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一十章 算什么本事?

第九百一十章 算什么本事?

  “说起来这位厉飞雨道友也很有胆识嘛,才第一次参加五城会武,竟然就敢当众挑衅止玄城第一玄斗士,也是很不错的一根苗子,值得晨阳城主好好栽培一二。”厄脍目光扫了一眼下方的玄斗台,不动声色的说道。

  秦源听罢,面上笑意不减,望向晨阳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神色。

  “厄城主说得是,青羊城不比其他三城,根基底蕴都还浅,需要好好栽培一些好苗子。”晨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话虽如此说,心里却清楚,风无尘是肯定不会给他之后栽培“厉飞雨”的机会了,这一切也就只能依靠他自己了。

  对于高台这边的状况,韩立等人并未注意,在观众买定赌注之后,“乾”字台和“坤”字台的战斗,都已经拉开了帷幕。

  由于乾字台那边,朱子元对战靳功一战实在没有什么悬念,赔率设定得极低,所以在那边赌斗台下注的人极少,大部分人反倒是押注在了韩立对战风无尘这一场上。

  韩立与风无尘,一个是籍籍无名的玄斗场新人,最多算是一匹闯入十六强的黑马,而一个是风头正盛的一城首席战力,两人差距显而易见,所以韩立的赔率要远远高于风无尘。

  赔率越高,赢面自然就越小,因此即使是在这边押注的人,也几乎有九成多,都押注在了风无尘身上。

  至于剩下的不足一成的人,大多数是观看过韩立之前两场战斗的人,他们押注在其身上倒也不是对其实力认可,更多的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冲着一个赌大赢大而去的。

  在看台观众的声声欢呼中,骨千寻等其余非参战玄斗士,全都撤到了“乾坤”两台临近的“巽”字台和“艮”字台。

  离开之前,骨千寻忽然传音给韩立,说道:“厉道友,如若可能,还请重创风无尘此人,若是能够将之击杀就更好,事后在下必有厚报。”

  “哈哈,骨道友还真是看得起厉某啊……只不过看风无尘的架势,也没打算要与我平和一战,既是如此,我自然也不会手软。”韩立笑着回道。

  对于骨千寻与止玄城的恩怨,他大致知道一些,所以并不觉得奇怪。

  “那就静候厉道友佳音了。”骨千寻说罢,便跳落在了远处的艮字台上。

  观众看台上,毒龙等人伤势虽然还未复原,但大体上都已经能够自己行动了,于是今日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前来围观韩立与风无尘这一战。

  其中伤势最重的当属最先和段通交手的屠刚,以及刚刚与风无尘交手过的易立崖了。

  两人俱是需要其他人搀扶,才能来到看台坐席。

  众人坐定之后,姚璃目光望向坤字台的韩立,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当初在青羊城玄斗场中与韩立初见之时,他是半点也看不出那个相貌平平的人族有什么可取之处,倒是骨千寻对其颇为看重。

  现在看来,的确是她自己眼拙,这位厉道友远比她想象的要强得多,也无怪骨千寻早早就提醒过她,即使不待见厉飞雨,也不要故意去结怨触怒他。

  “毒龙道友,你觉得厉道友有几分把握能胜?”姚璃向身旁的毒龙问道。

  毒龙听罢,神色有些尴尬地瞥了一眼身旁的易立崖,开口说道:“这个……还真不好说,之前在青羊城时,这位厉道友就隐藏了实力,所以我也看不出来……”

  “哼,隐藏实力又如何?就是骨千寻也未必是风无尘的对手,凭他也想有赢面?痴心妄想!”易立崖心情极差,冷哼道。

  “呵呵,自己打不过就说别人也不行……厉道友打不打得过我不知道,骨道友却一定能胜他。”姚璃听罢,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骨道友还是先胜了方蝉,再说其他吧。”易立崖不屑的说道。

