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九十八章 收徒

第八百九十八章 收徒

  韩立与骨千寻随矮胖青年一路来到了焰炀塔最顶层,在一间房门外停了下来。

  “大人,两位客人已经带到……”矮胖青年束手而立,恭敬喊道。

  “来了就请他们进来,在门口磨蹭什么!”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语气有些急躁。

  韩立与骨千寻对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

  矮胖青年不敢怠慢,连忙抬手在门外某处摸索了几下。

  只听一阵摩擦声音响起,房间石门缓缓退向两边,露出一个宽大门洞,一股肉香就从里面飘了出来。

  韩立鼻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与骨千寻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而那扇石门也随之缓缓合上。

  一进房间之内,那股肉香就变得越发浓郁起来,韩立目光一扫,就看到房间内临窗的位置处,摆着一张模样古怪的宽大石桌。

  石桌中央掏空了一个大洞,上面架着一口大锅,下面似乎有炭火燃烧加热,锅里面奶白色的浓郁汤汁煮得正开,“咕嘟嘟”地翻滚着硕大的气泡。

  锅里面煮着不知是何种异兽的粗大兽骨和筋肉,香气四溢。

  石桌后面,一名身材低矮,身体却颇为粗壮的黑衣老者,正卷着袖子打着赤膊,一只手里捞着一块手臂粗细的兽骨,满嘴油渍地啃食着骨头上的筋肉,另一只手则握着那块白色骨牌,轻轻搓动着。

  老者容貌与人族无异,不知是不是离着炭火太近,热得满脸通红,前半颗脑袋已经秃了,颌下的胡子却十分浓密,分成三绺编成了一根粗大的辫子,上面同样沾满了油脂。

  尽管已经知道了“夫人”不过是一种对炼器大师的特称,可在看到六花夫人这幅尊容的时候,韩立还是难以控制地觉得有些违和。

  “这骨牌是你们谁……”六花夫人一边转过头朝这边看来,一边问道。

  可当他看到骨千寻的样子时,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太像了……你和这骨牌主人是什么关系?”

  六花夫人手中的兽骨“啪”的一下,掉落在了石桌上,从桌边缓缓站了起来,来到骨千寻身边,仰头仔细打量着她的脸颊。

  “骨牌的主人,正是家母。”骨千寻被她看得有些不适应,微微撇过头说道。

  “你是红玉的女儿……你叫什么?”六花夫人眉头一皱,问道。

  “晚辈骨千寻。”骨千寻答道。

  “骨千寻……你姓骨?你父亲是何人?”六花夫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神色,问道。

  “晚辈……晚辈不知道。晚辈从未见过父亲,娘亲也从未提及过,她只说晚辈的父亲是这块骨牌的原主人,我的姓氏……就是得自这块骨牌。”骨千寻缓缓说道。

  说罢,她目光稍移,落在了六花夫人脸上,有些好奇地打量起来,关于母亲与六花夫人的关系,她已经隐约有些猜测了。

  韩立站在一旁,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心中微微一定,倒是有些埋怨起骨千寻来,既然有这层关系在,为何不早些告诉他,让他白白担心了这许久?

  “你娘亲……她还好吗?”六花夫人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有些激动的说道。

  “娘亲她……她已经过世了……”骨千寻眼中闪过一抹悲伤神色,开口说道。

  “什么?红玉她……怎么会?”六花夫人神色骤变,双目圆睁,急忙问道。

  “娘亲身上的真灵血脉遭到他人觊觎,多年之前就已经……”骨千寻的话没能说完。

  六花夫人听了一半,就双手负在身后,脸色铁青地在原地转着圈来回走了起来,拳头攥得咯咯作响,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不断外放,似乎正在强自压下自己心头的怒意。

  末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悔之色,停了下来。

  “此事稍后你仔细与我说说,先过来坐。”六花夫人缓缓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韩立两人也跟着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这小子是谁?你的道侣吗?”六花夫人之前注意力一直在骨千寻身上,这时候才注意到韩立,眉头不禁一皱,问道。

  韩立见其完全是一副打量女婿的狐疑目光,眼里还带着些嫌弃神色,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前辈误会了,在下厉飞雨,是骨道友的……朋友。”

  “说吧,你们是来求购兵器的,还是来定制兵器的?话说在前头,若是定制兵器,只能跟老夫提对兵器的要求,莫要那什么狗屁设计图纸过来,老夫只认自己设计的兵器,别人的……都是臭狗屎。”六花夫人看了韩立一眼,眉头一皱,显然是特别说给他听的。

  “前辈误会了,我们既不是来购买兵器的,也不是来定制兵器的。”骨千寻说道。

  “不是为了兵器,那是为了什么?”六花夫人微微皱眉,问道。

  “实不相瞒,晚辈此次前来,是想向前辈寻求解除黑劫虫的秘法。”韩立开口说道。

  六花夫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意味,问道:“你们是从青羊城来的?”

