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三十三章 觐见

第八百三十三章 觐见


  “石道友,这钟声既然响起,莫非是?”韩立收敛心神,问道。

  “没错,是父皇出关了,估计明日便会召见我们,到时候我们按照计划行事。”石穿空点头说道。

  “好。”韩立点了点头,面色却有些凝重。

  “厉道友不必担心,三哥的计划一向都是万无一失,父皇他肯定会答应的。”石穿空看到韩立的面色,宽慰的说道。

  韩立闻言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石穿空随即又叮嘱了韩立一些觐见时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才散去了空间分身。

  韩立朝着圣山方向深深望了一眼,转身走回了房间。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韩立穿戴整齐,来到正厅。

  石破空和石穿空已经到了此处,二人皆换上了一件紫色华服,腰缠玉带,头戴紫金华冠,看起来宛如凡俗间的皇家子弟一般,显得极为高贵。

  石破空头上的紫金冠上镶嵌了三颗闪亮的明珠,而石穿空的紫金冠非但色泽要黯淡许多,而且一颗明珠也没有。

  “抱歉,让二位久等了。”韩立打量着二人穿着,口中说道。

  “无妨,我们也是刚刚才到。”石穿空笑道。

  “走吧。”石破空神情一派宁静,冲韩立微微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三人很快出了府邸,两辆兽辇停在门口。

  第一辆兽辇异常华丽,通体都是金黄色,拉车的也是一头金色狮兽,全身长满浓密的金色毛发,看起来异常神骏,车辇上方有一个金色华盖,迎风招展。

  第二辆兽辇就普通了许多,不过体积比第一辆兽辇大了不少,此刻旁边站了一个红衣男子,竟然是血滴候。

  正当韩立看向血滴候时,对方也看了过来,笑着冲韩立打了个招呼。

  “厉道友,接下来要去觐见父皇,父皇最为看重圣域的律法和规矩,我们不能再同乘一辆兽辇,麻烦你和血滴候乘坐后面那辆吧。”石穿空对韩立说道。

  韩立点了点头,和血滴候登上了第二辆兽辇。

  “走吧。”石破空二人踏上了第一辆,吩咐了一声后,两辆兽辇立刻向前奔驰。

  “血滴候道友,许久不见,当年真是多谢你,为了我们引走那照骨真人,否则我和石道友未必能安全返回夜阳城。”韩立看向血滴候,笑道。

  “厉道友客气了,说起当年的事情,血某真是惭愧,三殿下派遣我前去接应你和十三殿下回夜阳城,我却没有发挥什么作用,还被照骨那老魔头打成重伤,闭关疗伤了许久,前不久才刚刚恢复过来。那照骨真人,我听说后来被厉道友斩杀,厉道友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佩服。”血滴候脸上笑呵呵地说道。

