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小馆 > 第八百五十九章 高脚箐

第八百五十九章 高脚箐


        白穹首接到山爷的通知后很快就到了,一起来的还有沈峰李黑狗燕子光头童大姐,剑锋...哦是盘山队数得上号的全员到齐。

        林愁看见人就是一愣,

        “老白同志啊,你们怎么都瘦了这么多...”

        不光瘦,还黑,黑得发亮。

        现在把他和李黑狗放一块不仔细看都有那么点区分不开。

        白穹首幽幽道,

        “饿的,你这一走就是小半个月,我们连吃饭的地儿都没!”

        林愁直挠头,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苦力做了这么久,税终于清了?”

        整个队伍都在明光搞基建,应该能抵扣不少人头税的吧?

        白穹首有气无力的说,

        “假如没涨那百分之三十五的话,应该已经清了。”

        “......”

        “果然道高一尺魔高一百丈啊。”

        “这话没毛病。”

        白穹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车里拿出一个筐子,

        “对了,来之前我遇见巷子里的虎叔了,他刚从海边回来——这些萝卜,是他让我带给你的,说特别好吃。”

        二分青一分白,看起来应该是很漂亮的高脚青品种。

        光头顺了一个,抱着啃,

        “emmmmm,真脆,真甜,这萝卜确实不错。”

        林愁接了萝卜,笑眯眯的说,

        “好久不见啊光头,啥时候办婚礼?”

        ——这话问的不是没有理由的,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今天的燕子状态明显不对,那股子泼辣几乎完全消失,靠在光头身边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燕子立刻低头看脚尖,脸红透了。

        光头顿时换了个啃萝卜的姿势,叉腰,

        “嗨呀,光头爷爷我还年轻,什么婚礼不婚礼的,再浪几年不迟...咔嚓咔嚓...万一遇到更合心意的小娘皮了呢,我跟你说这女人啊,你啪了她不算什么...咔嚓咔嚓...但你要能像光头爷爷一样啪哭她,让她想起你来就浑身发烫、像胶皮糖一样发软,那就怎么甩都甩不掉喽,保证她死心塌地!”

        “!!!”

        这货,终于被玩坏了?

        白穹首沈峰等人面带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看,有些人就是很容易就会飘了。

        正在(羞涩.jpg)的燕子眉毛渐渐立了起来。

        一个超华丽的高抬腿,

        “啪~”

        光头飞了出去,飞的特别高特别远,手里的萝卜却滞在原地,

        “啪~”

        萝卜落地,粉身碎骨,和光头的心一毛一样。

        白穹首奇怪道,

        “诶?这萝卜有点特殊啊,这么脆的么,一个西瓜从半人高的地方掉下去也不见得能摔这么碎吧?”

        沈峰从地上捡起一块,也不嫌弃,随便吹了吹灰就扔进嘴里,

        “咔嚓咔嚓...嗯!这萝卜,老好吃了啊!老白你尝尝!”

        众人从筐子里摸出根萝卜,白穹首屈指一弹,萝卜立刻断成两截儿,

        “嚯,个个都这么脆啊!”

        萝卜断裂面颜色翠绿微微沁出晶亮的汁液,特别清新的气息散发出来。

        一人一截分着尝了尝,很难想象,一根萝卜的味道居然能让人觉得——很感动。

        林愁嘴里咔嚓着,说,

        “虎叔哪儿弄来的萝卜,我一定要进货!”

        白穹首说,

        “行啊,明儿我正好路过勾股巷子,替你问问去。”

        远远的,一个幽怨的声音哭泣道,

        “你光头爷爷,在你们心里都不如一根大萝卜么...”

        众人:

        “又甜又脆,吃到嘴里感觉会迸出萝卜汁一样,可以当水果了。”

        “嗯嗯,就跟刚从地里拔出来的似的,我家小院还种萝卜呢,比这个...算了,完全没有可比性。”

        光头:“......”

        尼玛,友尽了,从今天开始就友尽了。

        山爷想起来一件事,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山爷说,

        “你不在的这几天,绿脑袋又来了,你不在...黑着脸走的。”

        说着,拿眼睛扫林愁,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嘿,你把那小玩意咋了,上上次来的时候哭着走的,那家伙哭了一路啊,老多人都看见了...第二天市面上的所有哒葆产品整个儿涨价一倍,然后上次回去的时候,又涨了两成——你做好承受明光一大半大姑娘小媳妇的怒火的准备了么?”

        “......”

        林愁无辜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还能弄哭她?上上次来的时候我压根没看到她面儿好么!”

