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百八十三章 经验之谈

第七百八十三章 经验之谈

  面对铜羽的来势汹汹,韩立这次既没有出剑,也没有出拳,而是随手一抛,那青翠葫芦就飞射了出去。

  只见葫芦口处一阵翠绿漩涡浮现而出,从中射出一道墨绿光线,击打在那面魔气墙壁之上,当中蕴含的毁灭法则力量释放而出,瞬间就将墙壁击打崩溃。

  与此同时,韩立体内真言宝轮急速逆转,身形在瞬息之间,就来到了铜羽身前,手中青竹蜂云剑雷电光芒大作,作势就要朝着其当头斩下。

  后者悚然一惊,身上乌光一闪,瞬间就要再次虚化开来,重新恢复魔气状态。

  殊不知韩立等的便是这一刻。

  只见他抬手猛的一拍葫芦底部,玄天葫芦上顿时翠绿光芒大放,葫芦口处一道绿色漩涡立即浮现而出,从中传出一阵强大吸引之力。

  一股股浓郁魔气顿时被其撕扯着,纷纷涌入葫芦口中。

  铜羽发觉不妙,却也为时已晚,根本来不及恢复原状,就被扯入了葫芦空间之内。

  一入一层空间,韩立放在其中培炼的数十柄青竹蜂云剑,根本不用催动就释放出一片灿烂金光,将那片黑色雾气逼入了二层之中。

  紧接着,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之声,从葫芦之中传了出来。

  韩立提起葫芦,轻轻摇晃了一下,倾倒葫芦口,朝外倒了倒,一堆支离破碎的碎尸肉块就从葫芦口处的那团漩涡中滑了出来,掉了一地。

  铜羽的元婴虽是太乙级别,但在玄天葫芦里面却是根本无处可逃,自然早已被毁灭法则之力击溃了,如今只剩下一枚金灿灿的储物镯,还悬于葫芦一层空间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似漫长,实则发生在瞬息之间。

  远处,银羽竖瞳之中寒光一闪,没有多少愤怒之色,更多的却是意外。

  他手中长剑骤然下压,巨大剑光立即斩击而下,罗吒琵琶扯出的空间壁障瞬间崩溃。

  石穿空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袭来,身形暴跌而下,直接砸入了下方山峰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

  那座青黑山峰上烟尘四起,大片山壁崩毁开来,滑落向了山下。

  烟尘之中,石穿空飞射而出,手抚着琵琶身上被斫出来的一道白痕,顾不上心疼,就被头顶上方飞射而来的一道巨大的白蛇长尾卷住了。

  银羽眼见铜羽战死,竟然丝毫没有为其报仇的意思,直接现出真身用蛇尾卷住石穿空,就欲将其带走。

  然而,他的身形才刚刚一动,就感觉四周景物变换突然变得迟缓了起来,环顾四周一看,便发觉是被韩立的时间灵域给笼罩了进去。

  “阁下想这么一声不吭的带走人,似乎不太礼貌吧?”韩立身影闪现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淡淡说道。

  说话间,精炎火鸟双翅一展,悬浮在了韩立身后。

  “铜羽本不该败的,你是占了他心浮轻敌的便宜。”银羽面无表情,开口说道。

  “你说的都没错,只是……轻敌的似乎不止他一个吧?”韩立笑着说道。

  银羽闻言,神色终于一变,朝着四周环视而去。

  只见身下数座山峰之中,亮起一阵阵冲天毫光,一道道金色光柱和银色光柱交错升腾而起,在高空之中聚拢,汇集成了一座巨大的虚空法阵。

  银羽只觉得脑中一阵昏沉,眼前虚空中的空气流动都变得无比缓慢起来,而周身之上既像是被压上了万钧重担,又像是被无数锁链捆绑,沉重迟滞无比。

  “这是……”银羽意念昏沉,缓缓自语道。

  这时,他身下的长尾也不禁一松,被石穿空撑开了些许,从中飞掠而出。

  “无大碍吧?”韩立手握着一枚发光玉玦,迎了上来,问道。

  “不打紧,趁他被断时禁空阵困住,咱们速战速决。”石穿空手中同样握着一块发光玉玦,吐出一口淤血,匆忙说道。

  韩立不再多言,点了点头,双手一合,将那块玉玦夹在当中,掌心亮起金色光芒,不断将体内的时间法则之力灌输其中,他身旁的石穿空也同样如此,只是掌心中亮起的是银色光芒,当中荡漾的阵阵空间法则波动。

