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六十五章 血池

第八百六十五章 血池

  “不用看了,是你赢了。那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就开了那么点的玄窍,竟然真能杀死一头玄阶鳞兽,真是倒霉透顶。”虎贲站起身来,一把将怀中女子推了过来,说道。

  晨阳只是随手一拨,就将那女子推到了另一边的大椅上,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我他娘还想知道怎么一回事呢?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日我就让人将那枚兽核送到你府上去。”虎贲恨恨的骂了一句后,转身离开了。

  晨阳站在原地半晌,而后瞥了一眼那女子,也转身离去了。

  ……

  此时的韩立身上伤痕累累,尤其是双腿剧痛难当,有些艰难的离开了赛场,回到后台暗厅中。

  “第一次上台便能打成这样,很不错,本以为你要下不来了。将号牌给我。”独角大汉已经等在这里,上下打量韩立两眼,说道。

  韩立默默的取下腰间的号牌,递了过去。

  独家大汉取出了一根金色短棒,在韩立的号牌上轻轻一划而过。

  号牌上的玄点数目顿时一变,增加了二十点。

  看到见此,韩立面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

  能得到二十玄点,也不枉他辛苦这一场了。

  独角大汉将号牌还给韩立,同时拍了拍手,两个身穿铠甲的高大甲士从暗厅深处的一个侧门内走出,不由分说的架起韩立的身体,朝着朝着侧门走去。

  “你们……”韩立面上变色,双臂一挣。

  但高大甲士手臂坚硬无比,好像铁钳箍住韩立的手臂,丝毫挣脱不动。

  而且这两个甲士的手臂冰凉刺骨,竟然完全不似肉身之体。

  韩立面露惊讶之色,看向两名甲士。

  二人脸上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青黑色,更浮现出一根根暴突的青筋,看起来颇为吓人。

  不仅如此,这两名甲士表情呆滞,眼中毫无神采,仿佛两具尸体一般,但其口鼻间却还在呼吸,全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不用担心,你现在身上伤势不轻,他们是送你去疗伤,不好好治好伤,怎么继续参加玄斗?”独角大汉嘿嘿笑道。

  “疗伤……”韩立闻言一怔,目光闪动了一下,没有再试图挣扎。

  两名甲士带着韩立进了那侧门,门内是一条长长甬道,二人带着韩立很快前进,并在之后的几个岔路一阵七拐八拐。

  期间,韩立暗暗打量这两个甲士,很快判断出这两人应该是类似炼尸般的存在,不知是如何炼成的。

  两个甲士带着韩立很快走到了一条甬道的尽头,进入一间颇大的石室,石室中央处赫然是一个十几丈大小的水池,池水赫然呈现出血红之色,而且很是粘稠,好像血池一般。

  而血池中央处池水翻滚,仿佛喷泉一般咕噜噜冒着血泡。

  缕缕猩红色的血雾从池水中腾起,在血池上空荡漾。

  一股刺鼻之极的血腥气充斥着整个石室,却没有什么腥臭的味道,闻着这股血腥气,反而让人精神振奋。

  韩立看到眼前此景,面上露出诧异之色。

  那两个甲士走到池边不由分说的抬手一挥,将韩立抛了出去。

  韩立人在半空,无处接力,而且此刻全身酸痛无力,更无力挣扎,“扑通”一声便落入了血池之中。

  “嗤嗤”之声响起。

  一进入血池,韩立皮肤瞬间变的通红,面上五官也微微扭曲。

  这血池池水的温度竟然高的吓人,烫的他全身每一寸皮肤都在如同被火烧一般,刺痛无比。

  血水烧灼着韩立身体的同时,一股股热流也涌进了他的体内,朝着那些受损处流去,伤势顿时开始恢复。

  韩立感应到此景,心中一喜。

  “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其中一个甲士开口,声音嘶哑。

  韩立闻言急忙运转体内气血,池水涌来的热流顿时加快了不少。

  他心中一动,立刻全力运转气血流动,吸收血池内的热流,治愈体内伤势。

  时间飞快过去,转眼间过了一刻钟。

  血池治愈伤势的效果极佳,才这么点时间,他身上伤势已经恢复了近半,让其心中是又惊又喜。

  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传来。

  韩立睁眼望去,却又是两个甲士走了进来,手中也架着一名玄斗士。

  那人是个青年男子,左边脸颊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螺旋状的花纹,从额头一直蔓延到下巴,看起来颇为怪异。

