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阵图之争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阵图之争

  “疾”

  韩立神色一凝,双手飞快掐动法诀,一声轻喝出口。

  随着他并指朝前一挥,那无数剑气剑光立即狂涌而出,铺天盖地的将那数千柄石剑淹没了进去。

  “铮铮铮……”

  在一阵密集铮鸣声中,青竹蜂云剑射出的剑光剑影飞快湮灭,竟是需要数十剑才能抵消掉一柄石剑,而且还只是剑光所化的石剑。

  不过好在青竹蜂云剑的剑光更加密集,数量更是远超石剑,暂时尚能与之相持不下。

  韩立神色肃然,手中法决不停,控制着青竹蜂云剑不断向前逼压,化作一张剑光大网,硬生生将石剑逼得不断后退。

  在剑光的不断消磨之下,青竹蜂云剑所散发出来的剑光已经十不存九,而石剑分出来的剑光也已经消耗殆尽,仅存不足三十柄。

  双方的碰撞依旧激烈,激荡起来的阵阵剑光映射当空,发出阵阵震耳轰鸣。

  韩立牙关紧咬,额头渐渐有豆大的汗珠沁出。

  他蓦然间一声低喝,体内仙灵力如潮水般狂涌而出,剩余的青竹蜂云剑也在此刻爆发开来。

  所有飞剑表面金光缭绕,无数金色电光翻滚,瞬间将残余的石剑击毁大半,仅剩下原本的八柄石剑,还依旧悬于当空,剑指韩立。

  与此同时,青竹蜂云剑自己的剑光也消散殆尽,仅存下八十余柄。

  韩立心中稍安,大步向前一迈,就要登上祭坛。

  可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只见祭坛边缘镶嵌的黄色鹅卵石,忽然光芒骤亮,猛然一闪。

  半空中那八柄石剑猛然一震,像是重新获得了一股强大力量,剑身之上爆发出明黄光芒,猛地爆射而出,竟是直接将残余的青竹蜂云剑剑光尽数撕碎。

  三十六柄飞剑真身遭受重击,仍是爆发出一阵璀璨电光,将其中七柄石剑拦了下来,却终究有一柄漏网之鱼,疾射到了韩立身前,距离其胸口要害不足丈许。

  千钧一发之际,韩立猛然逆转体内真言宝轮,身形瞬间一侧,那柄石剑就擦着他的肋下斜飞了出去,将他的腰间法袍撕裂了开来。

  韩立心有余悸,忙抬手一招飞剑,朝后退开一步。

  这时,便听到“啪”的一声异响,那祭坛边缘上镶嵌的鹅卵石,竟同时光芒黯淡下来,而后发出一声爆鸣,纷纷碎裂开来。

  悬于高空中的剩余七柄飞剑,则也像是瞬间失去了灵性,纷纷叮叮当当的坠落在地。

  韩立见状,知道是那石头当中蕴含的法则之力,经过太多岁月已经消耗殆尽,心神这才真正稍稍放松些许,抬步就要上祭坛去。

  然而,他才刚走出一步,神色就陡然一变,忙朝自己腰间看去。

  只见那里法袍破碎之处,赫然有血迹渗出,只是伤口不深,像是擦破了些皮肤而已。

  可当韩立拨开衣衫,朝着伤口上看去时,才惊讶发现,那伤口处竟然一片灰白,用手抚摸上去,竟如岩石一般冰冷坚硬。

  他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多半是那飞剑擦伤之时,剑上所蕴含的土属性法则之力作祟,才令他的伤口石化。

  好在伤口不深,也没有被剑身贯穿,所以石化的区域只有不到寸许。

  思量间,韩立并指做刀,将那块皮肉从身上切割下来后,重新形成的伤口便开始自行愈合起来。

  处理好之后,他袖袍一抖的将所有青竹蜂云剑收起,正欲走上祭坛时,忽然听到不远处有阵阵轰鸣声响起,似乎有人也找到了阵枢的位置,正朝这里赶来。

  他不再迟疑,一步登上祭坛,双手之上青光包绕,一把握住那八角玉盘,猛然一扯,就将其拉出了祭坛之外。

  韩立手捧玉盘,神念一动,便开始探查起来。

  片刻之后,他双目赫然一睁,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神色,其手中的八角玉盘不是它物,而正是那相传被太岁仙尊带出通天剑派的通天剑阵阵图。

