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末世行 > 第四五章 夜未央

第四五章 夜未央

        

第四五章  夜未央



        秦玉羽更是愠怒,仗剑翩然而起,“唰唰……”剑花犹如寒冬飘落的雪花,卷噬之间,将那些银白的沙子卷起,射向黑袍神秘人。

        霎时之间,旋转着的剑气凝聚而成的沙子,吞吐仿佛奔腾的波澜,狂卷而出。

        黑袍神秘人鼻息里“哼”了一声,倒也没有还手,而是一贯地以一缕青烟的独特身法,飘然避开,每一次躲避,哪怕是剑影笼罩之下,也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孔。

        或者说,秦玉羽耗上了十余剑招,每一招都被黑袍神秘人轻松地躲避开,连打过照面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秦玉羽不觉有些诧异,江湖上武功有这样修为的高手,凤毛麟角。

        黑袍神秘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在这一片荒郊野岭,秦玉羽脑袋“嗡”地一声,想到了“鬼”这个词,月光下,散落碎屑的破船,那一片碎屑,残留着那镰刀状的徽记。

        刺眼的徽记,噩梦的徽记。

        秦玉羽再度举剑刺向黑袍神秘人,谁知,黑袍神秘人抬起手,喝阻道:“住手,你要再敢咄咄逼人,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从黑袍神秘人身上焕发一缕黑色的烟气弥漫在空气中,借着皎洁的月光,稍许看见了一点点他的面孔,洁白得晶莹剔透般的面庞,毫无血色,但也只是看到面孔的一角。

        秦玉羽急忙收剑,白玉剑剑尖指着黑袍神秘人,“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黑袍神秘人幽幽地道:“你说我是人,我便是人,你说我是鬼,我便是鬼。”

        “你……”

        “你只要记住这个徽记!”说话间,黑袍神秘人单掌伸出,凝聚一道气流,霍然挥出,强大的掌力震在了那一块镌刻有镰刀状徽记的碎屑上。

        “哧哧……”地面冒起一股焦灼的烟气,随后,地面上赫然将那镰刀状的徽记清晰地展现在了秦玉羽的面前。

        秦玉羽微蹙眉宇,能够一掌将这沙滩击打出焦灼之气,放眼江湖,寥寥无几,恐怕这位黑袍神秘人的内力之深,亦是江湖无人能及。

        “记住徽记,待你灵魂觉醒之时,不用我告诉你,你是谁,你自然之道自己是谁。哈哈哈……”黑袍神秘人说着,发出凄冷的笑声,空气中一抹黑烟似的,消逝在了秦玉羽的面前。

        “喂喂……我还有话要问呢,你……”秦玉羽知道,黑袍神秘人像是完成了使命一样,这一走必定是留也留不住。

        她微微摇了摇头,对黑袍神秘人的话语倒也不在意。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多想也是无益的。因为她的记忆里,只是灭尘师太将她带到了山里,这些年一直在山里修炼武功,参禅悟道。

        因为江湖上掀起了高手不断被杀死的凶杀案,武林大小门派纷纷齐聚凤凰镇,商讨对策。

        于是,她才和师父以及峨眉派同门师姐妹下山,来到江南一带。

        捡拾了一些碎裂的破船木屑木块,将其抱到凌云志躺着的旁边,然后生起了一堆火,她将凌云志搀扶端坐起来,让他能够烤火取暖。

        她自己也盘膝而坐在一旁,借着这火光,倒也能够抵挡海边的寒冷。

        不一会儿,一阵疲惫袭来,秦玉羽打起盹,这些天一直奔波,从下山以来,赶往侠客岛取御龙剑,确实有些疲惫了。

        沉重地眼皮缓缓地合上,不知不觉,她沉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喷嚏将秦玉羽惊醒,她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旁边的凌云志,他已经倒在沙滩上,身子在打哆嗦。

        秦玉羽脸上露出了愕然神色,尽管有一堆木柴生火取暖,但是凌云志身受重伤,身体显得虚弱许多。

        她看着凌云志不断地颤抖,嘴里哆嗦着,冷得起了鸡皮疙瘩。

        “云志!”她挪动身子靠近凌云志,将他再次扶着端坐起来,可是,手刚摸到凌云志的手,惊吓得花容失色,“怎么这么烫?完了,重伤还染了风寒……”

        “云志、云志……”秦玉羽呼喊了几声,凌云志似乎意识模糊,断断续续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冷……冷……”

        “好冷……冷……”凌云志断断续续呓语般说着。

        秦玉羽自言自语道:“你染了风寒,全身发烫,还喊冷。这荒山野岭的,又是夜晚,该如何是好。”

        她犹豫了一会,将凌云志身子坐着,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

        “冷……冷……”

        凌云志依旧哆嗦着呓语地喊冷,秦玉羽抬起了手,伸手想要将凌云志搂在怀里,她知道,以自己的体温倒是能够给他多一些温暖。

        可是,她是一个黄花闺女,尽管与凌云志互生爱慕之意,毕竟还没有到那种肌肤相亲的程度,难免她流露出一些姑娘家的矜持。

        看着凌云志,她一阵心痛,脑海中凌乱不堪,手终于将凌云志拥入了自己的怀里,那种男性的火热,让她芳心小鹿乱蹿。

        她心中暗暗地道:“凌云志,若是今生今世你辜负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想着,她将凌云志紧紧地搂在怀中,对着他哈出暖气,将披巾盖在他的背上,就这样,两人紧紧地相拥在这一堆干柴烈火旁。

        凌云志自是没有了知觉,染上风寒,发起高烧,已经是陷入了意识模糊状态。

        秦玉羽搂着像个小孩子的凌云志,相拥而眠。

        这一夜,她思绪杂乱不堪,不时想到见到师父后,该如何向师父禀明自己尘心未了?

        她又想起了刚才出现的黑袍神秘人,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不是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自己?沉睡的灵魂,镰刀状的徽记,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关联?

        最后,又想到怀里的凌云志,他到底又是谁?他会像山盟海誓那般对自己不离不弃吗?

        师父灭尘师太曾经说过,天下男儿皆薄幸,他会是薄情寡义之徒么?

        她倒是一点也没有想到,身处的大海之外,会不会从那原始丛林里有野兽出没,将她二人变成了腹中餐。

        她几乎一夜未合眼,直到天幕开始泛起鱼肚白,她才沉沉地睡去,或许因为太倦怠了,所以,才勉强地睡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42/1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