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解围

第八百二十五章 解围


  “啧啧,这些链子怎地这般不牢靠,这么轻轻一拉扯就断了,哎,我说八哥,下次不如将这生意交给我们广源斋,品质包你满意!”石穿空有些同情的看了八皇子一眼,摇了摇头说道,语气中不乏调笑之意。

  说完,他还悄悄冲韩立眨了眨眼睛。

  韩立见此,心中却是叹了口气,似石穿空这般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这下事情怕是要闹大了。

  有石穿空在,他倒是不担心自身安危,只是之后事情如何收场,却是一个难题。

  八皇子面色早已铁青一片,身上金光翻滚,正要做什么。

  “今日这城门口倒是热闹。”就在此刻,一个平和的声音突然响起,一辆普通的暗青色兽车不知何时从城门内行驶了出来,声音便是从后面的车厢中传出。

  石穿空闻声,顿时面露大喜之色,快步朝着马车迎去。

  八皇子听到这个声音,面色也是微变,冰冷的眼神闪动了几下,身上的金光飞快收敛。

  那象首人身的金色魔神也随之飘散,消失无踪。

  韩立见此,也掐诀一挥,身周的诸多真灵虚影立刻倒射而回,没入他的体内。

  此刻那兽车车厢布帘一动,一个人影徐徐从中走下。

  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男子,一袭白发披肩,五官轮廓和石穿空有六七分相似,眼神温润,身形修长,穿着一件月白色长衫,看起来仿佛一个世俗中的秀才公子。

  “三哥!”石穿空快步走了上去,一把拉住白衣男子的手,眼中泛起激动之色。

  “十三弟,你回来了。”白衣男子眸中也闪过一丝喜色,但神情始终保持着平静。

  “拜见三殿下!”附近的围观的人群大半露出敬仰之色,纷纷下跪参见,和方才八皇子出现时情况截然不动。

  八皇子见此,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将头别向了别处。

  “三皇子,石破空。”韩立暗暗打量白衣男子,口中喃喃一声。

  “我今日只是微服而出,诸位不必行此大礼。”石破空手臂一动,朝着周围众人虚空一抬。

  附近跪倒之人身体一轻,被一股柔和之力托住,尽数站了起来。

  韩立目光微闪,石破空身上气息诡异,若隐若现,以他的神识,竟然也感知不到其具体修为境界。

  “八弟,城防乃是夜阳城的重中之重,除了要监察往来之人,以策城内安全,更重要的是安臣民之心。即便有事,也不宜大张旗鼓,否则引起民众恐慌,那便是本末倒置。”石破空看向八皇子,淡淡说道。

  “三哥说的是,不过此人乃是仙域修士,按照规矩,需得先核查身份,办理好身份信物才可入城。十三弟毫无缘由便带着这人闯门,我才出手阻拦。”八皇子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开口说道。

  “这位仙域修士名为厉飞羽,乃是十三弟的贴身护卫,此事我已经禀告过父皇,这是他的身份信物。”石破空抬手一挥,一面紫色令牌飞射而出,落在八皇子身前。

  八皇子接过令牌,翻看了几下,虽然有些不甘,还是点了点头。

  石破空手指微动,那面紫色令牌一闪从八皇子手中消失,下一刻凭空出现在韩立身前。

  八皇子面色一僵,神情再次难看了几分。

  “厉道友,这是你的身份令牌,还请收好。”石破空对韩立含笑说道。

  “多谢三殿下。”韩立接过令牌,令牌一面雕刻了两条五爪金龙的图案,首尾相交,另一面却是他的一副影像,正是真实容颜。

  韩立瞳孔一缩,握着令牌的手为之一紧。

  他就在片刻之前,才显露出真实容颜。

  “走吧。”石破空微微一笑,也没有再坐兽车,拉着石穿空朝着城内而去。

  韩立心念起伏,迈步跟上。

  城门上的石镜“嗡”的一声清鸣,表面泛起道道晶莹光芒,里面映照出三人的身影,并未有任何异状。

  八皇子看着几人身影远去,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光芒。

  附近人群中的一个灰衣男子,也朝着石破空等人远去方向望去,然后转身离开,很快来到一处僻静角落,翻手取出一个紫色圆盘,低语了两句。

  圆盘滴溜溜旋转,上面紫芒闪动,但立刻便黯淡下来。

  灰衣男子将紫色圆盘收起,身形一晃没入地面,不见了踪影。

  韩立三人很快进入了夜阳城内。

  城门后是一条巨大的街道,足有十几人并排而行,街道两侧是一座座连绵的屋宅楼宇,并无商铺之类的存在,街道上行人不多,大都是一些身穿紫袍的皇族侍从,或者巡逻的士兵。

  韩立略微打量了一下,就抬头向上望去,只见半空百丈高的地方,每隔一段距离便悬浮着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圆球。

