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一章 就这些能耐?

第一千零一章 就这些能耐?

  “呼呼……”

  韩立只觉两耳旁呼啸风声大作,阵阵撕扯之力从两旁旋开,带起的风劲吹得脸颊生疼。

  他被挤压得有些憋闷,下意识的双臂一横,以两只手肘朝着两侧撑开,却也只将磨盘带来的气劲推开寸许,两边黑白磨盘的实体,仍在朝着中央挤压而来。

  陶基见韩立一时不得动弹,心中不由得一松,脸上笑意渐浓。

  靳川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撇了撇嘴,颇有些对自己这位老友如此大动干戈的对付一名小人物有些不屑。

  “入了这阴阳阵,便是走上了阴阳路,都给我加把劲儿,将这厮的肉身给我研磨成齑粉,只留下他的神魂。我要用来点上一盏天灯,告慰我儿亡魂万年。”陶基高声喝道。

  “是!”其身后,九十名金仙修士齐声应道,声震长空。

  能够有幸被陶长老纳入布阵人选,参与此阵演练,对于未来修行自然有说不尽的好处,更不用说那每人十块仙元石的犒赏了,虽然对付之人如此不堪一击,但这样不是正好,旱涝保收之事没人会不喜欢的。

  若是因此得到陶长老赏识,未来前途更是不用多说了。

  只见他们纷纷变换法诀,一身仙灵力几乎毫不保留的倾泻而出,全力催动起大阵来。

  黑白磨盘之上符纹光芒大作,两者之间的压迫之力越来越盛,终于彻底抵住了韩立的手肘,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研磨之声。

  韩立身处阵中,神色倒无多少变化,也并未急着反击。

  他也正想借此机会,看看自己在积鳞空境磨练了这许久的肉身,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便只是一点点适应着磨盘的研磨挤压,并未使出太多力气反抗。

  当然他脸上还是配合的露出了越来越痛楚的神情,甚至还卖力的气沉丹田,憋出了一身一身的汗水,全身还下意识的颤抖几下。

  到了最后,他索性收起了双臂,一副放弃抵抗的样子,任由黑白磨盘挤压住了他的身躯。

  “轰轰轰”

  黑白磨盘巨震不已,看起来就好似已经紧贴在了一起,朦朦胧胧间,再无法看清韩立的身影。

  “看来那人果然是在说谎,此子撑不过片刻,就要化为齑粉了,陶老弟还是做好准备,收摄他的神魂吧,可别过了头,神魂也一并溃散了。”靳川瞥了一眼大阵,笑着说道。

  “没想到羽儿竟然会败在这种货色手里,一定是因为轻视对手,大意之下被暗算了,也都怪我往日对他不够严厉,唉……”陶基摇了摇头,长长叹息一声,满眼悔恨之色。

  “也无怪羽儿,此子这次之所以毫无还手之力,也与我们提前布阵有关,令其仙灵力无法调动,自身法则之力也无法运转,所以才会先机尽失。”靳川摆了摆手,劝慰说道。

  “不论如何,今日羽儿的仇,我是终于能报了。”陶基点了点头,有些宽慰的说道。

  结果两人话音刚落,异变突生!

  就忽听得黑白磨盘当中传来一阵古怪声响,二人忙凝神看去时,就惊讶的发现,之前还已经几乎完全闭合的两块磨盘,此刻竟然重新露出了一道缝隙。

  “你们就这点能耐吗?连让我试一试肉身的强度都做不到?”韩立的声音忽然从中传了出来,语气里满是讥讽之意。

  两人闻言,神色一变,陶基忙喝道:“全力催阵,给我压死他。”

  这一声令下,其余一众刚刚松了口气的金仙哪敢懈怠,纷纷将自身所有仙灵力催动而出,全力灌注进了两仪阴阳阵中。

  然而,黑白磨盘在这股力量汇入之后,表面虽然光芒更盛,倾轧之力也更加强大,但却始终无法再次闭合,反倒被韩立以双手左右相撑,一点一点地逼退了开来。

  当然,此时的韩立脸上一脸的淡定从容,连此前汗淋淋的身子也不知被其用什么手段给弄干了。

  陶基见状,神色终于起了变化,单手掐诀朝前一挥,一道金光随即自其身前亮起,化作一柄金色飞剑,悬在身前。

  金色飞剑之上,并排镌刻着一枚枚火焰纹徽,共计九枚,上面传来阵阵热力波动。

  “疾!”