  “当日能斩杀那照骨真人,实在是各种巧合叠加在一起,才勉强做到的,再来一次的话,死的肯定是在下。”韩立打了个哈哈。

  “厉道友太谦虚了。”血滴候笑道。

  两人闲聊之间,兽车飞快前进。

  韩立这些年外出次数比较有限,大都是去摩诃区买东西亦或是为啼魂寻觅良方,并未在落迦区内四处走动过,所以对落迦区的情况并不熟悉。

  此刻乘坐着兽车,他才慢慢看清落迦区的情况。

  因为靠近圣山的缘故,整个落迦区的地形由北向南,呈现出一个向上的坡状。

  落迦区的布局也是以此为基础,一层层建筑从圣山底部,一直蔓延到城墙边缘,排列的极为整齐,好像一级级阶梯一般。

  而且越是靠近圣山,周围的建筑越是高大华丽。

  两辆兽辇转过几个路口,一条极为宽阔的白玉大道出现在前面。

  此大道宽足有百丈,笔直向前延伸,通往圣山方向。

  韩立面色忽然一怔,眼中流露出几分愕然之色。

  只见白色大道两旁,此刻赫然坐满了人,密密麻麻一直向前延伸到圣山之下。

  这些人都神情恭谨,对着圣山方向参拜不已,对于石破空等人却没有理睬。

  “父皇每次出关,都要举行祭天大典,城内所有人都来到这条圣道旁,祭祀参拜一整天。”血滴候看到韩立的神情,解释道。

  “原来如此。”韩立缓缓点头。

  两辆兽辇并未停下,沿着白玉大道,飞快向圣山方向奔驰。

  小半个时辰过后,兽辇终于抵达圣山山脚,在一片规模宏大的宫殿前停下。

  这片宫殿占地面积足有数百亩,上千间宫殿林立,所有宫殿都是用一种乌黑晶石建造。

  此晶石光滑剔透,仿佛最上品的黑水晶,散发出阵阵纯粹的黑芒,显然是一种极好的材料。

  每座宫殿上都布满魔神,或者异兽的浮雕绘画,建造的极其精美。

  “这里是圣皇的居所,圣皇宫。”血滴候再次向韩立解说。

  而在宫殿旁边是一个巨大白玉广场,面积不下于那片宫殿,中心处耸立了一座巨大祭坛,通体是用一种青黑色材料垒砌而成,看起来很是古朴。

  参拜的人群一直从下方延伸到了此处广场上。

  而广场上此刻更是坐满了人,朝着祭坛参拜不已,口中念念有词,说着祝祷的话语。

  “走吧,按照规定,我们也需要去参拜一下,然后才能去圣皇宫觐见父皇。”石破空走下兽辇,说了一声,然后朝着祭坛走去。

  几人立刻跟上,很快来到祭坛之下。

  韩立抬眼望去,只见祭坛上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耸立了两尊高大雕像。

  两尊雕像虽然极为古朴,棱角并不鲜明,但却给人一种栩栩如生之感,仿若那是两尊活人,而非雕像。

  其中一尊雕像通体雪白,是个一个女子,慈眉善目,含笑而立,宛如众生之母,给人无比的安宁。

  另一尊雕像却完全不同,整体却是漆黑颜色,赫然长着十二个脑袋,二十四条手臂。

  那些脑袋神情各异,愤怒,欢喜,冷漠,伤心等等,似乎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的感情。

  而那些手也各捏手势,或是五指簸张,或是挥手抓摄,极尽勾魂摄魄之事。

  韩立看着两尊雕像,目光微闪。

  他这些年也研究了不少关于魔域的事情,这两尊雕像是魔域之人供奉的两位神祇,幽冥圣母和天煞圣皇。

  传闻之中整个魔域乃是天煞圣皇斩破无尽虚空,开辟而出,而幽冥圣母创造魔域内的万千生灵,乃是众生之母。

  韩立对这个传闻自然不怎么相信,不过这两尊神祇的雕像,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他的视线在幽冥圣母上略一停留,很快便移开视线,望向天煞圣皇,眉头忽的一皱。

  天煞圣皇的雕像,他今日绝对是首次见到,但这尊雕像隐隐给他一种熟悉之感,似乎以前在那里见过一般。

  他的目光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来,眼中泛起丝丝紫光。

  此刻他距离祭台顶端虽然还有段距离,不过以韩立的目力,两尊雕像的清晰呈现在他眼中,一丝一毫也没有遗漏。

  “咦!”他面色再次一变,目光死死看向天煞圣皇腰间,那里缠着一根玉带,玉带上铭刻了一行奇特的文字。

  那些文字和韩立从照骨真人那里得到了雕像上出现的文字一样,看来是同一种。

  他这些年偶尔也研究过那尊雕像上的文字,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线索,现在居然却在此有所发现。

  韩立心中暗喜,正要细看那些文字。

  就在此刻,天煞圣皇一个脑袋上的眸中忽的黑光一闪,朝着他看了过来,猛地透出一股无边无际的黑暗气息,瞬间将周围的一切光明尽数吞没。

  韩立心中一震,只觉体内三魂六魄剧烈跳动,似乎要被尽数吸出,没入黑暗深处。

  而他的身体好似被压在亿万丈的冰层深处,体内的一切尽数被冻结,无法运转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根本无力阻止。

  不过就在下一刻,韩立眼前的一切尽数消失,周围又恢复了明亮,大殿上的那座脑袋眸中的黑光也消失无踪,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幻境一般。

  虽然只是一刹那的事,但韩立却觉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跳如擂鼓,脚下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厉道友,你这是怎么了?”血滴候看了过来。

  石穿空也望了过来,面露诧异之色的。

  看二人面色,似乎都没有察觉刚刚那雕像的异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马上要面见圣主,有些心绪不安。”韩立沉默了片刻,勉强平复心跳,说道。

  “厉道友不必担心,父皇性情虽然严厉,但蛮不讲理之人。”石穿空笑着说道。

  韩立勉强笑了笑,视线再次悄悄打量天煞圣皇的雕像,只是此刻雕像再无丝毫异变。

  “走吧。”石破空淡淡说了一声,当先迈步踏上祭坛阶梯,向上登去。

  韩立三人立刻跟上,很快来到了祭坛顶端。

  顶端是一片数十丈大小的平地,除了两尊雕像外再无他物,只是在地面上铭刻了一道道纹路,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巨大法阵。

  而在法阵之中,此刻盘膝坐了数十名身穿祭司服饰的人影,手持各种法器,对着两尊雕像念念有词。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44654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