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后会无期

第九百九十九章 后会无期


  韩立一直目送着石破空等人远去,神识也将附近仔细探查过一遍,确认没有异常之后,才转身回了大殿。

  大殿之内,水池中的玉床上,啼魂正侧身躺着,本就不高的身躯缩成了一团,眉心紧锁在一起,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韩立心神一动,立即投注神识,在其身上打量起来。

  片刻之后,他神色一缓,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刻的啼魂虽然仍旧陷入沉睡之中,可其身上的气息已经发生了不小的转变。

  特别是在她的丹田之中,那一缕摇曳不定的本源之力,就好似暗室内的一盏明灯,火光虽然仍显微弱,但却让人倍感温暖。

  “哗啦啦……”一阵水浪声响,从石床后响了起来。

  韩立移目望去,就见大祭司的身影,正从池水中缓缓站了起来,其浑身上下冒着缕缕灰白烟气,身上竟然有一股生肉烧焦般的味道。

  而当其看到他的面容时,神色更是不禁一变,忍不住问道:

  “你的脸……”

  大祭司闻言,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苦笑一声,说道:“动用轮回法则之力妄测天机,又哪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只见他的脖颈往上,连接脸颊的部分,爬满了一道道烧焦般的伤痕,里面充斥着的脓液好似岩浆一般,仍在不断涌动着,从中溢出一股腥臭而灼热的气息。

  “那你身上那些伤痕?”韩立眉头紧蹙,问道。

  “每一次窥探天机,便会有这如同天罚一般的伤痕出现,服用任何灵丹仙药皆是无用,初起还只是浓疮瘢痕,之后就会结痂成瘿瘤。久而久之,就弄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大祭司苦笑一声,嗓音沙哑说道。

  说罢,他掬起一捧池水,浇在脸上伤痕处,激起一阵白色烟雾。

  韩立听闻此言,便也明白过来,先前大祭司之所以不肯救治啼魂,除了大皇子的原因外,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吧。

  可以说,当这种天罚达到某种程度,即便修为再高,也未必能够逃过陨落之殇,而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眼前之人已十分接近这一临界值了。

  “此事是韩某欠了大祭司的,若有什么需要,只要是在下能够做到的,大祭司可以尽管开口。”韩立沉吟片刻后,说道。

  “当下是没有什么所求,只是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还是需要韩道友帮我一个忙。”大祭司走出水池,开口说道。

  “将来……不知是什么忙?”韩立眉头一皱,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大祭司摇了摇头,说道。

  韩立目光一凝,正想开口再问时,啼魂却突然闷哼了一声,一副像是要醒过来的样子。

  “啼魂……”韩立忙轻声唤道。

  然而,啼魂却也只是身躯再次一缩,并未真的转醒过来。

  “先前她体内的本源之力丧失太久,以至于神识之力消耗颇巨,之前若非你动用别的手段帮她固守住神魂,此刻她就已经神魂消散,只剩下一副躯壳了。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她只是尚需要些时间蓄养神魂,过些时日就会自行转醒过来。”大祭司见状,解释道。

  韩立听罢,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忽又想起一事,问道:“你此番出手帮我,事后三皇子那边你该怎么交代?”

  “有他们两人作为例证,我自然是受你胁迫,无可奈何之下才出手帮你的。韩道友若是还觉得不够保险,大可以再出手,将他们打得看起来更惨一些。”大祭司瞥了一眼仍旧昏死在殿门边的两人,笑着说道。

  “三皇子要是真这么好糊弄就好了……”韩立闻言一笑,继续说道。

  “那又如何?我身为圣族大祭司,他不会太过分的。况且方才他亲自驾临,似乎也没讨到什么好处,那他还有什么资格责难我?”大祭司嗓音沙哑道。

  “倒也是这个道理。”韩立点了点头道。

  而后,他将啼魂带回花枝洞天安置,一直守在其身旁。

  直至第二日天明,啼魂也没有转醒,不过身上气息有所回升,韩立道也就稍稍安心了几分,与大祭司告辞一声,就出了大殿,往魔宫方向而去。

  然而,他才刚离开这里没多久,就看到石破空已经带了十余人,等在了广场外。

  韩立一眼扫过,发现除了昨晚出现过的那位曲老之外,其身后光是太乙后期修士就有三人,而太乙中期和初期修士则还有七八人。

  “三皇子弄出如此大阵仗,莫非是要吓唬厉某不成?”韩立面色如常,笑道。

  “厉道友此言差矣,你来我们圣族之时,是作为族中贵宾而来的,现在要离开了,自然也要以礼相待。”石破空手摇折扇,笑着说道。

  “既是如此,那厉某就不客气了。”

  韩立洒然一笑,身形骤然一闪,越过众人,直接到了他们前方。

  石破空见状,目光微微一沉,“啪”的一收折扇,当先跟了上去,其余众人则与之稍稍拉开了些许距离,坠在后面不远处。

  “厉道友,我若说现在我有些后悔,当初没有选择与你交好,为时会不会太晚?”石破空追上韩立,与之并肩而行,问道。

  “不知三皇子说的当初,是我初到夜阳城时,还是将入积鳞空境时?”韩立笑着问道。

  “有什么区别吗?”石破空问道。

  “其实没什么区别,只要是在给我暴空界符之前,就都不算晚。可惜……三皇子你不会时光倒流之法,所以也就无需后悔。”韩立摇了摇头道。

  “那可就真是太可惜了……”石破空叹息一声,说道。

  韩立闻言,面露犹豫之色,难得动了心绪,叹道:“你们之间,何至于此?”

