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冲突爆发

第九百四十八章 冲突爆发

  “孙道友是我们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这钥匙自然是交由你来暂时保管。”晨阳略一拱手,笑着说道。

  “对于这血色钥匙,晨阳道友比我了解更多,本来是该由你来取得保管的。只是这钥匙之外明显还有一层禁制法阵,不晓得晨道友可识得?”孙图显得有些为难,问道。

  “法阵一事,一向都非晨某所擅长,所以还是劳烦孙道友了。”晨阳谦虚道。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当仁不让了……”孙图呵呵一笑,说道。

  说罢,他正要动身跃往青铜怪树顶端,异变陡生!

  “轰”的一声巨响,神殿两扇厚重大门骤然爆开,直接朝着众人飞撞了过来。

  韩立等人立即纷纷避让,躲向了两边。

  神殿大门撞击在了青铜怪树上,随即四分五裂地炸裂开来。

  “既然两位道友如此谦让,不妨由我代劳,取下这枚钥匙?”这时,一个熟悉的嗓音,从殿门口处传来过来。

  韩立蹙眉望去,就看到符坚,秦源几人站在殿门口处。

  其中符坚和秦源两人站在最前,一个鼻如鹰钩的阴枭男子与他们并肩而立,却正是那名玄城长老邵鹰。

  在三人身后,则还跟着一名浑身缠满白色绷带的高大男子,和一个身形矮胖的中年男子,前者韩立并不陌生,正是段通,后者虽不熟悉,却也知道是玄止城的一名长老。

  至于方才说话的,则正是秦源。

  “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的‘天星目’怎么没看到你们!”孙图面色一变,眉头紧皱道。

  “嘿嘿,在祭坛入口布下区区一个‘天星目’就以为可保万无一失,孙城主莫非也太小瞧我们了?”符坚嘿嘿笑道。

  孙图闻言,面色变得难看,默然下来。

  “秦道友,符道友,凡事总讲个先来后到,诸位若是早一步到此,倒也没什么关系,我们大可共同占有这把钥匙,可你们恰好等我们收拾完了傀儡才到,是否就有些不妥了?”晨阳扫了秦源等人一眼,眉头也是一皱,开口问道。

  “咳咳……晨道友啊晨道友,聪明人怎么就说了糊涂话呢?咳咳……什么叫共同占有?我们可没打算和你们共享这一把钥匙,所以这儿才到,不是刚刚好吗?”秦源一边掩嘴咳嗽,一边笑着说道。

  “我们青羊城与白岩城联手,还真就未必怕了你们,想要上手抢夺,大可以来试试看。”晨阳闻言,神色一冷说道。

  孙图目光一冷,上前一步,与晨阳并肩站定。

  “咳咳……人数倒是占优,就是不知道战力如何?”秦源冷笑一声,说道。

  “石空,你还不过来,是要背叛城主不是?”邵鹰目光如鹰隼,落在石穿空的身上,寒声问道。

  石穿空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讥讽笑意,身子却是纹丝不动。

  晨阳见状,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韩立这边,神色稍安。

  “孙道友,我们通余城与你们白岩城还算有些旧日交情,我符某在此奉劝你一句,晨阳此人狼子野心,所谋甚大。其与傀城早就暗通曲直,你选择跟他结盟,实在是自找死路。”符坚忽然开口,朗声说道。

  晨阳闻言,目光一闪,脸色微微变得有些不自然。

  反倒是孙图神色如常,也不知是早已知晓,还是全然不信。

  “厉道友,一会儿动起手来,我与孙城主能够拦下秦源和符坚两人,轩辕行拦下止玄城那长老,方蝉力压段通也不成问题,唯独是那邵鹰有些难缠,你可有把握阻上他一阻,让那位石道友去夺下钥匙?”这时,韩立脑海中忽然响起了晨阳的声音。

  “抱歉,晨道友,这次我们不打算掺和了。”韩立没有传音,而是直接开口说道。

  说罢,他便带着石穿空向后撤开几步,与双方都拉开了距离。

  突然生出这样的变故,莫说是晨阳猝不及防,就连秦源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看向韩立两人的视线里充满了疑惑和戒备。

  “厉道友,你……”晨阳猛地一窒,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韩立对于晨阳一直都抱有警惕,从未真心将其当做过盟友,既然心知其与傀城有所勾结,那便不得不对其真实目的起疑。

