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剧变(三)

第一百七十七章 剧变(三)

        全能修炼至尊

        秀州,嘉兴。

        麻婆子坐在水井边的小凳子上,正搓洗衣服。

        在旁边,小鹿也在洗衣,一边洗,还一边叽叽喳喳说着话,好像一只快活的百灵鸟。

        麻婆子的话则比较少,往往小鹿说七八句,她才回上一句。

        不是她不喜欢小鹿,而是她已经孤单了太久,已经忘记了该怎么和其他人去交流。

        孤苦一生,无儿无女。

        麻婆子这一辈子,能算得上亲近的人,也只有高余师徒。

        这还是当年张怀清为她治病,高余天天跑她摊子上吃吹糖的缘故。

        但也正是这缘故,当日高余告诉她,让她尽快离开杭州之后,麻婆子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和小鹿等人同行。

        “阿婆,你说咱们以后,还能不能回杭州了?”

        “当然能,那是咱们的家啊。”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以前在杭州的时候不觉得,这次出来之后,发现特别想家。”

        “别急,等小鱼儿把麻烦都解决了,咱们就能回去了。”

        “那,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这个嘛……”

        麻婆子被问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出事了,出事了!”

        就在麻婆子和小鹿说话的时候,院门突然被撞开。

        黄爱慌慌张张跑进来,一进门就连声说道。

        他情绪显得有一些激动,看上去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

        小鹿疑惑看着他,站起身来问道:“三哥,出什么事了,你怎地是这个模样?”

        在屋里歇息的老鹿,也听到了黄爱的喊叫声,走出来道:“三哥,你不是去寄东西吗?”

        黄爱闻听,深吸一口气。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而后道:“刚才我去城门口的驿站,准备寄些东西去汴梁。

        可是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倒是说啊!”

        “我在城门口,看到了一张海捕文书。”

        老鹿小鹿,同时松了口气,而麻婆子也坐了回去,低着头继续洗衣服。

        “三哥,海捕文书不是天天都有,你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不是,不是!”

        黄爱连连摆手。

        他心里着急,可越急,就越说不出话来,以至于憋得脸红脖子粗。

        小鹿看出端倪,忙走上前道:“三哥,你莫着急,喝口水,有什么话,慢慢说就是。”

        黄爱接过了水瓢,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缓解了心中的焦虑。

        “我刚在城门口看到了一份海捕文书,上面的图像,好像九哥。”

        “什么?”

        小鹿闻听一愣,脱口而出道:“三哥,你莫不是看错了?”

        “我怎可能看错,九哥和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便是认错了父母,也不会认错他啊。”

        黄爱的父母死的很早,他还真未必能认出来。

        他这话,也让其他人都沉默了。

        在杭州的时候,黄爱和高余接触过很多次,说句实在话,他还真不太可能认错了高余。

        “带我去看。”

        “还有我!”

        小鹿老鹿拖着黄爱就往外走,这时候麻婆子也站起来,手在身前的布裙上沾了沾,而后道:“等等我!”

        四个人急匆匆来到了嘉兴土城门下,就见城门旁的告示栏上,贴着一张告示。

        上面,有一副画像,旁边写着:今缉拿江洋大盗,若提供消息者,赏金十贯。

        江洋大盗没有名字,只有一张画像。

        四人凑上前,仔细看去,不约而同都闭上了嘴巴。

        他们目光相触,都流露出了骇然之色。那画像虽然画工粗糙,但的确是很像高余。

        “回去再说。”

        小鹿想要说话,却被老鹿阻拦。

        四个人又转身离开,匆匆回到了住所。

        在庭院中坐下,他们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竟无人开口。

        “不可能!”

        麻婆子率先打破了沉寂,道:“小鱼儿绝不可能是什么江洋大盗,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阿婆,可那告示上的人,不是九哥吗?”

        “这个……”

        麻婆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苦笑着坐下。

        “我就说,那个劳什子九哥不是什么好人,他把咱们骗出杭州,一定怀有什么目的。”

        “阿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九哥?”

        “难道不是吗?”

        老鹿显得很激动,挥舞着手臂大声道:“他骗你们说他是官府中的人,可实际上呢?若他是官府中人,官府又怎会发他的海捕文书?难不成,官府还能冤枉他吗?

        还有,那告示上写的很清楚,他是江洋大盗。”

        “江洋大盗又怎地,至少他一直在帮助我们……如果不是九哥,阿爹你现在还卧床不起呢。”

        “那他是居心叵测,说不定他是窥觑你的美色呢。”

        “阿爹!”

        小鹿这下子真的恼了,大声道:“做人要知恩图报,九哥对我从来没有逾越之举,把我当作妹妹看待……他是不是江洋大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他对我们有恩,是好人。”

        “都别吵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黄爱,突然大吼一声,站起身来。

        他对老鹿道:“叔父,小鹿说的对,九哥是不是江洋大盗我们不清楚,可他的确是个好人。他若真是坏人,早就对小鹿下手;他若真是坏人,又怎可能处处帮衬我们;他若是坏人,更不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拿了数万贯钱财,给我们做盘缠。”

        老鹿闻听,也沉默了。

        他慢慢蹲下来,也是一脸的茫然。

        “三哥,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黄爱伸手,用力搓揉面颊。

        其实,他心里也很矛盾。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高余对他,对小鹿都很好,也非常的关照。

        从认识高余到现在,高余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怎么看都不像是那告示里的江洋大盗。

        可问题是,高余对黄爱说,他是官府中人。

        既然是官府里的人,那官府为何又要通缉他,还说他是江洋大盗呢?

        这让黄爱感觉很难过,因为之前,燕青曾伤过他一次……黄爱一开始,的确是对高余怀有敌意。但是后来,他接受了高余,并把高余视为他人生之中的指明灯。

        是高余,让他可以和小鹿亲近;是高余,给了他希望,让他下定决心,洗心革面……可是有一天,当他发现高余和他说的那些希望,都好像镜花水月,心里倍感失落。

        黄爱甚至有一种被欺骗的感受,让他难以释怀。

        他沉吟许久,轻声道:“我打算回杭州。”

        “啊?”

        “只有我一人回去,你们留在这里。”

        黄爱深吸一口气,说的斩钉截铁,“我必须要回去弄清楚一件事,九哥他有没有骗我。

        他若是骗了我,我要提醒他;他若是没骗我,我也要让他知道,这边的情况。

        嗯,就是这样,我回去,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消息……反正我相信,九哥不会骗我。”

        小鹿闻听,露出了担忧之色。

        “三哥……”

        “小鹿,相信你一定也想知道答案,是不是?”

        “我……”

        “黄三这辈子,烂命一条,不足为虑。

        可我不想我最敬重的人,是一个把我当傻子一样看待的骗子。我已经受过一次骗,被人看轻过一次,这一次我不想再做傻子。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去找九哥。”

        黄爱说的很坚决,小鹿还想再劝,但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麻婆子突然道:“三哥,小鱼儿让你离开杭州,一定是不想你再回去,你现在回去,岂不是……”

        “我知道!”

        黄爱咧嘴笑了,轻声道:“阿婆,我可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回去之后,我会小心。”

        见他这般模样,麻婆子就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黄爱则拉着小鹿到一旁,从搭膊里取出账簿包裹,放在小鹿的手里。

        “这是九哥要我送去汴梁的物品,先存放在你这里,等我回来。”

        “三哥,你要小心。”

        不知为什么,小鹿的心里,沉甸甸的。

        她拉着黄爱的手,轻声叮嘱。

        黄爱却笑容灿烂,道:“放心好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240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