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花鸟鱼虫

第六百二十二章 花鸟鱼虫

  聚琨城中心处,坐落了一座白色高塔,高耸如云,直刺向天。

  高塔内的一座偏殿内,人影一花,苏流的身影浮现而出。

  在其身旁,一名身穿白色儒衫的男子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品着灵茶,看到苏流现身后,也没起身,口中缓缓说道:

  “你刚刚是故意要放那二人离开的吧。”

  “你都看到了?”苏流淡淡看了儒衫男子一眼,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紫衣修士虽然身负空间法则,但以你的实力,想要留住他们还是可以做到,为何要这么做?那些老家伙可没有公输天那么好糊弄,此事若是被上面知道,恐怕对你不利的。”儒衫男子如此说道。

  “那紫衣修士身份不一般,若将其抓住才真的麻烦。此事就是上面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我。”苏流如此说道。

  “哦,那人是什么人?”儒衫男子有些惊讶,问道。

  “广源斋。”苏流只说了三个字。

  “什么?你可确定?”儒衫男子听闻此话,终于有些动容了。

  “我做事自有分寸。”苏流如此说道。

  “那银狐呢,他可是诛仙台榜上有名的惯犯,即便那紫衣修士你不想留下,那留下银狐总没理由了吧。”儒衫男子又问道。

  “我说了,我做事自有分寸,我既然没有留下银狐,便有不留下他的道理,你以后便明白了。”苏流声音微冷的说道。

  儒衫男子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见苏流不愿多说,便也没有再多问什么。

  ……

  聚琨城,某间密室之中。

  “如今这世道是原来越乱了,这么一来,以后谁还敢来参加这玉昆楼的拍卖会?之后我一定要将此事上禀,大不了取消和黑山仙宫在此的合作,否则百造山的信誉早晚得被败光了。”景阳上人一边开启密室禁制,一边说道。

  “景阳道友消消气,这拍卖会你本就懒得插手,以后不去管就是了,只要闲云山里清闲度日便是了。”韩立哈哈一笑,说道。

  他表面轻松随意,心中却是有些后怕,若是拍卖会上,自己与那黑袍之人强争那棵“万魂草”,只怕方才被仙宫之人围捕的就该是他了。

  “唉,闲云山如今也有些今非昔比了。”景阳上人叹了口气说道。

  “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咱还是先看看你重金拍下的那件宝贝吧?”韩立话锋一转的说道。

  “厉道友,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不是丹师,反倒像是个生意人呢?”景阳上人眉头一挑,问道。

  “山上修行,哪个不是斤斤计较的生意人?”韩立笑着反问道。

  “哈哈,你呀你……”景阳上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罢,他便手掌一翻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八角形方盒,手掌在方盒中心一按,盒身便“啪”的一声轻响,从中心分出八瓣三角叶片,如花朵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张了开来。

  韩立站在一旁,双目深处幽幽蓝光亮起,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八角方盒上的每一道灵纹,也看着景阳上人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景阳上人将打开的八角方盒倒扣在了地上,双指一并,正要朝盒身上点下去时,动作突然一僵,停在了原地。

  韩立发现他不动了,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随即笑着调侃道:

  “怎么?害怕我将你这手开启法宝的绝活给学去了?且不说我根本看不懂你在干嘛,就是看懂了,我也弄不来跟你这一模一样的空间法宝,你说是不是?”

  “嘿嘿,倒也是。其实说开了,这法子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高深法门,只是针对性比较强,在百造山内也没有几个人乐意学,你就算学去了,只怕以后也没有用武之地。”景阳上人笑了笑,说道。

  “还有这种法门,那不是形同鸡肋么?这里面是有什么故事?”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景阳上人本来已经开始继续鼓捣那八角方盒,听闻此言后,又停下了动作。

  “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本来就不是什么秘事。之前跟你说这截看起来像兽骨一样的东西是空间法宝,实际上并不太准确,它应该说是一件洞天之宝才对。”他犹豫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洞天之宝?”

