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择路无悔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择路无悔

  “事不宜迟,我们入塔!”

  雷玉策口中一声低喝,整个人身子一晃之下,便来到了巨塔底层的巨石大门前。

  周围其他人纷纷跟在了后面。

  少了真仙境修士,此刻人群只有不足五百人,韩立自然不动声色的混迹于人群之中,亦步亦趋的跟在了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

  同时其目光不时有意无意的扫向人群另一处方向,那里有两名看似貌不惊人的修士,其中男的方面浓眉,女的圆脸樱口。

  正是此前其怀疑为“蓝氏兄妹”的那两人。

  虽然他还无法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不过在其看来,即便对方不是“蓝氏兄妹”,也是其需要关注的对象。

  此次这座太岁府秘境开启,金源仙宫即便仍没有主事之人,但他可不认为天庭会真的坐视不理,既然至今还没看到有天庭之人,那反而需要引起注意了。

  雷玉策站在塔下,目光四下一扫,确认无误后,这才一抬手掌按在了石门之上。

  结果其尚未运力推门,石门便发出一声隆隆的沉闷之声,自动朝两侧打开,露出了一个幽暗的入口,里面光线有些昏暗,却隐有火光闪动。

  雷玉策虽有些诧异,但很快便恢复过来,没有长驱直入,而是站在门口打量起来。

  众人见状,也纷纷屏息朝着门内望去,同时试图放出神识一探究竟,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塔内显然有一种无形的禁制之力,可以隔绝一切神识。

  “这地方着实有几分古怪,大家都长点心眼了,现在不想进去的还来得及。”文仲嘿嘿一声道。

  他话是这么说,但在场众人既然来到了这里,又历经了这么多波折,谁会甘愿放弃,自然没有任何人后退或是离去,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齐刷刷的落在了雷玉策身上。

  “走!”

  雷玉策说了一声,迈步踏入了塔中。

  余下众人以通天剑派和天水宗为首,也紧随其后的跟了进去。

  众人进得塔内,只见四壁之上皆悬有火盆,里面燃烧着某种油脂,不见丝毫烟气,却有淡淡的腥味弥漫四周。

  塔内左右并无陈设,迎面可见一座高达十数丈的双头雕像,伫立在正前方。

  这雕像生得古怪,左边头颅是一笑面天官,右边一头颅却是一狰狞恶鬼,其身上披雕纹的锁子金甲,背后生有两道金色羽翼,一手持着一柄金如意,一手握着一把开山斧,分别指向左右两边。

  而在那金如意和开山斧下方,分别出现了一条幽深通道,通向了巨塔深处,所有光亮映照,却也看不见里面是如何光景。

  “那金如意和开山斧上有字。”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叫道。

  韩立目光一凝,方看见那金如意和开山斧上各有一行竖写小字,遂喃喃念道:“择路无悔,殊途同归。”

  另一边,雷玉策也同样开口念叨了一遍,扭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择路无悔?”

  “看来选择不同的路,遭遇到的东西会不一样,只怕是一条凶险,另一条……更险。”靳流闻言,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道。

  “分路而行倒是正好,我们天水宗与你们通天剑派各自带领一队人马,各走一条路。”苏荌茜目光落在那尊雕像上,眸光转动的说道。

  “苏仙子,这里毕竟是仙府核心,里面必定危机重重,我看咱们还是不宜分开的好。”雷玉策目光一闪的说道。

  靳流闻言,也有些迟疑,传音劝道:

  “我知道你不想与他同路,只是他所言却也不错,既然雕像上写了殊途同归,那么走哪一条路,不都是一样的么。”

  “靳师兄何时变得如此天真了?这雕像上所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那位太岁仙尊就不会故布疑阵,做了一条死路给闯入者?”苏荌茜冷笑一声,回道。

  “师妹所言有理,是为兄驽钝了,只是这两条路该如何选,你可有看出什么门道来?”靳流闻言一窒,苦笑一声,传音说道。

  “两条通道之内皆有禁制,神识无法探查,只能进去之后,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了。”苏荌茜回道。

  “苏仙子,在下方才所说,你以为如何?”见苏荌茜半天没有回应,雷玉策又问道。

  “不如何,你们通天剑派与我们天水宗既然是此次联盟的领衔之人,若是集中走在一起,让其他道友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自行探索一条通道?”苏荌茜冷淡说道。

