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突然出现

第九百四十九章 突然出现

  韩立没有理会来自青铜树上的吸力,仔细打量了一下树顶的白色光柱,心中念头转动。

  他发现其上的阵纹与之前那处神殿中看到的还有些差异,不过却也都属同根同源,破解起来并不太难。

  于是,他便从怀中取出星澜笔,在光柱四周描绘起符纹来。

  所谓熟能生巧,韩立虽然还达不到生巧的地步,但速度却比之前快上了许多,不多时就已经刻画完毕。

  伴随着一道白光荡漾而起,光柱消散开来,那把血色钥匙也自然落入了韩立手中。

  与此同时,青铜怪树上的那股吸附之力也随之消失。

  “你找死……”邵鹰以为自己上了韩立与晨阳的当,勃然大怒。

  其双腿猛地一蹬树枝,直接将青铜树杈踩断一截,身形暴起地冲向韩立。

  后者则带着石穿空先行一步,飞掠了下来。

  不等邵鹰再度追杀过来,韩立便一手握着钥匙,聚过头顶,高声喝道:

  “你们不要得寸进尺,再想强行争夺的话,大不了我一把捏碎了此物,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谁都别想落下半点好处。”

  此言一出,邵鹰果然投鼠忌器,不敢再妄动,站在树顶俯视着韩立,面沉如水。

  殿内其他厮杀之人,也都纷纷收手,退在了两边。

  “厉道友,既然你都已经选择了袖手旁观,又何必再牵扯进来?”符坚眉头紧蹙,目光不善道。

  韩立手握钥匙,负手而立,没有解释什么。

  “我们青羊城人如何做事,似乎还轮不到符城主指手画脚吧?”晨阳嘿嘿一声道。

  “咳咳……符道友,看来我们一开始就中了人家的苦肉计,误以为他们自相离间,殊不知那只是人家做戏给我们看罢了……”秦源轻咳一声,说道。

  “小子,胆敢戏耍我们,就怕我舍了这钥匙,当真与你们鱼死网破吗?”邵鹰阴狠道。

  “邵鹰,你在说什么混账话?”就在这时,神殿之外,又传来一声怒喝。

  紧接着,就有四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中为首的两人,一个是名貌不惊人的中年汉子,一个则是位身材低矮的粗壮老者,看起来都不引人注目,却在瞬间吸引了殿内所有人的目光。

  只因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城城主厄脍和六花夫人。

  而他们身后跟着的一对身穿骨甲模样俊俏的男女,则正是朱子元和朱子清兄妹。

  晨阳看到厄脍突然现身,神色不禁微微一变,身形都忍不住向后撤开半步,韩立看在眼里,心中疑惑更甚。

  “参见厄城主……”众人见状,纷纷上前施礼道。

  “城主,属下……”邵鹰走上前去,躬身下拜,正欲说话,厄脍却是面色一寒,猛然一袖挥出,直接将其打翻在地。

  后者爬起来后,连忙重新弯腰作揖,不敢再说一句话,秦源等人见状,也都纷纷神色大变,眼中皆是流露出畏惧之色。

  韩立见此,握着血色钥匙的手掌不禁攥紧了几分,目光隐晦地在厄脍脸上打量起来,心里权衡着是要交出钥匙,还是再次以毁掉钥匙相要挟。

  厄脍面色微凝,目光从韩立等人身上扫过时,眼中流露出些许赞许之色,而当看到站在韩立身后的石穿空时,也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并未有太多反应。

  可当其目光落在秦源等人身上时,他的脸色就顿时沉了下来,冷笑道:

  “秦城主,符城主,你们二位倒是好本事,秘宝尚未摸到一根毛,就先搞起窝里反来,怎么……你们就这么喜欢自相残杀?”

  “不敢。在下是想将钥匙保管在自己手里,之后好献给厄城主,只是一时争功心切,这才与孙道友和晨道友起了冲突……”秦源连忙解释道。

  “呵呵,秦道友这时候口条倒是利索得很,也不气喘了,也不咳嗽了?”孙图讥讽笑道。

  “夺取钥匙,各凭本事,若是与傀城相争,我非但不会多言,更会有所奖赏,可你们自相残杀,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厄脍面色稍缓,看起来怒气消了些,开口说道。

  “此事是我们一时贪功所致,之后定会补偿白岩和青羊两城,还望城主恕罪。”符坚紧跟秦源,抓住一个‘贪功心切’,也忙说道。

  “念你们也是为了我们玄城大计,今日就先不做处理,待日后返回,定要你们向孙道友和晨道友好好赔罪。既然如今钥匙为青羊城所得,那就姑且由这位厉道友保管,任何人都不得再生出抢夺之心。之后我们还需要通力合作,才能取得宝藏。”厄脍沉吟片刻,说道。

