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二百零一章 君子可以欺之以其方

第二百零一章 君子可以欺之以其方

        全能修炼至尊

        高余没有回答,而是把后窗打开。

        后窗下,是一个池塘,当高余打开窗户时,引来蛙声一片。

        带着水汽的凉风吹进屋内,令空气顿时变得清新许多。高余则站在窗前,吐出药丸,而后深吸两口新鲜空气。

        他转过身,点指燕青道:“小乙哥,不是我要怎地,而是你想怎地。”

        “你,不杀我?”

        “哈哈,我为何要杀你。”

        “因为,我要杀你。”

        “那你为何,要杀我呢?”

        “因为,你害死了晁天王。”

        高余看着燕青,许久后,轻轻叹了口气。

        “小乙哥,你这种性格,真不适合在江湖中走动。”

        “什么意思?”

        “我敬佩小乙哥,你对晁天王的忠诚,令我感到佩服。

        同时我也羡慕晁天王,即便是丢了性命,始终有一个人,牢记着他,要为他报仇。

        可是,你这种人确不适合在江湖中走动……你太死板,太认真,会很辛苦。”

        “但至少,我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

        高余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指着燕青道:“小乙哥,这话谁都能说,偏你不能说。”

        “什么意思?”

        “我问你,那陈三瘸子可曾招惹了你?”

        “啊?”

        “还有,当初你们在黄泥岗劫走生辰纲,可曾想过,那些丢了生辰纲的军卒,又会是什么下场?

        那些人,也没有招惹你。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可到头来,因为你们的一己私心,他们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家中孤儿寡母艰苦生活。你这等行为,也能问心无愧?真真是笑死人了。”

        燕青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小乙哥,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高大,你我都不过是在这尘世中挣扎的蝼蚁。

        当初,若非你们梁山的解珍解宝兄弟抢走我的行李,险些杀了我,我就不会留在须城;当初,若非晁天王要偷袭须城,我又怎可能与他为敌?呵呵,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我不过是在自保而已……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在江湖中谁说的清楚?

        所以,你要为晁天王报仇,我并不生气。

        但如果当日是我被晁天王杀死,谁又来为我报仇?”

        燕青沉默了,低头不语。

        是啊,江湖中的事情,哪有什么对错。

        就如他之前杀死陈三瘸子,也是因为感觉到,陈三瘸子会威胁到他,威胁到黄爱。

        在他看来,杀死陈三瘸子算不得什么。

        那么在高余而言,他为了保命,杀死晁盖又有什么错误?

        既然都没有错,他燕青,又凭什么找高余报仇?

        “慢着,我何曾与你说过对错?”

        燕青猛然抬起头,沉声道:“我管你对错,晁天王对我有收留之恩,我为他报仇,也在情理之中。”

        “好啊,那黄爱对你也有过救命之恩。”

        “我拜托你照顾他了,还给了他钱帛度日。”

        “按你所言,当日你在黄泥岗劫生辰纲,不也是报了晁天王的恩情吗?

        还有,我照顾黄爱,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还有,那些钱是你抢来不错,但却是经我之手给了黄爱。如果按你的说法,你还欠了我的恩情,你怎么还?”

        “我……”

        燕青嘴巴张了张,感到无言以对。

        他道:“我没有把你的身份说出去,已经是报恩了。”

        “那你说去啊,我有拦着你吗?”

        “我……”

        “你以为你还了我的恩情,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到。”

        “我之前,曾有机会杀你,却饶你不死。”

        “少来了,你那个时候,真的能杀我吗?且不说二哥在我身边,就算二哥不在,你当时那种状态,咱们两个一对一的较量,不是我自大,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燕青觉得,有点词穷了。

        他恼羞成怒道:“我杀的了你,我怎就杀不得你?”

        “哈,那你来啊。”

        “我……”

        你这鸟厮使了毒,我现在连动一下都难,怎么杀你?

        “你到底想要怎样?”

        高余,笑了。

        他走到燕青身前,蹲下了身子,直勾勾看着燕青。

        燕青一开始还能和他对视,可渐渐的,他有些心虚,竟转过头,不再看向高余。

        “如果我告诉你,黄爱危险,你怎么说?”

        “嗯?”

        燕青一愣,唰的扭过头来,再次迎住了高余的目光。

        “他不是已经走了吗?能有什么危险……一清,你休要在这里诈我。”

        “诈你,有好处吗?”

        高余嘴角一撇,站起身来。

        他走到门口,向外面看了一下,这才转身回到屋中。

        “大后日,叛军就要攻打嘉兴县城。

        黄爱而今,和小鹿都住在嘉兴……我要告诉你的是,此前官府曾破坏了嘉兴明教的起事,并且杀了很多人,黄爱也有参与。如果叛军攻克嘉兴,则黄爱必死无疑。”

        “当真?”

        燕青剑眉颦蹙,沉声问道。

        “废话,这种事情,我骗你又有什么好处?

        这件事对我而言,并无太大干系。我躲在杭州,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怜黄老三哦,对某人有救命之恩不说,当初对某人那么敬重。结果,某人却见死不救。

        可怜哦,实在是,太可怜了……”

        “你闭嘴。”

        燕青闻听,脸上阴晴不定。

        高余则坐在他身边,一个劲儿的唱着‘可怜’,令他心烦意乱。

        “你这鸟厮,到底想要怎样?”

        “不是我想要怎样,而是你到底要不要去报恩,去救黄老三?”

        “当然要救。”

        “喏,我可没有求你。”

        燕青的脸色铁青,怒视高余。

        “对,你没有求我。”

        “那如果我现在放了你……对哦,你是要来杀我的。

        我大人大量,既往不咎,饶了你性命,岂不是你欠我一条命吗?”

        “一清,你无耻!”

        燕青咬牙切齿,看着高余,一字一顿骂道:“你这鸟厮,若想以此威胁我,休想。”

        “唉,可怜的黄老三啊,这一遭,却死定了。”

        燕青恨不得一刀杀了高余,奈何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他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一样,盯着高余……半晌后,他咬牙道:“一清,我欠你一条命,这样总可以了吧。”

        高余立刻翻身站起来,从搭膊里取出一粒药丸。

        “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

        “对,你没有逼我。”

        “嘿嘿,大丈夫行走江湖,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那,张嘴吧。”

        高余说着,把药丸递到了燕青嘴边。

        燕青张口吞下,但眼睛里,仍旧流露着恨意。

        “听着,你立刻出城……我知道,你有办法出城。

        出去之后,去嘉兴,到县衙找嘉兴知县高杰,告诉他叛军马上就要攻打嘉兴,让他早作准备。

        黄爱而今,也在嘉兴县衙,你到了嘉兴,就可以与他重逢。”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43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