  韩立听罢,不禁一愣,很快就想到了另一样宝物“山海珠”。

  这山海珠本是空鱼一族的圣物,是里面能够装下巨山大海的顶尖宝物,若是这兽骨也是如此的宝物,那可真就是无价之宝了。

  只可惜他当初飞升仙界之时无法携带,便将此珠留在了灵界。

  景阳上人见韩立愣了一下,以为他不清楚洞天之宝的由来,随即解释道:

  “与一般的空间法宝不同,洞天之宝内的空间往往更大,里面天地灵气能够自行流转,故而生灵在其中能够自由生存,可以用来种植灵草,豢养灵兽。”

  韩立对于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自然一清二楚,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在仙域之中,洞天之宝的价格往往十分昂贵,但数量却并不算少,我若动用百造山的关系购买,自然也是容易至极。但厉道友可知我为何如此紧张这件洞天之宝?”景阳上人兴致上来,主动问道。

  “这个我哪里知道?但看你不计仙元石也要与人相争,便知其大有来头了。”韩立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说道。

  “不错。这截兽骨名‘鱼枝’,是我们百造山第三代山主解缙元,当年铸造的四件洞天之宝其中之一。另外三件分别为‘花枝’、‘鸟枝’、‘虫枝’,合称为‘花鸟鱼虫’四枝。加上我回收的这枝,如今就只剩‘花枝’还流传在外,没有音信。”景阳上人点了点头说道。

  “竟起了这么个风雅之名,看来你们这位山主也是个妙人啊?”韩立笑道。

  “三代山主是我们百造山历代山主之中,性格最为古怪,也是除开山祖师以外,最为门中弟子敬仰的一位。传说其在炼器一道上天分极高,还是门中弟子时就多有奇思妙想,被传功长老斥为不务正业。后来他却意外得到二代山主器重,收为关门弟子悉心培养,最终成为了我们百造山的一代中兴雄主。”景阳上人面上也露出几分笑意,说道。

  “说了半天,你也没说这古怪名字的由来?这‘鱼枝’又该如何解开呢?”韩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

  “都说了,我们这位三代山主性子古怪,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保不齐就是一时兴起而已。看你也已经急不可耐,我就不废话了,这就打开它。”景阳道人看了韩立一眼,说道。

  说罢,他便将八角方盒放在地上,并指在四周刻画起来,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线条细密,错综复杂的小型法阵。

  而后,他便取出那截兽骨,放在了倒扣的八角方盒之上。

  “这洞天之宝的开启竟然这么麻烦?”韩立眉头微皱。

  “要是不麻烦,那个不识货的金仙早就将其打开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捡漏?”景阳上人没好气道。

  “景阳道友言之有理。”韩立点头道。

  “看到没,这地上刻画的叫‘八元解阵’,一些洞天之宝在原主人身死之后,便无人能够打开。只有通过此法,才能重新开启,之后再将其炼化一遍,就能如储物戒一般随意打开和关闭了。”景阳上人指了指地上的符阵,说道。

  “原来如此,是我少见多怪了。”韩立笑了笑,说道。

  “好了,别打岔了,接下来就是开启的关键了,你可不能干扰到我。”景阳上人神色凝重几分的说道。

  韩立随即默然站到了一旁,注视起来。

  只见景阳上人神色一肃,双手掐动法诀,口中却是默默吟诵起来。

  韩立通过观察其唇齿开合,隐约能够看出他在念诵什么,但却不知其法诀如何运行,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

  片刻之后,但见其双手一指,一道白光飞入兽骨。

  那截兽骨表面立即绽放出一层璀璨银光,蔓延开来后,令整块骨头都化作雪白通透之色,骨节末端也随即浮现出一枚铜钱大小的金鱼纹路。

  “厉道友稍待,等我炼化此物之后,便将其打开。”景阳上人抬手接过“鱼枝”,对韩立说道。

  韩立犹在思量其法诀运行之法,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景阳上人随即盘膝坐了下来,双手上下一合,将那截玉骨扣在掌心,炼化起来。

  约莫三个时辰之后,他才大汗淋漓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看起来竟是消耗颇巨的样子。

  “哈哈,厉道友,现在就到了开花结果,坐地分钱的时候了。”其脸色虽然难看,眼神却满是喜悦之情,笑着开口说道。

  “那就看看咱们的手气如何了?”韩立也搓了搓手,一副财迷的模样。

  景阳上人单手在“鱼枝”上一划,那截玉骨立即光芒一颤,变得虚无透明起来,其上绽放出的灿烂银光,化作了一道丈许来高的光门。

  光门之内,隐约可见一抹碧绿之色,当中有阵阵微风吹拂而出。

  “请进吧,厉道友。”景阳上人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当先一步跨入光门,身影消失在了其中。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21246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