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打了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打了

  玄斗场,看台中部。

  一处独立贵宾席上,摆着两张铺着兽皮的长条石椅,前方的石桌上则摆着两只大的有些夸张的石杯,里面盛放着两杯不知是何异兽的新鲜血液,从中散发出阵阵温热的腥甜气息。

  其中一张石椅之上,坐着一名面容黝黑的金刚大汉,在其身旁还依偎着一个身形曼妙,容貌却一般的女子,正以柔荑玉手帮他按揉着手臂。

  与之相对的另一边,则有一名身着白色骨铠的青黑男子,体格偏瘦,面上生有灰白鳞片,三道兽爪撕裂开来的伤痕,贯穿了其半张脸颊,使得其容貌显得有些狰狞阴鸷。

  青黑男子眼睛瞄着那女子火辣的身姿,目光从其颈部沿着女子玲珑的线条,一路下滑到了挺翘的臀部,再落向她那修长莹白的美腿,丝毫不加掩饰眼中的贪婪之色。

  “虎贲,不如我们再加点赌注如何?”金刚大汉对此视若无睹,笑着问道。

  “晨阳,你是不是最近脑子有些不好使,押注在了那个弱不禁风的人族身上,竟然还敢加注?”面有伤痕的男子略微有些讶异,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赌的越大,赚的越多,玩的就是个心跳。”正是晨阳的金刚大汉,不以为意地笑道。

  “好啊,有人上赶子送钱,我没理由拒绝。说说,又看上我什么东西了?”虎贲咧嘴一笑,说道。

  “上次城主赏赐给你的那枚鳞棘兽的兽核,怎么样……”晨阳笑道。

  虎贲闻言,神色有些有些犹豫,目光不禁望向了玄斗场上的那个人族身影,心中有些疑惑,又隐隐有些不安。

  他眉头紧皱片刻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今天与那人族厮杀的对手,可是一头足有三千五百年以上寿元的虎鳞兽。

  要知道,在这积鳞空境之中生存艰难异常,不仅要面临同类厮杀,还要应对囚徒遗民狩猎,大多数异兽能活过千岁就已十分不易。

  能活过三千五百岁的,除了运气好之外,自然靠的是真正的实力。

  “好,我跟你赌,不过我要是赢了,你的这位美人儿,可就要到我的帐下服侍了。”虎贲的目光落在晨阳身旁女子的臀瓣之上,恨不得从上面刮下几两肉来,朗声说道。

  “一言为定。”晨阳故意轻拍了女子臀瓣一下,笑着说道。

  女子巧笑一声,扭过头看向虎贲,一双眼眸里尽是媚态,让其原本不算出众的容貌,竟然也焕发出了一抹别样的味道,看得后者又是一阵燥热。

  “吼……”

  就在这时,玄斗场上忽然传来一声狂暴嘶吼。

  所有人的视线立即都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头体型足有十数丈高的凶猛异兽,生得形如斑斓巨虎,身上却覆有黑白两色鳞片,从打开的牢笼中猛地一扑而出。

  其口中巨齿参差交互,闪着寒光,两道外突利齿尖长锋锐,更好似两柄倒刺长矛,头颅高扬冲天嘶吼之际,吼声中满是愤怒仇恨之意。

  原本嘈杂纷乱的玄斗场,在其一声狂吼之下,瞬间安静了下来,但紧接着就又响起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狂热欢呼之声。

  “杀,杀,杀……”

  “咬死他!咬死他!”

  ……

  一阵阵兴奋狂热的嘶吼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玄斗场的氛围都变得躁动起来了。

  韩立身处在玄斗场正中,作为这场盛大且血腥的演出者,却没有丝毫热切之感。

  他双目冷冷地盯着对面那头异兽,心中不知是冷漠,还是愤怒,浑身上下分明没有任何气息波动散发出,却给人一种十分古怪压抑的感觉。

  那头虎鳞兽仰头嘶吼了一阵之后,终于低下了头颅,望向了眼前那个渺小的人类。

  这一看之下,这头胡须坚硬如钢针的异兽,突然身子微微一窒,嘴唇带动虎须微微抖动了几下,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吟啸之声。

  其两只粗壮的前爪猛一抓地,身形骤然一窜而出,竟是迅捷到了极点。

  几乎只是一瞬间,虎鳞兽的前爪就已经扑到了韩立身前。

  韩立见状,身形立即后撤一步,身子猛然向后一翻,全身三十八处玄窍几乎瞬间全都亮起,翻身而过的同时,一只脚就朝着虎鳞兽的颌下,猛然踢了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重响。

  虎鳞兽巨大的身形,前冲之势骤然一止,头颅也猛地向后一仰,竟是生生给韩立一脚踢得停了下来。

  玄斗场看台之上一声惊呼,所有人都以为那个连铠甲和兵刃都没有的人族,应该被这头虎鳞兽一击毙命才对,可眼前却出现了这样古怪的一幕。

  贵宾席上,虎贲也是有些错愕,身形稍稍朝前倾斜了一些,仔细凝望向了那边。

  就在此时,那头虎鳞兽被踢得倒仰的头颅,突然猛地向下一压,竟如一个巨大的铁锤直接砸落在了地上。

  “轰隆”一声巨响!

