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剧变(五)

第一百七十九章 剧变(五)

        最快更新余宋最新章节!

        宣和二年,六月二十八。

        一日喧嚣已经过去,杭州复又归于沉寂。

        人常说,破坏容易建设难……杭州自大宋建国以来,历一百六十年时间,经无数能人智士经营,杭州才有了东南第一城的繁华和富裕。可要是破坏起来,却不需月余。

        夜禁已经撤除,但杭州却繁华不再。

        无数商人的撤离,再加上连番的事故,足以让很多人惶恐不已。

        瓦子,重又开放,但游客稀少。

        昔日东南不夜城的杭州,而今在入夜之后,变得死气沉沉。

        月光,皎洁。

        高余从睡梦中惊醒,披衣走出了卧室。

        还不到丑时,夜色正浓。

        他心情有些忐忑,却又说不出什么原因,只隐隐约约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一旁卧室里,武松也走了出来。

        两人在屋檐下相视,却谁也没有先说话。

        过了许久,高余才轻声道:“睡不着,总觉得要发生状况,莫非二哥也有这种感觉?”

        “嗯!”

        武松点头道:“自今日一早开始,便心潮翻腾。

        刚才睡下之后,又感到心思不宁……我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但确是觉得,要出变故。”

        “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

        武松道:“九哥也要做好准备,咱们今晚,还是警醒一些为好。”

        “好!”

        高余和武松相视一眼,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丝丝的忧虑。

        两人谁也没再开口,而是返回各自的卧房。

        高余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所有值钱的,重要的东西,早被他收进了光阴限界之中。

        不过,他还是做了一些准备。

        比如把护臂刀囊取出,缠绕在手臂之上。

        然后又把那口寒鲤刃收起,试了两次之后,在确定无虞后,才算安心。

        虽然在绿竹巷已经住了些时日,却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事物。他环视屋中一圈后,便吹灭了油灯,开门离去。从卧室里出来,高余就去了武松的房间。他也收拾妥当,换下了那身华美的衣衫,取而代之是一身黑衣劲装,怀抱大刀已准备完毕。

        “今晚,咱们在伙房休息。”

        “好!”

        高余两人出来,把房门关好,便走进了伙房。

        这间伙房,很干净。

        无论是高余还是武松,都算不得多么勤快的人,平日里吃饭,大都会找那‘僧儿‘外卖。之前小鹿在时,还会用上伙房。后来小鹿她们离开,这伙房就再没开过火。

        里面的空间很大,很宽敞。

        高余和武松拎了两条褥子铺在地上,便席地而坐。

        武松,自有他少林寺的坐禅功夫,而高余的内天罡诀法,同样重内修,也盘膝而坐。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便打坐歇息。

        月光,照在院子里,仿佛给这庭院,平添了一分静谧……

        时间在悄然流逝,寅时将至,武松忽然睁开了眼睛,低声道:“九哥,有人来了。”

        他话音未落,高余已经起身。

        高余虽无拳脚功夫,却耳聪目明。

        他和武松同时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把木门推开了一条缝。

        月光如洗,就见一个人影翻墙而入。

        那人进了院子之后,就轻声喊道:“九哥醒来,九哥醒来!”

        “是汤逢士。”

        高余眉头一蹙,在武松耳边道了一句。

        武松则点了点头,道:“只他一个人,可以出去。”

        “好!”

        高余推门走出厨房,沉声道:“三哥怎地这时候来,还翻墙而入,莫非有事情吗?”

        他这突然出现,着实吓了汤逢士一跳。

        不过,等看清楚是高余后,汤逢士就松了口气,忙跑到了高余面前。

        “九哥,出事故了。”

        “出得什么事故?”

        “官府,在抓人……”

        “啊?”

        “九哥,你若是信我,就别问那么多,咱们先离开这里。

        我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些鹰犬就会找来这边。咱们先找地方藏起来,我在于你详细说明。”

        高余看着汤逢士,面露疑惑之色。

        而这时,武松也从厨房里走出。

        “二哥,怎么办?”

        “我今日心潮翻涌,想来就应在汤三哥的身上。”

        “如此,咱们走。”

        高余瞬间做出了决断,他返回房间,片刻后装模作样的拎着一个包裹便走了出来。

        “咱们赶快离开。”

        汤逢士点点头,不过当他看到武松要去牵那头驴子的时候,连忙拦阻。

        “二哥,来不及了……咱们带着它,就别想跑走。”

        “可是……”

        那头青驴,已跟了高余很久。

        平日里,都是武松打理,不知不觉便有了感情。

        听说不能带走青驴,武松显得有些纠结。好在这时候高余道:“汤三哥说的没错,咱们带着大青花,目标太大……不如这样,把它放了,若有缘,自会与它重逢。”

        武松心中不忍,但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感情用事,于是点头答应。

        他牵着那头名叫‘大青花‘的青驴走出庭院,而后拍了拍屁股,轻声道:“大青花,自己走吧……俺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自己保重。将来若有缘分,我再来找你。”

        看着武松这模样,高余倒也没说什么。

        他催促了武松一声,跟着汤逢士往外走。武松则犹豫一下,便跟在高余身后……耳边,响起踏踏踏的声响,扭头看,就见大青花竟然还跟着他。

        “走啊,走啊”

        武松挥舞手臂,示意大青花离开。

        大青花则疑惑的看着武松,显然有些不舍。

        只是在武松装腔作势要揍它之后,大青花才调头离开,朝着绿竹巷另一端的竹林走去。

        ++++++++++++++++++++++

        走到鹤林宫的时候,前方有火光闪动。

        汤逢士一把拉住高余往旁边闪躲,三个人便藏身在路边的灌木丛里。

        刚藏好,就听马蹄声和脚步声响起。

        火光越来越近,一队官兵手持火把刀枪,快步从鹤林宫前走过。为首是一名武官,跨马持枪,威风凛凛。

        他们也不多话,直奔绿竹巷方向跑去。

        汤逢士等官兵走过去之后,才从灌木丛里爬出来,朝官兵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轻声道:“九哥,看到没有,而今杭州的官兵都在抓捕咱们,若刚才咱们晚走片刻,说不定就要被他们堵在绿竹巷……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先找个藏身之所。”

        “三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官府为何要抓你?

        还有,我不过是途经杭州而已,他们抓我,又是什么意思?”

        汤逢士停下脚步,看着高余。

        片刻后,他轻声道:“我是明教中人,九哥也是明教中人……你之前和我走的很近,官府又怎可能放过你?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九哥随我走,咱们先找地方落脚,在与你详细解说!”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25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