  这么一来,他自然不愿再与之联手,此刻坐山观虎斗,才是上上之选。

  “哈哈,厉道友果然是识得时务的俊杰之辈,只要你不插手此事,咳咳……我们止玄城与你往日的恩怨一笔勾销,之后还愿拿出一份报酬当做谢礼。”秦源面露喜色,笑着说道。

  “没必要说那么多了,动手!”邵鹰忽然喝道。

  符坚秦源等人立即发难,身上玄窍纷纷亮起,朝着青铜树冲了过来。

  晨阳本来还想规劝韩立几句,此刻却也不得不先迎向了一拳朝着他砸了过来的符坚。

  孙图神色一变再变,也只得叹息一声,与秦源厮杀在了一起。

  秦源手下那名长老,则是嘴角一咧,笑着杀向了看似实力最弱的轩辕行。

  段通眉头紧皱着,朝韩立这边看了一眼后,收回视线,一步跨出,飞跃到了方蝉头顶上方,猛地抬起那粗大无比的右臂,朝着他当头砸落下来。

  方蝉咧嘴一笑,脸上全无惧色,向后退开一步,也握拳冲天砸去。

  只见段通忽然抬手,一扯自己右臂上的绷带,白色的布条立即一松,从手臂上脱落,露出了一只通体漆黑,长着一排细小鳞角的巨大手臂。

  巨臂之上白光点点,竟是密布着近百处玄窍,拳端倾轧之下,虚空“噗噗”作响,竟好似被挤压得要寸寸撕裂开来一般。

  方蝉见此,非但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向前赶了一步,脸上露出一抹疯狂笑意,外翻的大嘴发出一声咆哮,同时向上轰出一拳。

  只见一道道肉眼难辨的音波自其口中狂涌而出,又被他一拳砸出的气劲冲击,加速冲向了段通,与其巨大无比的拳头,猛然砸在了一起。

  “轰隆……”

  ……

  神殿内轰鸣之声四起,两方人马一出手就打得天昏地暗。

  没有对手与之厮杀的邵鹰,并未急着动手抢夺钥匙,而是一直站在不远处,似乎在提防着韩立和石穿空,生怕二人是故意与晨阳演戏给他们看。

  不过等了许久,眼见韩立两人真的没有动手的意思,才犹豫片刻,将目光落在了青铜树顶的血色钥匙上。

  而后,其足尖一点,就朝着青铜树上跳跃而去。

  结果还没飞入高空,身侧就有一道白光飞袭而至,速度极快,差点就打中了他的太阳穴,却是一柄白色飞刀擦身而过,钉入了上方穹顶。

  邵鹰虽然堪堪躲避了过去,身子却朝下一坠,落在了青铜树最下方的一根桠杈上。

  他目光恨恨地望向晨阳,方才正是他以飞刀偷袭的自己。

  只是此刻夺取钥匙才是大事,邵鹰便也不急着与之较量,身形一纵,就欲登顶青铜树。

  然而,这一跃之下,他的双腿却好似浇筑在了青铜树上,仿佛与之融为了一体,根本拔不下来。

  “厉道友,我们一路以来合作,晨某可曾坑害过你?你为何要在此时不来相帮?”晨阳神色凝重,一边与符坚交手,一边传音给韩立。

  “非是我不愿相帮,实在是晨道友你与傀城交涉甚深,这当中内幕如何,厉某一概不知。为求自保,也不得不多加警惕啊……”韩立回道。

  “厉道友,此事一时半会儿我无法与你解释清楚,能否先出手夺下钥匙,之后我自会将一切与你和盘托出。”晨阳语气急切,传音道。

  “事情未弄清楚之前,敌友难分,还请晨道友见谅。”韩立仍是婉拒道。

  “厉兄,我知道你福泽深厚,此刻身上已经有了另一把钥匙,所以才有不争这把钥匙的底气,可你想过没有,若是被他们得知此事,我们几人覆灭之后,你与石道友又如何能够得以保全?”晨阳话锋忽然一转,传音道。

  韩立闻言,神色微微一变,有些惊讶于晨阳为何知晓此事?

  不过略一思量后,就明白过来,多半是之前两把钥匙起了共鸣时,自己胸口灼烧,虽然竭力掩饰,却还是被晨阳看到了蛛丝马迹吧。

  “晨道友这是在威胁厉某?”韩立面色一寒,问道。

  “厉兄,晨某这可绝不是威胁,你我如今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啊……”晨阳传音的语气越发急切起来。

  韩立犹豫再三后,抬头朝青铜树上望去,就见邵鹰双腿之上玄窍亮起,正在震荡着青铜树身,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身躯拔出来。

  “罢了……”韩立轻叹一声,身形毫无征兆地拔地而起。

  其双足之下砰然作响,脚踩星月靴,足踏虚空,三两下就来到了青铜树顶。

  秦源等人见状,神色一变,破口大骂。

  晨阳与孙图对视一眼,稍稍松了一口气,反而加紧攻向秦源两人,为韩立争取时间。

  结果韩立堪堪落在了青铜树顶,也立即被一股古怪力量吸附在了树身上。

  石穿空也紧随其后,飞掠了上来,为他暂时当起了防护守卫之责。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81362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