  “这……”雷玉策闻言,迟疑道。

  “雷道友好意,我替师妹心领了,只是师妹所言也在理,我们既然被同道奉为首领,自然该担当起引领之责。”靳流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苏仙子先行选择一条路吧。”雷玉策听罢,说道。

  “天官在左,恶鬼于右……那我便选择右边这条吧。”苏荌茜没有多少犹豫,说道。

  “好!那我们通天剑派便走左侧这条路。灵霄门,青索谷,烈光城,墨香楼以及忘忧阁的诸位道友,就跟随苏仙子他们探索,其余人等则随我而行。”雷玉策朗声说道。

  其身后众人本来也在各自揣摩着雕像的含义,对于两条路之间也有些犹豫不决,但既然联盟首领发话,加之不管走哪一路都有两大宗之一带头,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不多时,这数百人就分成了两支队伍,朝着雕像所示的两条不同道路进发。

  临别之际,雷玉策仍是叮嘱苏荌茜万事小心,后者却并无回应,只是带着人马先行离去。

  忘忧阁一行人当中,蓝氏兄妹二人混迹于人群中,面上神色如常,实则却在暗自传音。

  “小妹,这雷玉策倒也生得虎虎雄威,境界与那苏荌茜不相伯仲,为何后者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奇了怪哉。”蓝元子大感疑惑,传音询问道。

  “这有何奇怪?不管是凡人还是仙人,只要是个男人,不都是一个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愿意付以痴心,那位苏仙子越是冷若冰霜,雷玉策才越会求而不得,死心塌地呢。”蓝颜掩嘴一笑,传言回道。

  “还有这般道理……说起来,这倒算是一招欲擒故纵了。”蓝元子听罢,似有所悟,点了点头,说道。

  “怎么,哥哥你这是嚼出什么味儿来了,觉得偶有所得?”蓝颜忽然语调一转,问道。

  “咳……好了,办正事要紧。接下去吉凶难料,你跟紧了。”蓝元子闻言一窒,话锋一转的说道。

  队伍末尾处,韩立途经那柄开山斧下时,仰头望去,就见其手握斧柄的地方,也还有几个小字,写着“落斧断长生”,眉头不禁微蹙了起来。

  几乎与他同时,另一条路上,一位身着黑袍的妙龄少女,也在经过那柄金如意下方的时候仰头望去,看到了如意上的几个小字,“如意不如意。”

  两边的人马全都进入通道数百丈之后,一阵“轰隆”声响蓦的从身后传来。

  却是那双头雕像手中的巨斧和金如意同时落了下来,将两条通道封死,挡住了返回的路。

  两支队伍闻声,同时停了下来,文仲与靳流各自返回查看了一番后,又返回了队伍,只说退路已无,须得全力前进了。

  众人本就是为探宝而来,嘈杂一阵过后,也就安静了下来,继续前进。

  队伍靠后位置,韩立听着声后的声响,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接下来的时间里,天水宗为首的队伍沿着通道一路向内十余里,道路两旁石壁上尽是些镌刻的各种符纹,由于太过杂乱无章,以至于韩立都瞧不出来是做何用的。

  只是越往里走,通道就开始逐渐收窄,从最初的数百丈宽,逐渐收缩到了数十丈宽。

  起初众人还持着戒备之心,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或是什么机关禁制,结果这通道除了越变越窄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甚至连一丁点儿禁制都没有。

  而越是如此,却反而令人心中忐忑,氛围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走到通道尽头,前方出现了一座高达数十丈的金色巨门,上面左右两侧各雕刻有一尊神人执戟雕像,俱是做怒目金刚状,看起来威风凛凛,气势极重。

  众人目光皆被雕像吸引,只有寥寥数人的注意力,落在了巨门上的一颗颗门钉上。

  “阴阴阳阳,十归九出……看样子是阴阳闭锁阵。”站在最前方的靳流对着石门指指点点,开口说道。

  韩立听在耳中,心里不禁嗤笑一声。

  门上的石钉的确有阴阳之分,有的外凸,有的内陷,形成了阴阳交错的格局,但其却并非是意指阴阳,而是指代星宫。

  其中,外凸者为太阳宫,内陷者为太阴宫,故而此禁制法阵真正的名称,应该是星宫对峙禁阵才对,至于那阴阳闭锁阵则只是流于表,而实不符了。

  “师兄既然识得,想来便能解此阵?”苏荌茜问道。

  “可以一试。”靳流略一沉吟后,点头说道。

  说罢,他转身看向众人,朗声道:“诸位暂且收声,我有一事宣布。”

  其话音落下,通道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69945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