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复仇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复仇

        “怎么回事?”韩立眉梢一挑,问道。

        “先前他们不让我跟着一起去,我不放心,就让念羽跟着去了,它如今已经是大乘级别的大妖了,原本以为就万无一失了,现在看来……哥哥他们多半是出事了……”梦浅浅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喃喃说道。

        韩立双目之中光芒一闪,看向青色大鸟,以神念与之交流了片刻,说道:

        “云归他们被围困在了孟迟国皇宫的一处禁地中,念羽是逃出来给你报信的。”

        “厉大人,请准许浅浅立即前去营救哥哥。”梦浅浅闻言,神色稍缓后,立即说道。

        “为何不请求我帮你救人?”韩立心中略有诧异,开口问道。

        “浅浅虽然愚钝,也知道大人之所以要离开北寒仙域,多半便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巨大变故。大人能够专程来见我们,浅浅已经万分感激,绝不敢耽误大人行程。”梦浅浅忙说道。

        “念羽大乘期修为都被打成重伤,可见对方修为比你高出太多,你去了又怎么救得了他们?况且孟迟国距离此处不算太近,他们支不支撑得到你赶到?”韩立闻言,心中暗暗点头,问道。

        “这……”梦浅浅顿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走吧,花不了多长时间。”韩立淡淡说道。

        “大叔,这只受伤大鸟,就交给我来照料好了。”不等梦浅浅答话,金童已经走到近前,拍着胸脯笑道,咧嘴一笑时,其嘴角还沾着一点点红油。

        青色大鸟念羽看见金童,顿时觉得浑身羽毛都倒竖了起来,连忙挣扎着想要自行起身,结果却因为伤势太重,几次跌倒下来。

        “金童,你会不会?”韩立看了金童一眼,说道。

        “当然,这些天我一直在有研究手镯里的各种典籍!”金童闻言,小脸顿时鼓了起来,气呼呼的嚷嚷道。

        “看不出来你还会看书,以为你只知道吃。”韩立眉头微挑,摇了摇头道。

        “大叔,不要小看我,我发现这些典籍里面说的东西我隐隐约约都知道一些,这个大概就是天赋吧。”金童闻言,小脸顿时一变,忙叫道。

        “那我看你怎么照顾念羽?”韩立问道。

        “这个也太简单了。”金童有些傲娇道,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多了一粒丹药,手轻轻一挥进了大鸟的嘴中。

        念羽一口吞下,望向金童的目光仍满是警惕之意。

        金童有些不屑的撇撇嘴:“这么娇气,没用,哪里像我的小白。小白你人呢,怎么又在偷懒!”

        她说着,目光一转,望向了韩立腰间那悬挂着的一枚白玉貔貅吊坠。

        “又来烦我……”吊坠上顿时一阵光芒乱颤,传来一声老大不情愿的声音。

        “不识好人心,刚刚叫你一起吃好东西,还搭架子!”金童小眉毛一竖,说道。

        “凡人吃的东西,小爷我没兴趣。”白玉貔貅嗡嗡的说道。

        “那你可别后悔!”金童气鼓鼓的说道。

        回应她的却是晃了几晃的吊坠。

        被金童这么一插话,气氛顿时就轻松了起来。

        韩立翻手另外取出了几枚各色丹药,吩咐梦浅浅喂念羽吃了下去。

        “位置我已经知道了,你就先留在这里养伤。”韩立对青色大鸟说了一句,转手一挥,一辆碧玉飞车就悬浮在了半空中。

        而后,他袖袍左右一卷,带着梦浅浅和金童落身在飞车之上,朝着夜幕高空疾射而去,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幕中。

        ……

        古云大陆南部,孟迟国。

        国都皓云城,连日以来城门紧闭,城中百姓被禁足在家中,不得随意出门。

        此时正值后半夜,城中街道上静悄悄的,两边房舍之中连灯火都没有点亮多少,若不是一些街角巷弄之中,偶尔能看到一些全副武装的甲士,这京畿城池甚至会被当做一座鬼城。

        与外城的一片死寂不同,位于皓云城南的皇宫却是灯火通明,到处都有明火执仗的禁军来回巡逻,养心殿后方开阔的御花园,更是给层层叠叠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围守之人数以百计,身上隐隐散发着气息波动,赫然全都是修士。

        其中为首之人,是一名身着紫色锦袍的白须老者,身材修长,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乃是一名炼虚中期修士。