  只见其口中一声低喝,并指在剑身上一抹,第一枚火焰纹徽随之亮起,剑身上便燃起一层赤红火焰,燃烧并不如何剧烈,反倒像是一层锯齿状的剑光,笼罩剑身。

  陶基瞥了一眼韩立,手指又朝前抹过一寸,剑身上第二枚纹徽也亮了起来,剑身之上腾的一下,又亮起一层橙色火焰,笼罩在了那层赤色火焰之外。

  这一层火焰出现之后,周围的温度随之开始升高,空气都被烧灼得蒸腾扭曲起来。

  陶基手上动作不停,一寸一寸从剑身上抹过,飞剑上的纹徽便一枚跟着一枚亮了起来,于是便有一层接着一层的火焰笼罩而上。

  直至第七枚纹徽亮起,飞剑之上已经笼罩了七层火焰,上面每一层火焰都在剧烈燃烧着,使之看起来就好像一把七彩火扇。

  整个青色山坳中热浪滚滚,大地上的植被已经在这股热力的炙烤下,全都变得干枯萎黄,即使是控制法阵的金仙,也都觉得酷热难耐,体内血液都好似将要沸腾一般,备受煎熬。

  “陶老弟,此人肉身之力虽然有些了得,但也就是强弩之末罢了。你居然直接动用了七曜火纹,会不会有些太过了?”一旁的靳川见状,神色有些惊讶。

  陶基没有答话,只是双手朝前猛地一推。

  那笼罩着七彩火焰的飞剑骤然爆射而出,化作彩色飞虹,瞬间就射入了大阵之中。

  韩立感受到飞剑上传来的阵阵火焰法则之力,面上全无惧色,心里反倒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之感。

  “这才有点意思,正好用来试试深浅。”韩立口中低喝一声,并未运转任何功法,只是单纯的激发体内星辰之力,挺着胸膛迎向了直射而来的飞剑。

  “轰”的一声巨响!

  七彩飞剑的剑尖,钉在了韩立的心口处,一股股炽热的火焰之力立即透射而出。

  韩立身前衣衫瞬间化为灰烬,裸露出来的胸膛,肌肉并不如何夸张,却如同钢浇铁铸一般,抵住了七彩飞剑,绽放出一片雪亮白光。

  炫彩光芒遮蔽法阵,将韩立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

  大片炽烈火焰,如同孔雀翎羽一般,绽放开一片片七彩火团,炸裂向四面八方,从中渗透出来的灼热火力,反倒冲击得整个大阵巨颤不已。

  阵外的金仙修士们受到这股力量的冲击,一个个身形摇曳,身躯震颤,几乎是随着火焰冲击得幅度,不断摇摆着。

  半晌之后,飞剑上的火焰终于消耗殆尽,韩立的身影重新显露了出来。

  只见其除了胸前衣衫破碎之外,身上竟是连半点焦痕都不曾有,看起来全无任何损伤。

  “这……怎么可能?”靳川神色骤变,惊声叫道。

  “此獠肉身之强远超想象,靳川道兄,不可大意。”陶基眉头深锁,将飞剑招了回来。

  “你们就这些能耐了吗?是不是该轮到我了。”韩立抬头望向两人,笑着说道。

  一语说罢,他立即运转起天煞镇狱功,浑身玄窍砰然作响,五指成爪骤然探出,竟然就如同刀锋一般,直接刺入了黑白磨盘之内。

  紧接着,就见其体内山岳巨猿血脉运转而起,身上肌肉骤然鼓胀而起,体表金色毛发层层生出,身形暴涨十倍,化作了一头十丈来高的山岳巨猿。

  其双手拽住两块巨大磨盘,猛地一扯,整个大阵都随之剧烈一震,其上光芒巨颤不已,竟是直接失了控制,被韩立扯在了手中。

  所有布阵之人受到阵法反噬,一个个身形巨震,口中喷血。

  “不好,快撤……”陶基见状,大声疾呼道。

  其虽已经出言提醒,但是却也为时已晚,韩立扯动黑白磨盘之时,巨大的力量牵动了整个法阵的运转,当中带起的涟漪,将所有布阵之人压迫其中,根本无法遁逃。

  只见韩立左右猛地一挥,手中的巨大磨盘就朝着那些布阵之人当头砸了下去。

  阵中金仙见躲避不及,一个个神色大恐,纷纷催动护身的法宝器物,放出护体灵光,做以垂死挣扎。

  只听“轰隆”两声巨响传来。

  两团光芒轰然炸裂开来,大阵四周顿时轰鸣不断,法宝灵光纷纷炸裂,血光四溅。

  九十名金仙,竟然无一人逃出,尽皆化为一滩肉泥,连元婴也未能幸免。

  “你找死!”

  一声暴怒大喝响起,靳川身形直掠高空,双手在身前一掐法诀,一层蓝色光幕立即笼罩而上,化作一道灵域笼罩住了整个山坳。

  “一个火之法则,一个水之法则,你们两个倒是互补得很呐。”韩立感受到周遭突然变得浓郁起来的水汽,神情微微起了些变化,笑着说道。

  说话间,他的身形飞快缩小,很快就恢复了原状。

  此时的靳川早已不敢怠慢,双手在身前一掐法诀,身上一股强横气势顿时鼓荡而出,一身衣袍随之如狂风鼓荡,猎猎作响。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76045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