  姚璃闻言,顿时一窒,只觉得心头窝火,却也无法发泄。

  当年骨千寻的确是败给了方蝉,如今想要赢他,只怕也是很难……

  “两位还是不要争执了,两场玄斗都要开始了。”毒龙轻咳了一声,提醒道。

  姚璃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再言语。

  “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侥幸……”易立崖却是低声喃喃自语道。

  与众人距离稍远一些的地方,蟹道人同样坐在人群之中。

  他听到了易立崖的言语,眉头微蹙,扭头过来瞥了他一眼,摇头轻笑不语。

  ……

  “乾坤”两座玄斗台遥遥相对,参战的四名玄斗士都已站定。

  随着两名裁判的登场,看台上观众的欢呼声,也逐渐收敛了下来。

  乾字台上,朱子元一身骨甲莹白如雪,手中握着一杆白骨长枪,上面光芒湛然,显然蕴含着强大的星辰之力,乃是一件十分强大的星器。

  与他遥遥相对站着的一人,身形高大,足有两丈,身上肌肉高鼓,上面长着一层青色绒毛,看起来就好似一头壮硕青猿,却正是与其同出玄城的靳功。

  靳功右手手臂之上套着一只白骨拳套,似乎是以某种兽皮缝制,上面镶嵌着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星骨,虽然达不到星器级别,但看起来威力似乎也并不俗。

  立在当中的裁判宣布过比赛规则后,便宣布玄斗开始,自行退出了玄斗台。

  “吼……”

  只听那靳功口中发出一声近乎野兽的咆哮,双拳紧握着猛一跺脚。

  “轰隆”一声巨响,大地为之一震,靳功浑身上下八十余处玄窍,随即接连“砰砰”亮起,其体表一股强横罡气直冲而出,扫荡向了四面八方。

  其右手所带的拳套上,也亮起一片星辰光芒,拳端处流光汇聚,熠熠生辉。

  “跟你说过不止一次了吧?气势外泄只会令拳套威力损失,除了好看些,没有半点用处。”朱子元冷冷地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地开口提醒道。

  靳功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口中深吸了一口气,周身外放出的罡气顿时收敛了许多,看起来就好像是后劲不足,突然没了气力一样。

  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一眼看出,他拳套上的那片星光,明显变得凝实内敛了许多。

  “这样还差不多,可惜还是不够……”朱子元见状,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说道。

  靳功听罢,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苦涩神色。

  他们两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玄斗场上交战,倒好像是平日里的切磋较量,朱子元则完全是一副指点靳功修行的模样,看起来竟是丝毫没有半点违和别扭之感。

  “好了,这样还差不多,来吧。”半晌后,朱子元终于说道。

  他这一句话说出,靳功才点了点头,脚踏罡步,直冲而出,朝着他打了过来。

  看台上的观众见状,顿时觉得有些无语,一时间嘘声四起。

  ……

  另一边,韩立与风无尘也正隔着老远,对峙着。

  风无尘一袭白衣胜雪,手中仍旧提着他的那柄柳叶窄剑,侧身而立,身上颇有几分出尘气质,惹得看台上观众一片叫好。

  韩立则身着一套简洁黑衣,双手微微笼在袖中,不丁不八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并无多少紧张神色。

  “尚未动手之前,我给你一次下跪求饶的机会,否则等会儿再想求饶,只怕你就连开口也难了。”风无尘面色冷清,淡淡开口说道。

  “要打便打,废话就无需多说了。”韩立轻笑着说道。

  “好,是你自己找死,可就怪不了别人了。”风无尘神色一冷,说道。

  话音刚落之际,其双腿上数十玄窍当先亮起,双腿同时朝前一跃,身形竟然在瞬间一个模糊地消失在了原地。

  周围看台之上,众人皆是一阵眼花,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韩立双目之中光芒熠熠,却是看得十分清楚,在其跃出的瞬间,他也动了。

  只见其双腿之上的玄窍也在瞬间亮起,羽化飞升功运转而起,脚下也是一个模糊,身形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他的身影才刚一消失,原先站立的地方就传来一声爆鸣,数百道柳叶般细长的雪白剑光,随即在那里搅动炸裂开来。

  风无尘的身影从那里一掠而过,并未做停留,急速朝着躲避开来的韩立追赶了上来,又是一剑又快又狠的刺出,无数星辰之力凝成的剑光泼洒而出,令人一阵炫目。

  一时间,玄斗台上两道模糊人影你追我躲,连闪不停,剑光爆鸣更是如炮仗一般响个不停。

  一开始瞧着热闹,次数多了就有些无趣了,看台上顿时嘘声四起,纷纷喝起倒彩来。

  风无尘身形一窒,停了下来,双目死死盯着随后也停在远处的韩立,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他原本以为自己长于速度,光是凭借这一优势,就足以压着韩立打,结果不成想对方速度竟也不慢,他即使再勉强提升速度,意义也都不大。

  “一味躲避算什么本事?”风无尘讥笑道。

  “一味地追不上,又算什么本事?”韩立不为所动,笑着说道。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84803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