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起(二)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起(二)

        全能修炼至尊

        高余的身份,一直是汤逢士所关心的问题。

        之前他请朱彪派人前往汴梁查验,得来的消息是,确有其人!

        这一方面要亏得是李宝做的逼真,而另一方面,也要多亏了有人在暗地里的帮助。

        朱勔的实力,几乎集中于东南之地,在汴梁并不是很强大。

        但他有盟友,想要查证,并非难事。

        李宝做的的确是天衣无缝,甚至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住处。可这种事情,若官府真要调查,还是能够查出来破绽。幸亏朱彪派人过去的时候,新任权知开封府王鼎方到任,对开封府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了解,于是就随意委托了下面的人去查证。

        他委托的人,正是孟钺。

        +++++++++++++++++++

        从汴梁传来的消息,韦高身家清白。

        韦氏祖籍杭州,在大观元年从杭州搬到了汴梁,同时行商西域,家产也非常丰厚。

        既然身家清白,那就表明没有问题。

        但汤逢士生性多疑,迟迟没有与高余接触,就是还存着一丝丝顾虑。

        不想昨日,他却听到了一个消息。

        那韦九竟然怀有生死树,并且是奉命来杭州,寻找《大明尊经》的下落……别人不清楚,汤逢士却知道,所谓的《大明尊经》是西域的叫法,在东南一带则称之为《大光明经》,是明教的根本经。裘妙法前往汴梁,所要交易的就是《大光明经》。

        《大光明经》被回纥明教视若至宝,相传是当年拂多诞传教中原时,自西域带去。

        之后,大光明经就被奉为根本经。

        在会昌法难后,大光明经被信徒带回西域。

        之后,回纥明教就偏居一隅,没有再次进入中原。而中原明教也在经过了无数次改变之后,与回纥明教的教义发生了变化,双方干脆老死不相往来,彼此不再联系。

        此前,圣公曾试图迎回大光明经,却被回纥明教拒绝。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们只好联络当地人,设法盗取了大光明经,而后派裘妙法前往。

        那可是花了大价钱,价值一万两白银。

        没错,就是白银。

        在中原地区,铜钱和黄金是主要流通货币。但是在和西域诸国的交易过程中,白银正逐渐取代铜钱的地位。而且,随之时代的变迁,包括西夏和辽国在内,白银的地位也正在逐渐提升。

        一万两白银,就是一万多贯。

        也亏得明教地处东南,这里商业发达,而明教信徒众多,几乎涵盖了各行各业,也使得明教的资金格外充沛……只是,裘妙法自作主张,不但没有迎回大光明经,反而使明教陷入危机。也幸亏明教在东南地区的势力强大,否则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可即便如此,明教的行事也变得越发谨慎。

        而今,高余以回纥明教教徒的身份前来,更直接挑明了,他是为《大光明经》而来,彻底打消了汤逢士的怀疑。不是明教教徒,根本不可能知道《大光明经》的事情,更不要说高余还有生死树……虽说生死树在会昌法难后就消失了,未尝不是回纥明教掩人耳目的说法。高余持生死树前来,岂不说明了,会不会是回纥明教的意思?

        如果是回纥明教的意思,那么他们又想做什么?

        高余的出现,给了汤逢士无限的遐想,这也是汤逢士今天专门来迎接高余的原因。

        高余蹙眉,一脸的不痛快。

        他看着汤逢士,半晌后,道:“看样子,我今天若不答应,怕博士是不会同意的。”

        “九哥哪里话,若九哥不愿也就罢了。

        只不过,此事关我明教之未来,九哥既然也是兄弟,当知道明教在中原生存不易。”

        “好吧!”

        汤逢士把话说到了这地步,高余也见好就收。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赢钱,而是为了和明教取得联系。

        他道:“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大明尊经》一事,贵方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才行。”

        你既然口称兄弟了,那我也不妨把话说明白。

        在明教,教众彼此以‘兄弟’相称。汤逢士既然把话挑明了,高余也就不再隐瞒。

        汤逢士心里暗自叫苦,却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只能连连点头。

        ++++++++++++++++++++++++++

        当下,高余和汤逢士穿过一楼大堂,来到青溪馆的后院。

        这青溪馆后院,是依照着园林格局建造而成。

        高余还是第一次进入青溪馆的后院,方知黄爱所言的‘极尽奢华’,绝非虚言。

        但见曲径通幽,亭台楼榭错落有致。

        而且,小径道路设计的别有特色,若无人领引,甚至可能会迷路。

        高余不禁眯起了眼睛,沿途暗中打量。

        天色昏暗,看不太清楚这园林的全貌,但隐隐约约,高余能够觉察出,其中暗藏的杀机。

        这绝非单纯的园林,恐怕还别有玄妙吧!

        “九哥,这边请!”

        “博士先请。”

        高余跟在汤逢士身后,沿着曲折小径,七拐八拐就来到一座小楼前。

        汤逢士在前面领路,高余走在他身后,一走进小楼,就看到妙清妙人两兄弟,都在楼下的大堂里。

        汤逢士朝两人轻轻点头,妙清和妙人便走上前。

        “韦兄弟,瞒的我们好苦。”

        显然,他们也知道了高余的身份,以明教的礼数相见。

        高余也回以礼节,道:“两位兄弟,其实我第一次来这里时,就已经表明过身份。”

        高余第一次来青溪馆,曾烧了三炷大光明香。

        只不过当时,是方七佛主持大局,出于谨慎,没有和高余相认。

        汤逢士道:“非是我们不肯相认,实在是那个时候……江湖云诡波谲,还请韦兄弟见谅。”

        “那你们现在为何相认?”

        “这个嘛……”

        总不能说,是有人告密。

        汤逢士还希望黄爱这颗暗子能够隐藏的久一些,可以从高余这里获得更多的消息。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楼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人来了没有?端地是好大架子。”

        紧跟着,就听到脚步声从楼梯传来。

        嘎吱,嘎吱……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来人的份量不轻。

        高余抬头看,就见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人。

        此人身材不高,大约也就是五尺六寸上下,却生得极为肥胖,一身的肥肉,伴随着他走动,起伏宛如波浪一般。

        他走下楼,来到了高余面前站定。

        “你就是那韦高吗?”

        “正是,敢问阁下……”

        高余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却依旧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对方问道。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0/1159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