  圆球上刻满了黑色纹路和符文,时刻有一道道黑色波纹从中散发而出,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附近虚空中充斥了一股无形之力,无处不在,如同水波般轻柔绵密。

  “那是由本族阵法大师设计而成的一处禁空禁制,即便是大罗境存在的遁光也能强行禁住。在城内飞行乃是重罪,一旦被抓会被处于极重的惩罚。”石穿空注意到韩立的视线,解说道。

  韩立闻言,点点头。

  “厉道友,是我考虑不周,差点害的你被八哥抓去,真是抱歉。”石穿空面上露出一丝惭愧,说道。

  “是有人存心挑起事端,就算我们准备的再充分,他们也不会让我们顺利进城的。”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说的也是,多亏了三哥你及时赶到。”石穿空看向身旁的石破空,笑道。

  “你做事总是太毛躁,不多加考虑,现在城内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些,入城之前应该先传讯告知我一声,我好安排人接应,何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石破空叹了口气,用一种训斥幼弟的口吻说道。

  “三哥教训的是,我下次会记住的。”石穿空随意的答应一声,显然没有走心。

  “你啊……”石破空微微苦笑,似乎拿这个弟弟没有办法。

  “三哥,我这次出去……”石穿空眼中忽的浮现出激动之色。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府邸。”石破空清亮的眼眸一转,抬手挡住了石穿空的话头,拉着其登上了旁边的兽车。

  此处是皇城,韩立身为护卫,不好和两位皇子同乘车内,便和赶车之人坐到了一处。

  兽车呼啸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远处。

  兽车速度颇快,很快来到落迦区深处的一处高大府邸前,门口匾额上写着“落衡公府”四个大字。

  此府邸占地面积极大,正门高大开阔,足够六七人并肩出入。

  大门前耸立了两尊巨大威猛的狮兽雕像,紫金色的大门,高悬的鎏金匾额,还有门口甲胄鲜艳的守门护卫,无一不彰显此处府邸的尊贵地位。

  韩立看着眼前府邸,凭借一路来的见识,暗暗估计石破空在魔族的地位。

  石破空下了兽辇,径直带着石穿空和韩立向内而去,很快来到一处大厅。

  府邸内也是金碧辉煌,极尽尊贵奢华。

  “厉道友,石某身为皇子,碍于身份,不得不如此布置府邸,让阁下见笑了。”入府之后,石破空温和一笑,和韩立以道友互称起来。

  “哪里,厉某乃是方外修士,不懂礼数,还请三殿下勿怪才是。”韩立保持着谦逊。

  “厉道友一路护送十三弟,劳苦功高,当以重谢才是,不知厉道友可有什么想要之物,或所求之事?”石破空说道。

  “我与石道友早有约定,重谢就不必了。”韩立摇头道。

  石破空闻言一怔,转首看了石穿空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再提及此事,转而道:“厉道友一路行来,想必此刻也有些劳累,来人,带厉道友去客房休息。”

  一个紫袍侍从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此人是个青年男子,身形不高,脸颊又瘦又长,面皮却异常白皙,给人一种异样的阴柔之感。

  韩立眉梢一挑,这阴柔青年修为极高,竟是一名太乙境初期修士,而且身上的气息很是诡异,阴寒中又带着狡诈和灵动,仿佛一条潜伏在寒潭深处的毒蛇,随时准备着袭击路过的人。

  “厉道友,请。”阴柔青年向韩立行了一礼。

  韩立知道石破空二人私下有事商谈,便告辞离开,随着那个紫袍侍从走了出去。

  “这位厉道友无论心性还是实力,都是不凡,十三弟你从哪里招揽到的此人?是否可靠?还有方才他说的约定是怎么回事?”等韩立身影远去,石破空目光微闪的问道。

  “厉道友是我在真仙界时结识的好友,多次救我性命,绝对没有问题。至于刚刚说的约定,是这么回事……”石穿空将两人定下的约定说了一遍。

  “既然对你有救命之恩,自当全力报答。找那个叫紫灵的女子,倒不费事,不过要请大祭司救人,可能会有些麻烦。”石破空眉头微蹙的说道。

  “为何?我记得三哥你和大祭司关系不错,请其出手一次应该不会很费事吧。”石穿空一怔,说道。

  “那是以前,数百年前,父皇将祭祀殿的一应事务交给大哥掌管,大祭司现在已经彻底投入了大哥麾下,想要请其出手救治那厉飞羽的人,恐怕难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或许还有机会。”石破空若有所思的缓缓说道。

  “父皇将祭祀殿交给了大哥掌管!又将城防营交给八哥,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打算立大哥那种人为圣主不成?”石穿空闻言面色大变,豁然站了起来。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45189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