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二一零章 转变

第二一零章 转变

        。

        刺杀案的调查目前已经陷入了困境,围绕着幕后凶手的追查行动虽然有多国警方参与,但是这个时代不是后世已经稳定的国家,许多线索到了最后都失去了方向。

        就以意大利为例,这个国家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出现还不到一百年,原本都是一个个小的城邦国家。

        虽然墨索里尼上任以后,加强了对国家的统一统计,但是仍然有无数的黑户不服从政府的统一统治。

        在都灵公国,米兰公国等一些地区,那里的人们依然坚守着过去的传统,并且以鄙夷的目光看着南方的穷鬼。

        而在南方,许多地区依旧仍然是家长制度,后世鼎鼎大名的黑手党其实并不是一种黑涩会,黑邦的存在,而是一种独立自主的政治制度。

        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西西里岛那里的家长制,依旧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

        在这样一个关系复杂的国家,许多人都没有身份登记,只是通过口供,没有照片就想要找到一个人,很多时候还要看运气。

        所以,当警方的追查往往到了某个阶段以后,只要策划人隐匿了起来,很难找到真正的凶手。

        更主要的是,凶手们甚至可以通过故意丢出的似是而非的证据,将追查的线索指向自己的政敌一方。

        追查一个案子,不怕没有线索,怕的是线索众多,牵扯太大。

        当时间进入六月中旬的时候,周南的脚伤早已好了,而案件的追查已经陷入了复杂迷宫。

        意大利的复杂局面,也是凶手们为何故意选择这里动手的原因,而不是真的因为周南跟罗马犯冲。

        意大利是东西方的暗战之地,罗马更是意大利外交,内斗的战场,再也没有一个地方有罗马局势这么混乱。

        任何调查线索,最后都变成了一团乱麻。

        当警察局里面已经因为这个案子抓进去了超过两百人。

        被抓的这两百多人,有一大半都是与世界各国的间谍机构有关的人,经过这么一搅和,各国在意大利的间谍组织瘫痪了一半以上。

        这个时候,该松手了。

        所以,当罗马假日的拍摄阶段结束以后,周南也在意大利人的歉意之中,离开了罗马,返回了瑞士。

        在意大利警方看来,周南恐怕都是一个祸乱之源了,欢天喜地地像送瘟神一样把他送出了罗马。

        回到约纳斯农场的第一时间,周南就砸碎了自己脚上的石膏,不用再伪装了。

        虽然这次的调查并没有找出最后的凶手,但是周南的目的其实也达到了一半。

        他将意大利警方折腾的死去活来,展现了自己强硬的一面,以后不管再去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

        而各国的间谍组织因为他的被刺杀也被破坏了一大半,这就给了所有人一个教训,以后任何针对周南的行动,都需要慎重。

        而且,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各方在调查进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其实已经将目标范围缩小到了少数几个组织身上。

        但是国际之间的纠纷,最重要的就是证据。

        何况,掀桌子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

        回到约纳斯农场的第一时间,瑞士联邦委员会就把这一周的例会搬到了周南的家里。

        周南在自己的家里热情款待了这些官员和议员们,就他以后的各种国际行动,也重新制定了新的方案。

        以后,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想出国就出国了。这是对周南的保护,却也是周南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不过,他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因为现在的他,身上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和国际平衡,他的安全的重要性太大了。

        联邦委员会的成员们在周南的家里开了两天的会,在重新定义了周南的身份定位之后,周南也不得不增加了一些工作负担。

        六月十七日,在瑞士联邦议会的例行新闻通报上,周南的名字成为了重点。

        除了联邦委员会副秘书长的职位,周南还兼任了联邦议会三个常设委员会主席的职位。

        这三个常设委员会分别是瑞士安全政策委员会,瑞士国家政策委员会,瑞士经济和税收委员会。

        除此之外,他还兼任了联邦议会官方友好小组的主席一职。

        联邦议会内部的友好小组有官方与非官方之分。官方友好小组的正式名称是“与他国议会往来的常任代表团”。

        这样的代表团共有4个:与德国联邦议院往来代表团,与奥地利议会和列支敦士登大公国议院往来代表团,与法国议会往来代表团,与意大利议会往来代表团。

        常任代表团的成立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对方国土与瑞士邻近,共同的利益,政治、经济、历史或文化有特别共同之处,伙伴国在自己的周边领域内有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影响力。