  随着两人全力催动,那座浮现于虚空之中的法阵上光芒越来越亮,当中传递出的两种法则之力波动也越来越强。

  银羽只觉得时间流速越来越慢,而挤压在身上的千钧重力,却是越来越难以忍受,可偏偏神识的迟滞,让他无法做出应对,只能一点一滴地清晰感受着周身传来的痛楚。

  “砰”“砰”“砰”伴随着一阵阵沉闷声音响起。

  银羽四周的虚空开始一截一截塌陷起来,原本的法阵空间从四面八方向着中央坍缩开来,当中承载的空间重压,也开始一点一点朝着银羽身上倾轧。

  最多再有半柱香的时间,那片法阵空间就会彻底坍塌,届时银羽便会连同元婴神识一起被碾碎,而这一过程在时间法则的延缓下,会变得无比漫长难耐,所承受的痛苦丝毫不亚于被韩立收入玄天葫芦中的铜羽。

  不过法阵虽然厉害,所要付出的代价却不少,韩立和石穿空各自拿出的一件蕴含有时间和空间法则之力的法宝,是注定要彻底损毁的。

  并且,法阵当中困住之人的修为越强大,所需要的法阵运转时间就越久,而他两人身上的法则之力消耗也就会越大。

  这也是为何他们没有在一开始就启动法阵,而是在韩立诛杀掉一人之后,才同时开启的缘故,这样才能保证有足够法则之力,支撑到消灭阵中所困之人。

  韩立一脸肃然,全身灌注地控制着时间法则之力的输出,而身旁的石穿空却已经浑身大汗淋漓了。

  先前为了应对银羽的追击,他强行催动罗吒琵琶,空间法则之力消耗远超最初预计,此刻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法阵之中,空间压缩仍在继续,银羽身下爆开一团团猩红血花,一条蛇尾已经被空间挤压成了扁平之状,胸口处也有肋骨折断,塌陷下去了一块。

  只消片刻,其定会浑身骨骼尽断,再难有所作为。

  可就在此时,石穿空体内空间法则之力却是再也无以为继,消耗一空了。

  其掌心玉玦上的银色光芒忽然一敛,黯淡了下去。

  整个大阵一声嗡鸣,停止了运转,几乎同时,下方两座山峰之上响起两声爆鸣,那两件压阵法宝也终于支撑不住,爆裂开来。

  整座大阵,彻底分崩离析。

  “不好!”韩立心中暗叫一声,毫不迟疑地收起玉玦,并指朝前一挥。

  其身外立即呼啸之声大作,十八柄青竹蜂云剑电光狂闪,纷纷爆射向了银羽。

  然而,银羽那边却是雪亮剑光一闪,一道巨大无比的剑气瀑布从高空中直坠而下,非但将所有青竹蜂云剑尽数击散,还径直将下方一座千丈高峰直接磨平了。

  韩立将所有飞剑召回身侧,再朝那边望去时,却见剑气瀑布余威散尽,后面已经没了人影,只在极高的天幕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剑气痕迹。

  这银羽竟是重伤之下,直接选择了逃离。

  韩立将一直从旁策应的精炎火鸟唤了回来,转身朝石穿空望去,只见其胸前衣襟血红一片,气息不稳,显然也是伤势极重。

  他袖子一抖,一股青霞一卷而出,凭空将石穿空身躯一下稳稳的托住了。

  “这次就不逞强了,伤势不轻,得些时日才能复原。只是放跑了一个,有些可惜……”石穿空苦笑道。

  “这次能平稳渡过,已属万幸,就别再多求了。”韩立说道。

  “厉兄,经此一事,我对你是真心佩服了。若是先前依我之言只管遁逃的话,现在未必会被追上,但晚个三五日之后,肯定还是难以脱身,状况只怕要被动得多。”石穿空看向韩立,由衷说道。

  “被追杀的多了,自然就有了些心得。有时候一味逃亡,反倒不如出其不意打个伏击。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只怕下一次就是那个大罗凶兽追过来了。”韩立目光微凝,说道。

  石穿空没有说话,默然点了点头。

  韩立手掌一挥,一艘碧玉飞车浮现而出,石穿空在青霞一卷之下,随着韩立一起落在了飞车之上。

  韩立正要施法催动飞车之时,像是又想起一事,手中动作又停了下来。

  他手掌一挥之下,七八个形状各异的傀儡浮现而出,手掌翻出几张符箓分别贴了上去。

  “石兄,挑上几具傀儡,留下些自己的气息。”韩立冲石穿空说道。

  石穿空立刻明白过来,一边咳血一边说道:“方才你说是被人追杀出来的经验,我原本是不信的,现在倒是信了几分,只不过这法子只怕用处也不大吧?”

  “故布疑阵而已,能用则用,用不上也没什么损失。”韩立笑道。

  两人各自在几具傀儡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后,略一催动,傀儡便各自飞掠出了飞车,朝着不同方向疾驰而去。

  韩立这才一催碧玉飞车,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边。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48317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