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借你一用

第九百八十二章 借你一用

  厄脍话音刚落,身形骤然一闪,竟好似一道黑色闪电,“哧啦”一声,就凭空出现在了韩立身前,一掌探出,朝着他的脖颈处扼去。

  韩立似乎对此早有所料,在其伸手的瞬间,就将去势一止,躲过了他的袭击,骤然折返,速度竟是陡然提升了一倍,朝着血湖那边飞掠而去。

  电芒飞落,临近湖面之时,所有银光骤然一收,韩立的身影重新浮现而出,厄脍也紧随其后地追了下来。

  “小子,你会的花样可真是不少啊!”厄脍冷笑一声,再次杀了过来。

  韩立见此,竟不进反退的直接迎了上去。

  其默然运转起天煞镇狱功,体内真灵血脉也随之蠢蠢欲动,山岳巨猿与玄武血脉同时激发,一条手臂骤然涨大,上面钢针般的金毛浮现而出,手背上却浮现出一块块青光甲片。

  只见其一拳轰砸而出,巨拳之上星光熠熠,却被压抑在玄武龟甲之下,与厄脍砸出的一拳轰然对撞。

  “轰”一声巨大声响传来。

  韩立只觉手臂疼痛欲裂,身形只是向后退开了一步,并没有被打飞开去,反观厄脍竟也退了一步。

  在这天煞镇狱功的催动之下,真灵血脉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的威力,他自己也有些始料未及。

  厄脍面色一凝,眼中多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但接着,他一步跨出,身形骤然来到了韩立身前,幽黑的手臂之上,泛起一层晶光,抡起一拳朝着韩立砸了下来。

  其这一拳砸出之时,既无风雷之声,也无千钧之力,看起来轻飘飘的,速度却快到了极点。

  韩立有些猝不及防,只得运转起玄武血脉之力,横臂格挡在前。

  其臂上龟甲纹路尚未凝出,就被厄脍一拳打散,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其身形擦着血湖水面滑向了对岸,激起千重血浪,摔在了紫灵身旁。

  厄脍见此情形,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踏浪而行,很快就来到了血湖中央。

  他目光望向躺在血色晶石板上的圣骸,眼中流露出追忆怨恨和不甘的复杂神色,单手并指如刀,蓦地朝着其心脏位置插了下去。

  这时,血色晶石板上铭刻着的复杂纹路,忽然全都亮起,一层犹如实质般的血色光芒从中透了出来,硬生生托住了他的手掌,令其无法刺下。

  与此同时,血湖岸边也突然传来一声轰响,韩立的身影再次爆射而出,朝这边冲了过来。

  此刻,他已将天煞镇狱功催动到了极致,全身四百多处玄窍光芒纷纷亮起,体内几乎所有真灵之力也都运转而起。

  在其身后,山岳巨猿,银翅雷鹏,真龙,天凤,玄武……一个个真灵虚影凭空浮现,又一个接着一个没入他的体内,其身形虽然并未发生变化,身上气势却浑然一变。

  六花夫人看着这奇异一幕,面上神色未表露什么,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赞叹。

  骨千寻几人,也是纷纷一怔。

  厄脍也注意到了韩立此时的变化,手掌蓦地一收,竟是二话不说的放弃了圣骸,主动向后暴退千丈。

  但紧接着,他的身形就重新暴起,一直疾冲之后,朝着韩立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其似乎也激发了体内某种魔族血脉之力,身上一阵噼啪作响,额角处长出两截白色尖骨,脊背向上鼓起,节节脊骨突起,刺穿皮肤凸显了出来。

  随着外观发生转变,厄脍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得凶煞起来,从体表溢出的血雾变得浑浊不堪,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从中渗透了出来。

  其疾冲之时,身形微微佝偻,姿态与人有异,速度确是快到了极点。

  众人便只看到一道模糊残影,与韩立的身躯骤然撞击在了一起。

  “嗷”一声好似龙吟虎啸般的兽鸣之声响起!

  韩立的拳端之上,汇集了真灵血脉之力的星辰力量集中爆发,化作一片刺目白光,与铺天盖地的血腥气息撞了个满怀。

  “轰”的一声巨响!