  “前辈为何这么说?”韩立心中一动,问道。

  “黑劫虫的驯养之法,我只传给了杜青阳,他只要不是个蠢货,就不会将之外传,而相信整个玄城范围内,其他人也根本无从得知,你们怕也只能来自青羊城了。”六花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前辈所言不错,我们的确是从青羊城而来,之前皆被杜青阳以黑劫虫所胁迫,如今来这里就是想要向前辈寻求解决之法。”韩立如此说道。

  “这么说来,杜青阳之所以身死,与你们多半也是有关系了?”六花夫人斜目侧视着韩立二人,问道。

  “这黑劫虫的驯养之法,是你传给杜青阳的?”骨千寻听闻此言,神色顿时一变,问道。

  六花夫人注意到,骨千寻对自己的称呼,不是“前辈”,而变成了“你”,不知为何,心中竟然隐隐有些不安。

  “不敢欺瞒前辈,之前杜青阳想要以秘法吸食我等精血,不得已之下才联合现任城主,将之推翻的。”韩立见状,插话道。

  “当年老夫因故欠下他一份不小的恩情,故而才传下他黑劫虫的驯养之法,至于他用在了何处,我是当真不知。”六花夫人叹了一口气,看向骨千寻,有些心虚的说道。

  “他用在了厉道友身上,用在了我身上……当年,也用在了娘亲身上。”骨千寻目光紧盯着六花夫人,一字一句咬牙说道。

  “你是说……你娘亲是被杜青阳所害?”六花夫人闻言,脸上神色变得凝重万分。

  “我虽不能确定,但当年娘亲能被杜青阳从玄止城中掳走,秦源这个城主只怕也脱不了干系。”骨千寻咬牙说道。

  “此事……我们稍后再说。你们身上应该已经配有黑劫石了吧?否则也无法安然度日到现在,不过即使有此物,也不是长久之计。”六花夫人神色微敛,若有所思的说道。

  “前辈的意思是……”韩立蹙眉问道。

  “黑劫石的确能够阻止黑劫虫的进一步发展,但其功效却是日渐减退的,等到彻底失效的一天,就是黑劫虫彻底反噬的时刻。届时来势只会更加凶猛,你们必死无疑。”六花夫人淡淡的说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前辈,还是恳请前辈一定替我们解除此虫。”韩立拱手说道。

  “要想老夫救你,须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情。”六花夫人思量片刻后,开口说道。

  “前辈请讲。”韩立说道。

  “拜老夫为师,成为我门下弟子。”六花夫人摇头晃脑的说道。

  “拜你为师?”韩立闻言一窒,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骨千寻的眼神也微微一变,显得十分意外。

  “怎么?你不愿意?”六花夫人眉眼一横,冷声问道。

  “非是不愿,实乃不解,还请前辈告知缘由。”韩立深吸了口气,说道。

  由于当年墨大夫留给韩立的印记实在太深,他对于师徒一事一直不怎么看重,但若是能够跟随六花夫人学习炼器之术的话,他倒是不介意。

  “没什么缘由,同为人族,老夫看你顺眼,这个理由够不够?”六花夫人冷哼一声道。

  “够是够了,能得前辈青睐,是晚辈的福分。但不知成为前辈门下弟子,可有何约束?”韩立询问道。

  “约束自然是有的,你须得留在老夫身边侍奉,至少万年之内不得离开。”六花夫人点了点头,说道。

  “万年之内不得离开?”韩立一听此言,连连皱眉。

  “万年岁月对于修行之人来说,不过是白驹一隙,怎么……你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多少人跪求我收他当记名弟子,我都懒得看他一眼,你小子不要不识好歹。”六花夫人神色倨傲道。

  “这一点晚辈自然明白,只是此番进入积鳞空境中,是要找一个十分重要的人,没有找到她之前,晚辈不能停留在这玄城之中,所以也只能拂了前辈好意了。”韩立摇了摇头,坦然说道。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85714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