        大胸姐不知怎的忽然有些心虚,

        “唔...那个老板我先刷盘子去了,明天就开业了。”

        顺便扯走了对萝卜吹响冲锋号的小有容,偷偷摸摸的说,

        “走走走,等着挨骂啊,这事儿没准跟咱俩有关...”

        大胸姐拖着小有容,小有容拖着萝卜,“???”

        黄大山满不在乎道,

        “那小丫头,戏贼鸡儿多,指不定又憋什么坏呢。”

        众人深以为然,决定抛开这个不愉快的话题。

        因为每次遇到她,准被坑。

        山爷拍了一巴掌自动贩售机,想弄几瓶肥宅快乐水喝喝。

        贩售机坦然受了这致命一击,丁点动静也无。

        emmmm,不对啊,难道这玩意不应该吐出几大瓶子肥宅快乐水么?

        山爷一看,怒了,

        “卧槽?谁tm手这么欠,修好了?干啥不让它坏着...”

        毫无存在感的吴恪举举手,

        “我前几天无聊,顺手给修了...”

        (所以即使在燕回山驻留了这么久,这货科技宅的本质依然没有改变么?)

        黄大山一脸无趣,

        “得,这回得投币了。”

        山爷说,

        “老白啊,好不容易人齐了,喝点呗~”

        白穹首斜睨他,

        “你现在能喝酒了?”

        山爷拍拍胸脯,

        “必须的~”

        白穹首笑呵呵的问林愁,

        “是挺久没过来了,林子也喝点?”

        林愁一想反正也快到晚上了,

        “成,那我去弄两个菜。”

        “别了,这不是现成的嘛,个人觉得有这筐萝卜就够了,再弄点肉,咱就着温泉涮肉吧,多方便。”

        燕子舔了舔嘴唇,

        “涮肉啊,想吃麻辣锅,这几天就想吃辣的。”

        一颗雪亮的光头挤进人群,美滋滋表情,

        “酸儿辣女,辣的好啊,辣的妙啊~”

        “砰!!!”

        林愁愉悦的看着光头被打飞,

        “也行,锅底是现成的,我去弄,还有想吃的么?”

        “米饭,剩下的没了!”

        麻辣火锅林愁业务多熟啊,算算数量的话,就属这火锅卖得最多了——自然是姜家那次。

        怒蛙火锅的底料都是现成的,超麻超辣不满意还能加料,用鸡汤一冲就能上桌。

        整鸡去骨切蝴蝶片,再加上野猪肉、岩羊肉以及各种蔬菜,管够,拢共一套流程下来也没用上半个小时。

        山爷吆喝着,

        “冬吃萝卜夏吃姜,林子把萝卜也切几根呗,我觉得涮着吃也肯定特别好。”

        沈峰嘲讽道,

        “三十多度,哪儿来的冬吃萝卜?”

        结果童大姐默默来了一句,

        “要是算大灾变前的地理位置,三月份咱这冰雪都还没开化,确实是冬天。”

        “......”

        是从什么时候,居然开始有人替这货说话了?

        山爷哈哈大笑,

        “呐,这就是粉丝基础,晓得伐?”

        童大姐羞涩不已。

        白穹首的眉头挑了挑——

        妙啊!

        以前还没注意,难道这夯货就是有一种吸引随身携带粉嫩萝莉保熟保甜人妻的属性?

        “......”

        大锅配炭炉,就在凉亭中开饭了。

        锅里的怒蛙像小山一样码放整齐,咕嘟嘟的煮着。

        林愁提醒道,

        “怒蛙不好煮啊,先涮配菜和肉片吧,蛙肉底下是土豆条和萝卜条垫底,最后吃的。”

        山爷一翘大拇指,

        “专业!蛙肉锅里的萝卜和土豆,那是越煮越香越煮越有味儿。”

        白穹首感叹着,

        “林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大方了,这一锅怒蛙,怕是有三十来斤了吧?”

        嘿,大方,这话爱听。

        林愁很羞涩的笑。

        山爷嗤了一声,

        “什么啊,这怒蛙都是成卡车来的,姓年的小子做的人情。”

        林愁,

        “......”

        信不信我掀桌啊?

        虽然进货不要钱,不代表我卖货也不要钱啊,耽误我黑你了?

        沈峰:“就踏马你话多,吃着不要钱的菜还堵不住你的嘴,别哔哔,不吃滚蛋!”

        山爷一乐,就是这个feel,倍儿爽,菜往嘴里送的更欢实了。

        怒蛙火锅本就是红通通的辣油在上面浮了一层,并且还是林愁特别加了料的,经常吃的人都知道涮一些长相“复杂”的蔬菜吃时,其实是要比肉片还辣的。

        黄大山稀里呼噜一阵,终于觉得不对,

        “卧槽,我的嘴没知觉了!”