  一片白色星辰与一轮血色骄阳,同时炸裂开来。

  只见漫天星光与滚滚血气相互激荡,相互消融,两股狂暴力量同时向上一升,将那股力量朝着上方的虚空中宣泄而去。

  “轰隆隆”

  高空之中,风云骤变,轰鸣不已,一道道炸裂而出的空间裂隙相互交错,久久无法消失。

  紧接着,血湖边缘,一声暴喝响起。

  与韩立相持不下的厄脍,双目骤然一凝,前冲的拳头猛然下压,一股更加强劲的力量再次爆发开来。

  本就已经支撑艰难地韩立,体内真灵血脉与天煞镇狱功的运转都已经到达巅峰,再无半点攀升可能,此刻终于一口鲜血喷出,拳势尽散。

  一股血色气息滴溜溜一凝之下,化作了一只巨大拳影,重重轰击在了韩立身上。

  “砰”

  韩立的身躯立即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在血湖之中划出一道血线,直接砸入了血湖之下。

  厄脍的身影一跃而起,从天降落而下,砸入了血湖中,双拳挥舞着,疯狂朝着血水之下,一拳一拳地砸落下去。

  血湖巨震不已,整个湖面开始快速回落,却始终不见韩立的身影。

  “厉兄……”石穿空脸色煞白,喃喃叫道。

  骨千寻收回目光,不忍再看,六花夫人也随之长叹一声。

  就连处在昏睡中的紫灵,也不自觉的秀眉紧蹙,显得分外痛苦。

  ……

  而此刻,深处血湖水底的韩立,只觉得身子被一座座雄山大岳不断重击,浑身骨骼都好似全部断裂了一样,就是想要挣扎躲避一下,都根本做不到。

  更加糟糕的是,他感到那一拳拳重击不止落在自己身上,就连识海也随之震荡不已,他的神识已经有些涣散,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他身上的真极之膜早已经被击碎,凭借最后一点力量凝聚出来的星辰之力,也在快速溃散流失。

  直至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与厄脍之间的差距,终究还是太远了。

  终结时刻,终将到来……

  “厉道友……”就在这时,一声轻唤,响在了他的脑海。

  那声音听着有些像蟹道人,却又有些陌生,韩立想要回应,却连似乎连神识都凝聚不起。

  “厉道友,我借本源灵力与你一用,莫要抗拒。”又是一声轻唤。

  紧接着,躺在血色晶石板上的那具圣骸,却双目陡然一睁,竟是转醒了过来。

  其双手飞快结了一个古怪手印,抬指在在自己心间一点,随即手腕一抬,一缕金黄色的光芒从中流泻而出,凝于其指尖,化作了一枚金色丹丸。

  只见他随手屈指一探,那粒金丸就化作一道金色弧光,骤然一闪,射入了血湖之中。

  “不好!”

  厄脍见状,忙挥手去拦,那金丸却好似被人牵引着,绕穿过了他的指缝,直接打入了韩立的眉心当中。

  “那是……”六花夫人眼见于此,惊讶万分。

  “是仙灵力,是仙灵力……”石穿空感应到其上气息,神色骤变,惊叫不已。

  骨千寻则是满眼疑惑,似乎对此物并不熟悉。

  就在此时,血湖深处,忽然血水翻涌,好似骄阳初升,一片灿烂金光从中喷涌而出。

  厄脍目光一变。

  他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变得无比缓慢起来,四周虚空之中,似乎有一根根无形的丝线,如同织网一般缠缚住了自己,令他的行动变得缓慢了起来。

  更令他震惊万分的是,他的思绪似乎也在变得迟缓无比,因为等他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迟了。

  一道巨大的镂空金轮,不知何时突然浮现在了他的身后,上面丝丝缕缕的时间法则之力如同水波流转一般,将其死死禁锢在了原地。

  厄脍的强大毋庸置疑,即便是被真言宝轮如此近距离的禁锢,其动作竟然都没有完全封死,当其发现身后有异时,竟还试图转身,将宝轮击碎。

  然而,韩立哪肯给他这样的机会?

  “嗤啦”一声电鸣。

  只见一道金色电光骤然闪过,一柄被压抑韩立体内良久的青竹蜂云剑,终于脱身而出,带着仿佛重生般的欢呼雀跃,朝着前方的厄脍直射而去。

  犹豫二者距离实在太近,几乎瞬间,青竹蜂云剑的剑尖,就刺入了厄脍的小腹。

  可厄脍体魄之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一柄青竹蜂云剑的威力也着实有限,只是堪堪刺入其丹田外壁,就再也无法寸进。

  这时,一声暴喝从水下响起,韩立掌心之中金光亮起,将自身仅存的最后一点仙灵力和肉身之力,全都拍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剑柄尾部。

  “嗤”的一声轻响。

  青竹蜂云剑终于刺穿了厄脍的整个小腹,直接钉入了他的丹田。

  “滋啦啦……”一道金色电芒骤然一闪,一声雷电轰鸣骤然炸响。

  厄脍口中发出一声绵长惨呼,丹田处已经爆裂开一团血洞,从中升起一缕焦黑烟气。

  紧接着,就见其眼中血光开始退散,恢复了本来颜色,身上的乌光也一点点消退,只是外突出来的骨骼则没有再收回去,其身子趟趟趟后退三步,仰天摔倒了下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77629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