  一场利益之争,变成了争功所致,孙图等人虽心有不满,却也不再多言。

  “厄城主,既然您已经到了,这钥匙自然再无由我保管的道理,自然是要交由厄城主才对。”韩立上前一步,摊开手掌说道。

  “诸位或许不知,这血色钥匙共计五把,合归一处才能打开大墟深处的一处禁地,从而取得其中宝藏,只有一枚是没有太大用处的。这把钥匙既然是厉道友取得来的,那在到达藏宝处之前,就还交由厉道友保管吧。”厄脍瞥了一眼钥匙,并未去接,而是笑着说道。

  韩立闻言,倒也没有继续推脱,顺势就将钥匙收入了怀中。

  “咚”咚”咚”

  又是一阵急促心跳声传来,这把血色钥匙似乎与之前那把相互呼应,两者竟是同时如心脏一般跳动了起来。

  紧接着,就又有一股热流从这枚血色钥匙中流淌而出,涌入了韩立体内。

  伴随着这股跳动,一股热气从血色钥匙内渗入,涌入了他体内,韩立瞬间觉得体内不仅气血飞快涌动,就连星辰之力也被调动了起来。

  他身上那处将开未开的玄窍,终于在这一刹那间,贯通了。

  韩立惊喜之余,忙强自压下体内气血和星辰之力,不敢让自己的变化显露出来。

  可即使是这样,众人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朝他看了过来。

  “敢问厄城主,这大墟深处的宝藏,究竟是何物?”韩立神色自若,为了转移众人注意力,主动开口问道。

  “久远传闻中称,大墟深处藏着一具拥有无尽力量的骸骨,其是真正具有翻天覆地威能的一样至宝,但凡有人能够到达其中,见到那具骸骨,就都能得到极大的好处。”厄脍缓缓说道。

  能被厄脍称为具有极大好处的东西,自然远非寻常之物可比。

  众人闻言,神色皆是微微起了变化,眼中或多或少都起了些向往和贪婪的神色。

  韩立闻言却是心中一动,不禁联想到此前从石穿空口中提及的“积鳞圣骸”,不过按其所述,厄脍来此似还有别的目的,却不知究竟是什么。

  他悄然朝石穿空望了一眼,见其一脸漠然,目光一转,又朝晨阳扫了一眼。

  此刻晨阳神色隐隐有些变幻不定,眼中更是隐忧重重。

  “晨道友,你与我说个实话,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韩立传音冲石穿空问道。

  等了片刻,晨阳一直没有反应。

  “厄脍城主所言之事,到底是真是假?”韩立又传音问道。

  “厉道友,我的确有事瞒着你,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此时尚无法与你言明……”这时,晨阳才传音回道。

  “晨道友,先前你已经威胁过我一次,若是此刻还不能坦诚相见,那之后我们的合作,还是彻底取消吧。”韩立语气渐冷,传音道。

  “这……罢了,既然你一定要知道,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最早我实际上并非是青羊城之人,而是玄城之人。当年我与兄长晨烈,都是城主府下培养的谍子,未来都是要被派潜入其他城池的。为了胜任这一任务,我们都经历了严苛的训练。在最终考核的时候,我们都被派遣出去暗杀一人,成功之后,就可以得到大量修炼资源和高深玄修功法。可谁都没想到,我们刺杀的对象,正是彼此……”晨阳迟疑片刻后,传音说道。

  “互相残杀?”韩立听到这里,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不错。厄脍派来了邵鹰跟踪监视,我们别无选择……最终我活了下来……”晨阳顿了顿,有些艰难的说道。

  “你与他的恩怨纠葛与我无关,为了在这积鳞空境中生存下去,我可以与你合作,但若想现在挑战厄脍,无异于以卵击石,我不会陪你去送死。”韩立略一沉吟后,说道。

  “这是自然……况且我也没打算现在就向厄脍发难,现在所做之事,与厉道友你一样,不过是为了生存下去罢了……”晨阳重重叹息一声,颇有些无奈道。

  “那厄脍方才所说……”韩立心中一动,问道。

  “现在说是真是假其实没什么意义,毕竟之前从未有人真的找到过。不过传闻中,的确是如他所说一般,在那大墟深处藏着一具遗骸,其身上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哪怕只是得到其身上一小节指骨,将之炼化入体内,也能使得肉身修为,甚至是玄窍数量暴涨许多,实在是我辈玄修心目中的神物。”晨阳想了想,解释道。

  韩立闻言,正要再说些什么,厄脍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厉道友,这血色钥匙既然在你手中,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一同启程,赶往那藏宝处。若是被傀城之人抢了先,可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那藏宝处的钥匙只有五把,需要集齐方能打开,我们这里有了一把,即便傀城之人先到,也无法打开吧?”孙图眉头微皱,问道。

  “傀城不比我们玄城,他们精通傀儡之术,可未必没有别的法子。”一直沉默不语的六花夫人忽然说道。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81362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