        根据规定,官方小组会与这几个国家的议会每年举行一次会晤。举办场地在瑞士与伙伴国之间轮换,一般都会选择风景优美的旅游区进行一到两天的会晤。

        与此同时,周南也在新闻通报上宣布,自己将会组建一个非官方友好小组。小组的名字是:与南华议会往来常任代表团。

        这个小组将会就瑞士与南华的经贸往来,经济合作,技术交流,人才培育,人才交流,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非官方友好小组是由对一些国家持有特殊兴趣的一名或几名议员发起成立的。

        因为这些国家不符合有关成立常任代表团的规定,与它们往来的友好小组必须为自己的活动自行筹措经费,从议会得到的行政支持也极其有限。

        这样的小组成员人数不限,小组的活跃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创始人。

        而这个消息一传出,立即受到了世界各国的重视。因为这代表,周南将会脱离原本模糊的定位,真正进入瑞士权力的中心。

        而这也代表,周南彻底切断了自己加入南华政坛的可能,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欧洲。

        周南也是没有办法,政治就是一个漩涡,任何人加入进去都会被不知不觉地卷入其中。

        他固然可以放弃瑞士的职位,加入南华。但是这同时让他失去了斡旋的空间,将会直接面对东西方施加的压力。

        他同时也会失去这几年来获得的基础,对他自己和对南华都是弊大于利。

        现在,他依旧留在瑞士,依旧有着欧盟之父的称号和地位。

        能够直接影响欧洲与南华之间的政策,也能直接影响欧洲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更能获得欧美的政治认同。

        这比他回到南华要强的多。

        因为他只是在把控方向上强于其他人,在具体事务能力上,他还比不过其他政客。

        他虽然在欧洲,但是他依旧能够影响南华的发展政策,这就足够了。

        就在这次例会举行之后的第二天,瑞士安全部向多个国家的安全机构都发出了秘密外交照会,表示了瑞士对周南人身安全的重视。

        这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警告。

        瑞士虽然是一个小国,也从不结盟,但是正是因为瑞士的这种传统,让瑞士成为了国际之间非常重要的交流窗口,成为了世界政坛不能忽视的一股力量。

        虽然联合国在美国的影响下,将总部准备搬到纽约,但是那只是联合国的常设机构搬到纽约。

        国际交流和谈判,仍然将会以瑞士为中心。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少有一半的国家,不会认同美国,却都认同日内瓦这个国际会议中心。

        在美国搬迁联合国总部的决策中,不知道有多少国家投了反对票。甚至还有国家倡议,将周南家旁边的会议中心扩建,建立成联合国总部,但是在美国的反对下,被否决。

        所以瑞士虽然小,但是国际影响力却绝对不小。

        周南这段时间,每个白天都忙着会见各界议员,与他们就瑞士的各种外交政策,安全政策,进行充分的交流。

        但是到了晚上,他就跟还留在瑞士的比利怀尔德和执行制片人雷纳进行电影的剪辑讨论。

        一部电影的筹备,最少需要三分之一的精力。剧本,导演,演员,剧组的筹建,更重要的是电影的背景镜头寻找,都需要耗费无数的精力。

        拍摄完想要的镜头,最多只算是完成了三分之二,后期的录音,配音,背景音乐,剪辑,无一不重要。

        而这部《罗马假日》现在虽然已经拍完了镜头,但是想要真正成为一部经典之作,还需要细心打磨。

        新版的《罗马假日》与原版最大的变化就是结尾处情节的变化。

        原版在河上舞池里面的打斗场景实在太荒谬了,之所以那样设计,就是为了给后面的两处接吻的镜头铺垫。

        周南当然不会让自己的老婆给别人亲,所以这里进行了改动。

        安妮公主