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二百零五章 西军(二)

第二百零五章 西军(二)

        全能修炼至尊

        汴梁,皇城,集英殿。

        气氛极其凝重,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惊恐。

        官家面沉似水,端坐龙椅上。他看上去很沉稳,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眼中,闪烁一丝丝惊惧。

        “怎么都不说话了?诸公平日里,不是很能说吗?为何现在,一言不发?”

        他强作出一副冷静姿态,声厉色荏问道。

        “朕登基以来,至今二十载。

        二十年来,朕兢兢业业,不敢有片刻疏忽,寄以厚望与主公。可是,诸公就是这样来回报真的厚望吗?十天,不过十天,两浙路几乎反了各干净……两浙路制置使陈建、廉访使赵约被杀、杭州知府赵霆不战而逃,杭州通判朱彪被俘。青溪知县翁开被杀、睦州兵马都监颜坦战死……朕问你们,朕的精兵强将都跑哪里去了?

        你们倒是说话啊?平日里,你们滔滔不绝,怎地到了这时候,却都闭口不言?”

        赵佶额头青筋崩出,神色略显狰狞。

        “此前,梁山贼乱,你们说无关紧要,不足为惧。

        可现在,那梁山反贼仍肆虐河北与京东,数万大军多次围剿,迟迟不见任何进展。

        如今,两浙路又反了,谁能告诉朕,该如何解决?”

        蔡京低垂着头,一副老迈之态。

        蔡攸则看着大殿的烛火,眉头紧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李邦彦、王黼、朱勔等人则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

        集英殿中,回荡着赵佶的咆哮声,却显得那般苍白。

        看到这种情况,赵佶更加愤怒。

        他正要起身喝骂,忽听得大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确是高俅和童贯两人,匆匆赶来。

        “高俅,你来的正好。”

        看到高俅和童贯,赵佶的眼中,突然多了些色彩。

        “想来你已经知道,如今两浙路发生的事情。

        之前,你曾经提醒过朕,要朕小心江南明教,可惜朕没有听你劝说,以至于现在……

        方腊造反,两浙路六州四十八县处于动荡之中,你可有对策?”

        赵佶也是病急乱投医。

        高俅的本事,他非常清楚,这时候也出不得什么好主意。

        之所以找他,也是想他能开一个头,至少能打破目前的尴尬局面,才好进行下去。

        蔡京抬起头,浑浊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精光。

        而蔡攸也把目光落在了高俅身上,透着一丝丝的好奇。

        至于其余众人,也都向高俅看过来……只不过,他们的眼中更多是带着一丝不屑之意。

        在他们看来,高俅不过是一个幸臣,能有什么决断?

        若在平时,高俅是绝不会擅自开口的。

        可现在,自己宝贝儿子陷落在杭州城里,目前状况尚不清楚。

        这也容不得高俅置身事外,哪怕为了高余,他也要硬着头皮站出来。

        “陛下,东南之变,绝非偶然,是乃积弊甚深,方有今日的变局。

        臣以为,要想平定东南之乱,还需追根溯源,先找出问题的根本,而后再设法挽回。

        陛下登基二十载,战战兢兢。

        可惜臣下不知陛下辛苦,肆意妄为,才使得百姓心怀怨念。”

        追根溯源?

        蔡攸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有趣的笑容。

        而童贯则急了,忙在高俅身后推了一下,意思是让他不要乱说话……追根溯源,怎么追根溯源?方腊起事时已经说明,是因为官家昏庸,对东南之地横征暴敛,老高莫不是吃错了药,竟然要追根溯源?你这那是消火,分明是给陛下添火嘛。

        “你,要怎么追根溯源?”

        赵佶脸色阴沉,看着高俅问道。

        高俅也不啰唆,把一个包裹拿出来,双手呈上。

        “陛下,看完这些,自可知晓那罪魁祸首何人。”

        “嗯?”