  这人此刻也身受重伤,面色苍白,全身伤痕累累,尤其小腹处有两道巨大伤口,几乎将其身体斩成三截,鲜血蜂拥而出,透过伤口能清楚看到其中的肠子和内脏。

  那两个甲士也只是一挥手,便将花脸男子扔进了血池。

  花脸男子显然以前来过这里,一进入血池便立刻运转气血,恢复伤势,苍白的面色很快恢复了不少。

  他腰间的那两处伤口虽然没有愈合,皮肉却已经连接在一起。

  韩立眼见此景,对这血池的恢复能力再次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花脸男子感应到了韩立的视线,看了过来,面露一丝惊讶之色。

  “呵呵,你是厉飞雨吧?幸会。”此人笑着说道。

  “你是?”韩立看着此人隐约觉得有些面熟,一时却回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

  “在下陈林,也是第九区的。先前厉道友和刀疤冲突之时,在下正好也在场,方才候场时恰巧看了厉道友和那虎鳞兽的战斗,想不到厉道友连玄阶的虎鳞兽也能击杀,咱们第九区可没有几个能做到,佩服。”陈林由衷的说道。

  “侥幸而已,陈道友过奖了。”韩立习惯性的谦逊了一句。

  陈林似乎有意和韩立结交。

  而韩立进入玄斗场后,一直忙于修炼,而且第九区的其他玄斗士对他的态度也颇为古怪,好像有些避之唯恐不及,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和其攀谈。

  他正有些事情想找人询问,便和陈林闲谈起来,很快谈及了先前和刀疤的冲突。

  陈林将刀疤向毒龙老大哭诉,毒龙老大欲找韩立麻烦,却因为比赛而耽搁的事情也和韩立说了。

  韩立听闻此话,这才明白为何第九区的玄斗士那么对待自己了。

  “厉道友,你的实力虽然不弱,人也够狠,不过也要当心刀疤的报复,此人心胸极为狭窄,睚眦必报,而且他和毒龙关系不错,毒龙为了维护自己在第九区的威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要千万当心。”陈林小声告诫道。

  “多谢陈道友提醒,不知那毒龙实力如何?”韩立微一沉吟后问道。

  “据我所知,毒龙目前已经打通了七十个玄窍,在十大区域的诸位首领中,也算得中上。恕我直言,以你目前的情况,远不是毒龙老大的对手,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初来乍到,服服软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陈林迟疑了一下,说道。

  韩立闻言眉头一皱,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不过短期内你倒不必担心。毒龙老大在不久前的玄斗中和一只顶尖的玄级鳞兽两败俱伤,没有两三个月的休养是无法痊愈,所以暂时不会找你的麻烦。”陈林再次说道。

  “看来我的运气还不算太差。”韩立闻言,苦笑一声道。

  “根据玄斗场的规矩,我们这些玄斗士每个月起码要参加一场玄斗。厉道友你刚刚打完一场比赛,接下来可以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你还是趁机提升一下实力为好。”陈林建议道。

  “哦,还有这规矩,倒是第一次听说。”韩立眉梢一动,说道。

  “我们这些玄斗士除非在比赛受到太重的伤势,经过玄斗场评估,确实无法出场,才能延缓一下,毒龙老大这次受伤闭关便是如此。”陈林摇了摇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韩立缓缓点头,然后又询问了一些关于玄斗场的事情,陈林也没有推辞,一一向韩立做了解释。

  “时间到了。”半个时辰后,带韩立进来的那两个甲士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韩立闻言,站了起来走出了血池,朝陈林一拱手,道:“陈道友,今日多谢你了。”

  “只不过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信息而已,厉道友言重了。”陈林也抱拳换了一礼。

  韩立再次向陈林点了点头,这次转身离开了石室。

  他在和陈林闲谈之时,并未放松疗伤,此刻体内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行动早已无碍,很快返回了上面的兑换大厅。

  韩立取下号牌,快步走到兑换石桌前,将号牌中的二十一点玄点兑换成七枚塔罗兽核,立刻便朝着第九区走去。

  得知了毒龙的实力,他现在一点时间也不想耽误,很快便回到了第九区。

  “厉道友,听说你击杀了一头玄级的虎鳞兽,真是让人钦佩。”

  “厉道友看起来年岁不大,却已经有此等实力,真是让我们这些人惭愧。”

  他一踏进第九区,立刻便有数人迎了上来,热情打着招呼,其他没有说话的人,脸上也露出笑容,和之前冷淡的样子截然不同。

  “诸位客气了。”韩立虽然不屑这些玄斗士的见风使舵,却也不想无故得罪他们,随口敷衍了几句。

  就在此时,一道阴冷目光望了过来,仿佛毒蛇的窥视。

  韩立心有所感,转首望去,正是刀疤。

  看到韩立视线望来,刀疤眼中闪过一丝惧色,还有刻骨的怨毒。

  但接着,此人便起身进了自己的住处,似乎生怕韩立找他麻烦。

  韩立回想起陈林所说的话,眉头微蹙,也一言不发的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422224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