便有还在营业的,盘查的也非常严格。至于租房更不可能,店宅务早就关了门,根本无处租赁。至于寻常人家,更不会轻易接纳外人。弄不好,还可能会惊动叛军。若这个时候高余和燕青进城的话,的确不太好找到一处住所。

        “放心,我自有安排。”

        “哦”

        “还记得汤逢士吗”

        “当然记得。”

        “那厮,确是一个人才,可惜……我在他那里,学会了一招,叫做狡兔三窟。

        所以我在府衙的那几日,弄来了几分明教开具的公验,还偷偷找了一处宅子,并且放置了不少粮食和日用品。保安水门内,有一个去处叫做都亭。旁边有一个草料场,而且住户极少,几近荒芜。咱们在那边落脚,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你看如何”

        杭州的格局,如同一个腰鼓形状。

        高余所说的都亭,坐落在杭州城的东南角,是一处荒地。

        虽说杭州是东南第一城,但还比不得汴梁那么发达。似都亭这个地方,早先是一个货运吞吐港口。从海上来的货物,经保安水门入城,在都亭停靠,存储或装运。

        后来,随着杭州运输的发展,都亭渐渐被废弃,后来建造了一个草料场。

        而今那草料场也废弃了,空无一人。

        高余选择在那里落脚,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燕青苦笑道:“既然衙内已经有了安排,小乙便舍命相陪。

        不过,我不太明白,你已经杀了裘日新,为何不趁机离开,前往嘉兴和你叔父汇合呢”

        “还不到时候!”

        高余幽幽回了一句,轻声道:“我们现在去嘉兴,也帮不得大忙。

        我父亲已经派了高手过去协助我叔父,咱们就算是去了那边,最多也就是打下手。

        倒不如留在杭州,我总觉得咱们留下来,作用可能会更大。

        而且,方腊还没死,我师父的仇,还没有报完……”

        “你想杀方腊”

        燕青闻听,激灵一个寒颤。

        “你疯了吗且不说方腊不在杭州,就算他在杭州,你又怎可能杀他

        你现在身份已经暴露,很难在接近方腊。更不要说,那方腊的功夫本就高明,我听说比裘日新还要厉害一些。他身边更有八百力士常随,凭咱们两个,怎可能成功”

        高余,沉默了!

        半晌后,从黑暗中传来他幽幽的声音道:“我知道杀他很难,但我还是想留下来。

        之前我们都说杀裘日新难,可结果呢,裘日新还不是死在咱们手里

        以有心算无心,就算那方腊有通天之能,也会有松懈之时。至于那八百常随力士,更不可能整日跟着他……而且,就算我们杀不得方腊,至少也可以让他难受。”

        “衙内,计将安出”

        高余轻声笑了起来,回答道:“咱们,见机行事。”

        听得这个回答,燕青半晌也说不出话来。好半天,他苦笑一声道:“既然如此,就依衙内所言。”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608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