        此人正是如今暗中掌管孟迟国的修仙世家,徐家的老祖徐寿。

        此刻,他一双白色长眉紧蹙着,脸色显得很不好看。

        就在半月之前,孟迟国原来的孙世皇族后人,竟然伙同云家之人突然杀了回来,一些前朝旧臣竟然与之里应外合,给他们来了个措手不及。

        等自己紧急闭关出来,他徐家修士已经死伤过半不说,他们扶持的傀儡皇帝,那个整日里酒池肉林,醉生梦死的废物高氏竟是连日受惊,犯了心病,直接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他以迅雷手段稳住了家族局势之后,就亲自来与孙氏后人交战。

        结果不成想,其与云家一个后辈联手,两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机缘,修炼的功法等级高出自己不说,身上法宝更是层出不穷,自己虽然境界稳稳压胜,却奈何两人不得。

        更加令他惊骇的是,那两人竟然还带着一头大乘期的鸟兽,一出手就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若不是自己的那位靠山及时赶到,他此刻早已经没了性命。

        “老祖,这些叛逆躲在这处枯井之中已有两日,我们以恩主授下的阵法将其中灵气抽取,最多再有两个时辰,就能够破除此处的禁制了。”一名面生黑痣的中年男子,冲老者施了一礼,恭敬说道。

        “云家在孟迟国经营多年,这处禁制也不知耗费了他们多少资源才修建而成,切不可大意,以防他们还有什么隐藏后手。此番务必要做到斩草除根,决不能让再他们逃出一人。”徐寿面色微沉,缓缓吩咐道。

        “恩主若不是执意去追那头妖兽,要破这禁制还不是举手投足间就可完成之事……”中年男子闻言,随意说道。

        徐寿听罢,正要训斥他妄议恩主,神色就骤然一变,举头朝夜空中望去。

        只见一道黄色流光划过夜幕,降落在了枯井边缘。

        “叩见恩主……”徐寿看清来人,立即躬身下拜道。

        其余众人更是直接跪拜在地,连头也不敢抬。

        枯井边缘,一名身着黄色长袍容貌普通的青年男子,瞥了一眼跪在徐寿脚边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厉色,随手一挥,就将其首级摘取了下来。

        漫天血花顿时迸射开来,撒了徐寿一身,他却只是身躯紧绷,身子竟是连动也不敢动。

        青年男子面无表情,将那中年男子的元婴摄入手中,轻轻揉搓之下,就将其化为了齑粉。

        先前他前去追那头青色怪鸟,发现此兽不过大乘级别修为,遁速竟然比大乘后期修士还快,自己拼尽全力都没能将之留下,心情正是大坏。

        这中年男子口不择言,才被他随手杀了,用来发泄而已。

        “如何了?”青年男子随意问道。

        “禀恩主,再有两个时辰应该就可破之。”徐寿连忙答道。

        “不等了,收拾了这个烂摊子,我还要赶回宗门去。从今往后,你们徐家送往石矶殿的供养要再翻上一番。”青年男子淡然说道。

        徐寿闻言,心中不由一沉。

        原本他们徐家夺下孟迟国,为的就是这国境中的一条华阳砂矿脉,本来就要将大半收获供奉给这位出自石矶殿的青年男子。

        现如今,对方更是开口要增加一倍,他们哪里还有利润可取?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见他不答话,青年男子眉头一挑,问道。

        “没有,没有……谨遵恩主法旨。”徐寿身躯一颤,连忙答道。

        青年男子闻言,不再理会他,单手一挥间,五根手指之上就分别浮现出一道黄色符纸。

        其口中吟诵一声后,五道符纸便“哗”的一下燃烧开来。

        只见他随手一挥,五道颜色各异的火光便飞射而出,朝着井口处落了下去。

        井口处土黄光芒随即一亮,一圈布置在四周的土黄法阵随之发动,与五道火光相互配合着,朝着井口处冲击而去。

        “轰”的一声响!

        井口内一层颜色暗淡的金色光幕浮现而出,猛地一闪之下,竟是直接崩碎了开来。

        紧接着,七八道各色华光从井口处骤然急冲而出,如一道道烟花般飞射入了高空,分散着朝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然而,还不等他们分散开来,一柄巨大的五彩罗伞就当空笼罩了下来,滴溜溜旋转之下,一股无形吸力席卷而开,顿时将那些华光全都压回了地面,光芒敛去,却是一名名修士,散落在了枯井四周。

        早已准备在外的徐家修士立即包围了上来,一个个手持兵刃,面带狞笑地望向这些人。

        靠近井边处,站在一名身着青袍,腰间悬着月牙状玉佩,看似有些憨厚的青年,他手边还搀扶着一个年纪相仿,身材魁梧好似铁塔的男子。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梦云归和孙不正。

        而散落在四周的其他人,则正是梦雄等人,同样全都身负重伤。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61228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