  石破空自然知道韩立话里,指的是他与石穿空,可惜这当中的一些隐秘,终究不足为外人道也,所以他也只是又长长叹息了一声,什么都没再说,脸上却多出了一丝落寞。

  韩立见此,也不再多言,只是自顾前行。

  众人一直御空而行到了魔宫南苑的一座广场,才飞落了下去。

  韩立目光一扫,就见前方不远处,伫立着一座形似尖塔,外观却看不出塔身层级的古怪尖锥状建筑。

  塔身之上遍布着一圈圈环形纹路,彼此之间相互勾连,构成了一连串繁复至极的符纹大网,一直连通到了地面。

  塔身不过百余丈高,塔基就占了三分之一,其外围嵌有一圈菱形的透明晶石,折射着太阳的光芒,发出一片片炫彩光芒,令人看不真切。

  “此塔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越空塔?”韩立看了片刻,眉头微皱,问道。

  “厉道友想要直接返回仙界,普通的传送法阵根本无法做到,也就只有通过这越空塔撕裂虚空,直接越界而返了。”石破空点点头,说道。

  “通过此塔能否返回北寒仙域?”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跨界传送本就十分艰难,当中所耗费的资源更是海量,而撕裂虚空进行传送,所能到达的只能是相邻界域最为临近的地方。”石破空哂笑一声,说道。

  “那是哪里?”韩立问道。

  “金源仙域。”石破空看了他一眼,说道。

  “金源仙域何处?”韩立闻言,皱眉道。

  对于这个仙域,韩立虽然尚未涉足,却也不能说是陌生,毕竟不论是九元观还是百造山的总山门,都位于此仙域当中,并且现如今金童多半也还身在那里。

  “金源仙域当中倒是有几座接引法阵,诸如九元观和首阳山一类地方,不过都需要宗门信物,方能传送而至。这些你身上若是没有,就只能看运气了,所以你可能会被随机传送到金源仙域的任何一处。”石破空笑道。

  “走吧。”韩立沉吟片刻后,干净利落道。

  说罢,他当先一步,走入越空塔内。

  石破空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蹙着跟了上去。

  走入塔内,韩立就看到,地面之上到处都镌刻着符阵纹路,正当中处伫立着数根雪白石柱,上面同样镌刻着各式古怪纹路。

  塔内四壁上,各处也都镶嵌着一块块菱形的透明晶石,其上密集的棱镜镜面,倒映出一层层重叠的影迹。

  雪白石柱当中,有一座十丈方圆的高台,上面雕刻着一个罗睺真灵的浮雕,栩栩如生。

  整座大阵尚未运转,上面就好似有一层层浮光流溢,如同阳光下的水纹一样,在整个高台上荡漾不已,从中传出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厉道友,今日一别,日后就希望不会再在这圣域中相见了。”石破空突然开口说道。

  “三皇子放心,厉某一向说话算数。”韩立不置可否地笑道。

  “那就好,请入阵吧。”石破空点了点头,说道。

  韩立神识在大阵上又扫视了一遍,发现其中各处细节,与前夜里大祭司纤细讲述给他的并无出入,这才点了点头,走了上去。

  “厉道友放心,这越空塔可是珍贵异常,我是断然不敢在这上面动手脚的,一旦损伤到了此塔,那性质与毁了半座圣族皇城也相差无几。”石破空见状,笑道。

  韩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石破空一眼,示意他可以启动法阵了。

  后者也没有多言,直接一挥手。

  其身后数名魔族长老,立即分散开来,来到大阵四周,纷纷盘膝坐了下来,一个个闭目掐诀,开始催动起越空塔来。

  伴随着一阵蜂鸣般的“嗡嗡”声传来,塔内整个地面都随之微微颤动起来。

  紧接着,塔心正中的高台上亮起一片银色光芒,将韩立整个人笼罩了进去,地面上的各式符纹也随之绽放出耀眼光芒。

  整个塔身之上,所有菱形晶石光芒盛放,顿时折射出无数光斑,彼此交错在了一起,竟然化作一片刺目至极的光芒,令人即使眯着双眼,也不敢直视。

  韩立身处在所有光线汇集之处,整个人都被光芒淹没,身形都无法看清,四周一缕缕越发强盛的空间之力,开始朝着中央汇集而来,声势直攀巅峰。

  眼看大阵即将发动之时,韩立耳畔忽然传来石破空的声音:

  “后会无期了,韩道友。”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76153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