        赵佶一怔,旋即示意张迪过去,把包裹接过来。

        朱勔在一旁看到,不由得心里一动,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赵佶也不理众人,把包裹打开,就见里面是十几本账册。他随手拿起来一本,翻了两页。一开始,他看的很随意。可随着往后翻阅,他的脸色,则变得越来越难看。

        到最后,赵佶的身体竟轻轻颤抖起来,牙齿咬的嘎嘣响。

        “高卿,这些账册,你是怎生得来?”

        “陛下,可怜我家吉祥儿……”

        高俅听到赵佶询问,却发生大哭起来。

        集英殿里的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微妙变化。

        “这些账册,是我家吉祥儿冒死得来。

        可是,他现在却陷落于杭州城,目前生死不明……我家吉祥儿把东西送来说,只带了一句话:可惜他年少,未能早为官家分忧。今冒死潜入贼窟,得来这些证据,还请官家早日做出决断。”

        “吉祥儿,到如今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

        赵佶不由得动容了,他又拿起一本账册,看了两眼后,突然厉声道:“朱勔!”

        “臣在!”

        “烦你与朕解释一下,这账册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佶说着话,抄起一本账册就砸了下去,正砸在朱勔那张肥胖的大脸上。

        朱勔脸色苍白,已觉察情况不妙。

        他颤巍巍从地上捡起账册,只看了两眼,就一阵头晕目眩。

        “臣……”

        “好了,朕现在不想听你解释,你回头,去向柏台解释吧……来人,把朱勔摘去乌沙,打入御史台大牢之中。蔡攸,这些账册收好,我要你亲自监察此事,务必要调查清楚。”

        蔡攸闻听,忙站出来躬身领命。

        他好奇的看了一眼朱勔脚边的账册,而后又抬起头向高俅看去,眼中更增添了几分好奇。

        “好了,先不管朱勔的事情,诸公可以对策,平定东南之乱?”

        童贯抢先站出来,大声道:“启禀陛下,臣愿领兵,马踏江南,平定叛乱。”

        “哦?”

        赵佶眸光一凝,露出欣慰之色,“那你可有什么对策?”

        “东南局势糜烂,但并非不可挽回。

        臣举荐婺州步军都虞候王禀领兵出战,可牵制住叛军兵马;嘉兴知县高杰,曾在须城击退过梁山反贼,精通兵法,勇武过人,可以重用;此外,臣可调集京畿禁军与西军各部,由折可存统帅。臣愿亲率大军督战,定可以将叛贼一举消灭……”

        童贯意气风发,大声回答。

        他的话,让赵佶感到了一丝欣慰。

        关键时候,还是这老家伙可靠……旋即,他的目光又看向了高俅,更多了一些欣赏之意。

        东南之变,确是因他而起。

        但高俅却轻而易举的把他从这烂摊子里洗脱出来,把罪名全都丢给了朱勔。

        因为朱勔和明教勾结,甚至是纵容,才有了今日的东南之变。至于所谓的横征暴敛,不过是方腊造反的借口而已。有了这些账册,赵佶的处境,也就会轻松许多。

        只不过,如此一来,朱勔必须死!

        他如果不死,这一切罪名就无法落实在他的头上。

        哪怕赵佶对朱勔颇为欣赏,但事关江山社稷,关乎他皇位安稳,朱勔又算得个什么?

        想到这里,赵佶看向了蔡攸。

        而蔡攸也一直在偷偷观察赵佶的表情变化,当赵佶看向他时,蔡攸立刻就明白了赵佶的心思。

        他眸光一闪,心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处理朱勔的事情。

        “高卿,你可还有什么好主意?”

        “臣,想去杭州。”

        “啊?”

        “我儿如今身陷杭州,臣夜不能寐,恳请陛下准许,让臣前往杭州。”

        高俅说到后来,已经是声泪俱下。

        赵佶也不禁动容,绕过龙案走到了高俅身边,温言道:“高卿心念吉祥儿,朕当然理解。可是现在,时局动荡,朕又怎离得开你?吉祥儿此次冒险混入贼窟,更得到了朱勔勾结反贼的罪证,功劳甚大……童贯,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要找到吉祥儿,把他安全护送回来。细思起来,朕上次见吉祥儿时,他尚在襁褓之中。

        而今……朕也是非常挂念!”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46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