  玄斗场大地碎裂,沙石四溅而起,烟尘弥漫开来。

  韩立的身影也被淹没其中,无法看清了。

  只听一声咆哮之声传来,虎鳞兽巨大的身形从烟尘中猛然冲了出来,身形直往前方冲撞而去,而其一根巨大的尖齿,正死死抵着一个人影,自然正是韩立。

  韩立双手死死抵着此兽的尖齿,双脚一前一后蹬着地面,却仍是被这头力大无穷的异兽顶着,双脚如犁一般在地面上划出两道深深沟壑,一直冲撞到了一侧岩壁。

  岩壁材质不知为何,韩立脊背靠在其上,只觉得微微有些凉意,却稳固无比。

  韩立胸膛起伏剧烈,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双手骤然向下一按,引着虎鳞兽冲撞的那股巨力向着地下倾泻而去。

  只听“铮”的一声锐鸣,那虎鳞兽的尖齿在他的引导之下,猛地插入了地下。

  虎鳞兽尖齿钉入地面之中,猛地一挣扎下,竟然没能将其拔出,整颗头颅都好似被钉在在了地面上。

  韩立趁机借势当空掠起,一脚踩在虎鳞兽的鼻子上,猛地一蹬,身形灵动的直接跃上了其头颅。

  虎鳞兽头颅猛地一晃,想要挣脱开来。

  韩立却是略一俯身,猛然抬起一拳,朝着虎鳞兽的头颅重击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无形气浪自虎鳞兽头颅上轰然炸开,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此兽才刚刚抬起一些的头颅,竟是再次重重垂了下去,两道尖齿更是被砸得越发深入地钉入了地下。

  “轰隆”

  一拳过后,一拳又至。

  韩立并未因控制住了这头异兽,而放松下来,反而是一拳接着一拳砸落下去。

  “轰,轰,轰”

  虎鳞兽的头颅一震再震,地面岩石则不断碎裂崩开,道道殷红血迹从中潺潺流淌,汇成了数道鲜血溪流。

  玄斗场看台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这才过去了多久,一刻钟?半刻钟?

  似乎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这区区人族竟然就将那头虎鳞兽打趴在了地上。

  接连十数拳砸下之后,虎鳞兽原本还拱起的身身子,已经趴伏了下去,身躯只是小幅地抖动着,却不在继续剧烈挣扎,看起来似乎是已经生机难续了。

  终于,韩立停了下来,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在看台上一阵扫视,最终落在了晨阳所在的那处贵宾上,目光冰冷,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其拳头上早已经血肉模糊,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沾染的血液,一点一滴地从他拳端淌下,砸落在了虎鳞兽身上,溅起一团团血花。

  玄斗场上一阵寂静后,骤然爆发起一阵欢呼之声,只是这次的声音却都是给了韩立。

  “厉飞雨,厉飞雨,厉飞雨……”

  “赢了,赢了……赚了,赚了……”之前押注在韩立身上的那名独角男子,更是激动地站了起来,口中连声大叫。

  “这人族杂碎看起来,有些不寻常啊……”虎贲看着韩立的样子,口中轻啐了一口,骂骂咧咧道。

  晨阳一手抚弄着怀中女子的光滑玉腿,只是笑而不语。

  虎贲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略一琢磨,有点回过味儿来,皱眉道:“姓晨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事先知道点什么?”

  “嘿嘿,我能知道什么?这玄斗场扔进去,便是生死自负,咱赌的可都是眼光和运气。况且现在,胜负还没见分晓呢。”晨阳嘿嘿一笑,懒洋洋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场上异变突起!

  “吼……”

  一声狂暴嘶吼过后,虎鳞兽一身黑白鳞片竟然层层翻起,如同无数把锋锐刀片一样耸立了起来,站立在其头颅上的韩立,身形一掠,朝着一旁跳落了下去。

  只见玄斗场当中,已经被打趴在地上,看似气若游丝的虎鳞兽,此刻却是双眼向上一翻,原本的黑色瞳仁径直翻了上去,眼白之中竟是出现了第二双瞳孔,赫然变作了青紫之色。

  “这是……双瞳鳞兽?”

  晨阳瞥见着一幕,神色忽然一变,丝毫不管那娇媚女子还贴在他身上,直接将其掀到一旁,站了起来。

  “哈哈……双瞳鳞兽,那可就是难得一见的变异种了,实力可就不是黄阶鳞兽了,看来晨大队长今日是看走眼了。”这次轮到虎贲得意大笑了。

  “变异的双瞳虎鳞兽,其实力堪比玄阶鳞兽,这场玄斗不能再打了……”晨阳却是根本没有在意他与虎贲的赌约,神色凝重道。

  说罢,他便要离开贵宾席,去往下方玄斗场管事处。

  “晨兄,你这是要干什么去?”虎贲见状,眉头一皱,一把拦住了他。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42409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