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又出事了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又出事了

  “唯一可以推断的是,此事与这些近两百年内加入进来的新人,脱不开关系。毕竟过去那么多年,谷中可一直太平的很。”段与哉目光微沉,说道。

  “既然有此怀疑,就没人去查他们的身份来历?”韩立微微蹙眉,问道。

  “这些人表面上都很正常,加上谷中规矩所限,起初自是没人过问的。但时至今日,事情愈发扑朔迷离,自然有人开始暗中调查了,可结果却是越查越乱,以至于流传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传闻来。”虞子期叹了口气,说道。

  “哦,是什么传闻?”韩立疑惑道。

  “有的说是有食人魔族潜入山谷,有的说是有嗜血邪修作祟,有的说是仙宫为了铲除这片势力,派的暗谍来破坏谷内安宁,甚至还有的说是与之前聚琨城中出现的“银狐案”有关,说是那怪盗因为逃不出黑山仙域,躲到了闲云山中……”虞子期说道。

  “总之是众说纷纭,人心惶惶。”段与哉摇头说道。

  “照我说,这些狗屁说法,根本就没有个定数,反倒像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摆的迷魂阵,故意搅人视听。”热火仙尊喝了一杯酒,缓缓说道。

  韩立闻言,心中念头转动。

  若这些离奇事件与“银狐案”有关的话,那还真有可能是黑山仙宫的人,在往这闲云山中渗透,日后只怕这里会越发不安宁起来。

  “这闲云山本就是个没有强力宗门和仙宫管束的地方,近似于大批散修聚集的无法之地。先前是因为那位横空出世的散修前辈余威震慑,才能如世外桃源一般延续至今。可如今混乱一起,却已经无人镇压,只怕……”莫无雪叹息一声,说道。

  她的话没说完,大家却都已经明白了其后隐藏的担忧,一时间都沉默下来。

  现场变得鸦雀无声,有的只是酒杯与桌子碰撞的声音,气氛有些压抑。

  “天塌下来也有道法高的在上面撑着,有什么好担忧的?天大地大,又不是只有一个闲云山野鹤谷?咱们若有心过闲散日子,哪里去不得?”这时,热火仙尊忽然重重一搁酒杯,朗声说道。

  “热火道友此言差矣,我们倒是能够天大地大去甩手遨游,你身为火叶宗大长老,只怕没你说的这么潇洒吧?”韩立闻言一笑,调侃道。

  “嗨,看破不说破,这个道理厉道友可得好好学学……”热火仙尊嗔怪地看了韩立一眼,无奈说道。

  其余几人见状,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压抑的气氛才稍稍缓解些许。

  众人饮过美酒之后,又东拉西扯的闲聊了半日,才各自告辞离去。

  韩立自然也没有在去提那谷中失踪之事,但却看得出来,这些闲云野鹤们虽表面恢复了云淡风轻,似不再介怀先前所说之事,实则心中隐忧并未减轻多少。

  韩立与热火仙尊一同离开,临别之际,后者又嘱咐他了一次,尽量不要再用火叶宗外门长老身份行事,最近可能反而会平添麻烦。

  至于具体为何,他依旧没有细说,韩立便也没有追问。

  回到洞府之内,韩立打开“花枝”洞天,查看了一下灵药和道兵的状况,然后便在密室内闭关起来,继续参悟修炼真言化轮经等几部时间功法。

  然而,仅仅才过去半年多,野鹤谷里也出事了。

  这一日清晨,韩立正打算去一趟灵药园,用绿液浇灌一下道兵,结果就发现段与哉突然到访,人已经到了洞府门外。

  他只得略作收拾,打开了洞府大门,出来迎客。

  结果当他看到段与哉脸上的神色时,所有寒暄客套的话就都咽进了肚子里,连忙问道:

  “怎么了,为何神色如此焦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虞子期遇袭,重伤濒死,厉道友快救一救他。”段与哉眉头紧皱,没有任何多余言语,快速说道。

  “他人在哪里?”韩立眉头一皱,忙问道。

  “清风崖。”段与哉立即说道。

  韩立闻言,身上遁光一闪,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

  段与哉见状略微一愣,身形也随即化作一道遁光,远遁而去。

  几乎只是数息之后,清风崖上青光一闪,韩立的身影从中一闪而出。

  他目光一扫,就看到山崖边缘处,大片积雪被殷红血迹侵染,已经冻结成了一片有些污浊的血色冰晶。

  冰晶中央躺着一个年轻男子,浑身白色长袍已经被血迹浸透,脸色煞白无比,双目圆睁着,却看到任何神采,赫然正是虞子期。

  在其身侧,脸色同样煞白的莫无雪,正屈身半蹲着,双手之中银色华光喷涌而出,化作了一层银色光幕,将他的身子笼罩在其中,给他源源不断地灌输着仙灵力。

  “厉道友……”眼见韩立赶来,莫无雪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希冀之色,说道。

  韩立冲其点了点头,快步走上前来,一手探入银白光幕之内握住虞子期的手腕,双目同时紫光一闪,瞳孔瞬间化作紫晶之色,朝着其身上探查起来。

  这一看之下,虞子期周身状况顿时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片刻之后,他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神色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凝重,到了最后眼底之中,甚至闪过了一抹愤怒之色。