        众人抬头,就看到黄大山变厚变红了一倍的大嘴唇。

        “哈哈哈...山爷你现在看着像嘴上挂了两根香肠。”

        山爷不服了,

        “你们就这么能吃辣?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沈峰指指面前的鸡肉薄片盘子,

        “我们吃得都是肉,还第一次见到吃火锅先涮青菜的。”

        “???”

        黄大山满脸问号,

        “你们家吃火锅还有先涮啥后涮啥的规矩?”

        沈峰正经道,

        “当然是先涮肉啊,肉的精华都留在汤里,到时候涮青菜更有味道。”

        黄大山嗤笑,

        “林子用的是鸡汤,锅底还有怒蛙,你跟我说现在涮青菜会没味道?!”

        “......”

        沈峰突然觉得这货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尴尬的说,

        “咳咳,习惯,这是习惯了。”

        嗯,有时候习惯这东西,很不好。

        白穹首说,

        “童大姐,手边儿的芝麻酱递我一下。”

        “嗯。”

        光头嘿嘿的笑,

        “咱都是香油蒜泥碟,就你自个儿吃芝麻酱,你不合群啊!”

        白穹首眨眼,

        “你不看看燕子蘸的是什么?”

        光头一低头,

        “诶?燕子你这蘸的是啥?”

        燕子夹了一片鸡肉浸在锅里,半个巴掌大小的细腻鸡肉蝴蝶片在汤锅里迅速收缩,红白相间,挑出锅里的时候又带上了辣油的艳红。

        在碗里褐色的液体中蘸了一下,放在嘴里。

        咸鲜筋道,麻辣适口。

        她头也不抬的说,

        “醋。”

        光头看看自己的香油碟,沉默了。

        足足一分钟,才露出一个耀眼的笑脸,

        “酸儿辣女啊,这是双胞胎,没跑了!”

        众人同情的看着光头。

        没有一点碧莲,非要把你啪了燕子的事情炫耀的全世界都知道么?

        “你们都看我干啥...诶呦...”

        燕子收回腿,重新坐好。

        山爷夸奖道,

        “燕子这一腿踢得好啊,角度巧妙、柔中带刚。”

        童大姐也很羡慕,让她坐在那里从桌子底下抽出腿还把人踢飞还抬那么高,她做不到。

        “妹妹以前练过瑜伽嘛?”

        燕子摇头,

        “这是鞭腿,以前跟师傅学鞭法的时候顺带练的。”

        林愁一脸懵,

        “鞭腿的意思就是把腿像鞭子一样使唤么,嗖嗖嗖的那种?”

        沈峰警告的眼神立刻甩了过去,疯狂警告燕子。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和这货谈练武的事!酸儿辣女啊!胎儿不稳!他会把你演示流铲的!啊呸,给你演示流铲的!不吉利!)

        燕子揉了揉眉心,

        “不是这样的。”

        林愁欲言又止。

        黄大山连忙岔开话题,说,

        “大家伙儿,真的,这个萝卜片,涮一下味道也老棒了!”

        于是乎一群人低头吃萝卜,比兔子还乖巧。

        虽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沈峰警告式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还是不要在某些东西的边缘疯狂试探的好。

        “不错不错,比起生吃来我更喜欢涮得微软的这样,有汤底的滋味又有萝卜香。”

        “这萝卜太厉害了,林子一定要多进点货啊。”

        “做成萝卜咸菜怎么样?”

        林愁突然很寂寞的沉默了。

        也涮了一片放在嘴里,再次五星好评,

        “嗯,出乎意料的好吃,回头真要问问虎叔了,最好是能长期供应,能拿些种子过来最好了——我的灵感已经控制不住了。”

        “能行么,种法肯定很特殊吧?”

        林愁说,

        “没问题,我差不多什么都能种。”

        他不行,不是还有狗哔系统呢么,虽然经常坑林愁的钱,但这种事系统从来不赖账的。

        什么东西都能种,种出来保证不比原来的品质差。

        果然,某些东西一旦有了底限之后就会变得可爱起来。

        “滴,沙土高脚箐萝卜。

        微有异化,可作零阶魔植处理。

        价值评估,低。

        已是有主之物,需获得其本人种植许可方可移栽种植。”

        曰!

        这特么是谁家的系统,串台了喂!

        这突如其来的耿直是怎么肥四?

        把本帅那个特别卧槽的+扣币+一毛不拔的狗哔系统还给我啊啊啊...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0_179/4265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