  这剑阵阵图之复杂,构造之精巧,远超其想象。

  他也只是粗略看过一阵后,便知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宝物,忙小心收了起来。

  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从高空传来。

  韩立下意识仰头望去,就见悬立高空中的那座天门正在缓缓闭合,其四周黄云涌动,虚空变得越来越模糊。

  方才还不断坠落的黄色巨剑,已经全部消失,整个大阵已经彻底消解开来。

  一直令人倍感压抑的那股力量也在慢慢消失,只是周围聚拢的混沌雾气暂时没有消退,但当中蕴含的那丝丝缕缕土属性法则之力,已经察觉不到了。

  韩立从祭坛上缓缓退了下来,手掌一翻,取出了一枚丹药。

  他正欲服下时,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呵呵,韩道友,破阵辛苦了……”

  韩立扭头望去,就见雷玉策正面带笑意,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只是走到近前,他看见地面上散落着的八柄石剑,便抬手一挥衣袖,神色自若地将之一一收了起来。

  “若非诸位入阵相助,韩某又岂能建功?”韩立神色如常的笑道。

  “韩道友不必过谦,这破阵首功非你莫属。”雷玉策继续说道。

  “雷道友莫要再恭维了,韩某就是脸皮再厚,也有些吃不消了。”韩立摆了摆手,说道。

  雷玉策闻言,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思量再三后,还是开口说道:

  “韩道友,在下有一事相求,还请道友相允。”

  “雷道友有什么事,但讲无妨。”韩立虽心中已有猜测,仍是故作不知,说道。

  “道友破阵之时,应该有见到一副剑阵阵图,那是我们通天剑派失传已久的镇宗之宝,还望道友能够物归原主。当然,我们通天剑派也会拿出最大的诚意,补偿道友的。”雷玉策拱手施了一礼,开口说道。

  韩立闻言,眉头紧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讶异之色,问道:

  “我自入剑阵后一直被困,至此才堪堪脱身,可并没有看到什么阵图之物。”

  “韩道友,这座剑阵虽然品阶极高,但于道友而言,不过是一座威力巨大的剑阵而已,但其对于我们宗门而言,却有十分特殊的意义。道友若能慷慨归还,我愿以一件五品仙器作为谢礼,同时还愿请道友担任我们通天剑派不记名的供奉,享受内门长老待遇。”雷玉策闻言,似乎对此早有所料,神色不变,继续说道。

  如此谢礼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是一笔天大的财富了,尤其是担任通天剑派供奉一事,雷玉策的确给出了最大诚意,能够不在祖师堂记名,便不用对宗门事务负责,也不会暴露韩立的行踪,同时还能得到源源不断地长老供奉。

  然而这些对于韩立来说,实在都有如鸡肋,此事之后,他根本不可能继续留在金源仙域,甚至他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将要去往何方。

  最重要的是,这通天剑阵实在太合他的胃口,若是能以他的青竹蜂云剑施展的话,对他来说定然是一大助力。

  “雷道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实在不知道道友说的阵图是何物,就是垂涎道友所说的诸般好处,也实在没法子腆着脸哄骗道友。”韩立一脸遗憾神色,说道。

  “韩道友,你在这祭坛上当真没有见过阵图?”雷玉策闻言,眉头不经意地挑动了一下,蹙眉问道。

  同时其心中也有疑惑起来,难道真的不在这里?

  “没有。这祭坛上只有八柄石剑,我都还没来得及查看,就都被你收去了。”韩立苦笑一声,说道。

  雷玉策闻言,神色微微一凝,双目紧盯着韩立,似乎想要从其身上看出什么异样。

  然而韩立却是镇定自若,没有丝毫破绽。

  “雷道友,要是没有别的事,咱们还是先看看这岁月殿还有没有什么禁制,如何?”韩立话锋一转,说道。

  雷玉策眉头紧皱,颔首沉吟良久之后,忽然双手一掐法诀,口中响起一阵吟诵之声。

  随着这声音响起,他腰间的一块白色玉牌忽然一亮,上面浮现出一道复杂符纹。

  韩立已经转过了身去,忽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阵古怪波动,随即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手上戴着的储物戒上,正一闪一闪的亮着华光。

  那块八角玉盘,此刻就藏在这枚储物戒中。

  “韩道友,你当真不愿归还?”雷玉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秘境夺宝,各凭本事。先前不与你争那些石剑,已经算是表露善意了,雷道友何苦咄咄逼人?你若是实在不肯善了,大可以试试强夺,韩某倒不介意将那些石剑再拿回来。”韩立头也没回,只是侧过身子,冷冷说道。

  一语说罢,他便穿过广场,自顾自的登上了那座巍峨大殿前的石阶,一步一步朝上走去。

  雷玉策立在原地,神情凝重,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神色。

  这时,广场上的黄云异相,已经开始逐渐消散,其余众人的身影也从中浮现而出,开始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雷玉策瞥了一眼奇摩子带领的一众妖魔,轻叹了一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怒意。

  毕竟觊觎那副剑阵阵图本就出自私心,对他来说,如今这大殿之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5076946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