  莫无雪见他这副神情,心知不妙,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煞白。

  “别担心,还有救。”韩立没有看她,开口说了一句。

  只是这一句,就让莫无雪心头一跳,继而就湿润了眼角,目光望向虞子期时,心中情意再无任何遮掩。

  早已经赶回来的段与哉一直站在稍远的地方,听到这句话后,才赶忙走了过来。

  韩立收起了九幽魔瞳,眉头依旧紧皱着,手腕一转,取出一枚晶莹如玉的丹药,捏住虞子期的下巴,将他的嘴巴打开,放了进去。

  虞子期没有半点反应,丹药也无法下咽,韩立便抬手一点他的喉头,顺着食管向下一引,将丹药引入了他的腹中。

  紧接着,就见一层淡白色的光芒从其小腹处亮了起来,继而朝着四肢百脉流淌而去。

  莫无雪听到一阵阵细微的“咯咯”声,从虞子期体内各处传来,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望向韩立。

  “这是断骨重生,裂缝续接起来的声音。你们也看到了,他浑身骨骼筋脉几乎完全断绝,神魂更是因为被强行搜魂变得残破不堪,整个身体就像是四面漏风的破屋,根本经不起任何强力折腾。”韩立沉声解释道。

  “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没敢擅自搬动他去你洞府,而是请你过来。”段与哉点头道。

  “我给他服用的,不过是一枚真仙级别的断续丹,只是帮他先将骨骼筋脉续接起来,把漏风破损的地方补救起来,之后才能进一步调理伤势。如今看来,这一条命算是保住了。”韩立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听到韩立此言,莫无雪二人均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眉宇间的忧色并没有减去多少。

  等到这些“咯咯”异响全部消失以后,韩立手腕再次一转,掌心之中又多出一只白玉瓷瓶,里面装着大半瓶淡紫色的液体。

  这些液体是他用诞魂花液配制出的一种养魂灵液,当年他炼制地祇化身时,发现此物对于恢复神魂损伤有不小的作用,后来就又想办法炼制了一些。

  只是后来修为彻底恢复之后,神魂也因炼神术的关系越加强大起来,再没有机会使用,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他将瓶塞打开,给虞子期一滴不剩地灌入了口中,一股奇异的清香散发开来。

  而后,韩立用手掌轻抚过虞子期的双眼,将他的眼皮阖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与他有何等仇怨,要将他打成如此重伤?”莫无雪目光扫过虞子期苍白的脸颊,此刻已经恢复了往日神情,开口说道。

  “未必是有什么仇怨,也有可能……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消息来。”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看样子,对方已经得手了。”段与哉低头望向虞子期,重重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

  “从虞道友神魂的损伤状况来看,他多半是在对方强行搜魂之时,触动了什么神魂禁制,自行炸裂了识海,那人应该未能得逞。不过也正是因此,他才恼羞成怒地用钝器,将虞道友全身骨头一寸一寸打断,扔在了这清风崖上等死。”韩立面色凝重,分析道。

  莫无雪闻言,目光微微一颤,袖中纤手青筋突起,死死攥在了一起。

  韩立忽然想起一事,连忙俯下身,抬起一掌,朝着虞子期的眉心处按了下去,其掌心之中,荡漾起一层层无形波动,再次仔细探查起来。

  “果然如此……”韩立收起手掌,缓缓说道。

  “怎么了,厉道友?”莫无雪连忙问道。

  “此人用心实在歹毒,他在虞道友的元婴之上下了禁制,令其无法出逃躯体。一旦他肉身生机彻底断绝,神魂彻底消散,元婴也会自行消解开来,连外逃夺舍的可能都没有。不过好在,你及时为他封住了识海,同时不断为其灌输仙灵力,护住了他的肉身,才给我争取了一线救他的机会。”韩立看向莫无雪,说道。

  莫无雪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说道:“封住识海?我只知道为他灌输仙灵力,根本不知道还要封住他的识海。”

  韩立听罢,目光一转,带着询问之意的望向了段与哉。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269/419907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